年中“錢緊”疊加美聯儲加息預期 央行會“放水”嗎?
|

騰訊財經獨家特約 朱邦凌(財經評論員)

6月14日凌晨,美聯儲6月議息結果將出爐。由於近期非農數據強勁,美國國內通貨膨脹壓力隱現,美聯儲在年內二次加息已板上釘釘。也就是說,美聯儲再度加息在預期中已成定局。這次加息之後,美聯儲的聯邦基準利率將達到1.75%-2%。

同時,國內還進入傳統的6月底年中“錢緊”時間節點。在雙壓力下,央行會“放水”嗎?能像不少人預期的那樣再次降準嗎?

進入年中時點,資金面走向仍很受關注。從歷史上看,年中流動性供求矛盾往往比較突出,貨幣市場容易出現較大的波動。最典型的例子當屬2013年。2013年6月,銀行間市場代表性的7天期回購利率R007最高漲至11.62%,創下歷史極值。另外,2011年6月,R007最高漲至9.04%,是歷史第三高值。有了這些讓人印象深刻的紀錄,半年末流動性受到關注一點也不奇怪。

過去,在錢緊、錢荒局面下,容易造成“股債雙殺”。今年市場走勢雖然不能稱爲“股債雙殺”,但近期走勢確實不太理想。2018年以來,債券市場信用風險事件頻發,從年初海航集團的流動性危機,到盾安集團出現的債券兌付風險,大型民營企業經營及流動性風險顯露。

從違約事件來看,今年1月至6月初,債券市場共發生違約事件20起,涉及違約主體13家;其中新增違約主體6家,涉及違約債券規模80.5億元。與去年全年相比,新增違約主體涉及債券規模有所增長。

另外,信用債違約事件也不斷髮生。近日,東方園林擬發債10億卻僅募集到5000萬元的消息引發關注,甚至有媒體形容東方園林爲“史上最慘”發債。東方園林發債受到冷遇的背後,反映出近期信用債違約、企業債務危機事件,對市場形成了一定的影響。

與此同時,股市走勢也受到影響。上證指數近期最低下探至3037.91點,不僅創今年以來新低,更是13個月以來的最低點。

確實,債市、股市的近期走勢可能需要適當的流動性支持。同時,當下實體經濟穩中向好的態勢以及金融市場生態環境的改善,都需要央行在貨幣政策層面給予適時適度的支持。也就是說,降準可能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高企的存款準備金率仍有進一步下調空間。

從國內經濟來看,降準、加息的政策操作組合可能會成爲下半年央行保持穩健中性貨幣政策選項之一。這樣既保持了流動性“量”的穩定增長,又保持了流動性“價”不出現大幅回落。但央行下調的過程將是謹慎的。今年已經兩次降準,很難在短期內再度降準,期待央行大放水恐怕不太可能。

其一,今年已經兩次降準,效果需要觀察。

央行今年已經兩次降準,一次年初的定向降準,一次4月的降準,現在時間剛剛過去2個月,效果還有待觀察。

其二,物價漲勢溫和可控 。

國家統計局日前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5月CPI環比下降0.2%,同比上漲1.8%,漲幅與上個月持平。PPI環比上漲0.4%,同比上漲4.1%,漲幅比上個月擴大0.7個百分點,爲近4個月高點。目前我國物價漲勢溫和可控,爲貨幣政策預留了操作空間,市場利率將保持基本穩定。

其三,資本市場總體穩定。

我國資本市場運行的外部環境不會發生大的變化,基本具備繼續穩定運行、助力結構性去槓桿和直接融資發展的基礎。但是金融市場的中短期波動可能會影響具體政策實施的時間點。

其四,部分城市樓市火爆。

近段時間以來,西自成都、東至杭州、南到深圳都出現了某個樓盤被數以萬計的人瘋狂搶購的新聞。5月份,全國有超過40個城市發佈調控政策,當月累計多達50次,單月房地產調控政策次數刷新了歷史紀錄。與此同時,部分三四線城市也出現房價快速上漲。在部分城市樓市火爆的背景下,期待央行大放水是不現實的。

其五,結構性去槓桿政策。

今年4月,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局聯合發佈《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資管新規旨在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去槓桿成爲2018年上半年最重要的話題,在去槓桿的大背景下,不可能出現貨幣政策過鬆的情況。

因此,在美聯儲加息、年中錢緊的雙壓力下,央行可能會跟進調整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可能把對沖性寬鬆政策用來應對美聯儲加息的影響。實際上,在美聯儲每次加息後,央行幾乎都迅速做出了反映。2016年12月、去年3月和12月美聯儲加息後,在中國銀行間市場上,包括逆回購、中期借貸便利(MLF)在內的貨幣市場利率都出現了上調。而唯有去年6月美聯儲再度加息,央行並未跟隨上調公開市場利率。

因此,不排除美聯儲加息之後,央行可能跟進調整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以維持美元升值趨勢下人民幣匯率的相對穩定,管控人民幣貶值預期進一步加大。市場分析人士認爲,屆時我國央行有可能小幅跟隨上調逆回購等公開市場操作利率5個基點-10個基點。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