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在洞庭湖圈3萬畝“私家湖泊” 新華社:爲何敢如此任性?
|

[摘要]近年來,湖南大力拆除洞庭湖區非法矮圍,“夏氏矮圍”能夠不爲所動,其根本原因還是背後複雜的利益糾葛。

在洞庭湖深處,一道高高壘砌的堤壩似“水中長城”,圍出一片面積近3萬畝的私人湖泊,嚴重影響溼地生態及湖區行洪。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這道堤壩是當地一個私企老闆所建,曾被湖南省、益陽市、沅江市(縣級市)等各級政府數次嚴令拆除,但依舊巋然不動。

近日,生態環境部組成督察組,對洞庭湖私人矮圍破壞生態問題開展專項督察。

國家溼地成了“私家湖泊”

被譽爲“長江之腎”的洞庭湖,是我國乃至世界範圍內的重要溼地。5月中旬,記者從益陽市沅江漉湖蘆葦場抵達洞庭湖腹地,發現一圈高高的堤壩橫亙湖中,一眼看不到盡頭,圍擋成一個獨立的世界。

經多方求證,記者得知,這個巨型堤壩是目前洞庭湖中最大私人矮圍,其位於洞庭湖的下塞湖區域,橫跨岳陽、益陽兩市,沅江、湘陰、汨羅三縣。

據漉湖蘆葦場有關負責人介紹,洞庭湖漲水爲湖,落水爲洲,漉湖蘆葦場被譽爲“江南第一葦場”。上世紀90年代開始,當地政府將蘆葦地陸續承包給企業老闆。2001年,因蘆葦市場低迷,私營老闆夏順安發現其承包的蘆葦地不太掙錢,於是建堤圈地,在裏面種樹、養魚。

“他這樣做等於把國家的溼地變成了自己的‘私家湖泊’。”當地羣衆告訴記者,矮圍建起來以後,他們再也無法自由進出捕魚,蘆葦也不能收割。從開始建設算起,“夏氏矮圍”已侵佔洞庭湖溼地17年之久。

老百姓更爲憂心的是,自從夏順安的巨型矮圍建起來以後,當地防洪壓力加大,魚類也減少了。“上世紀末,我在這裏見過江豚,夏家的矮圍建起來之後,江豚就再也沒有來過。”當地一位漁民說。

幾經周折,記者登上堤壩。洞庭湖此時已值漲水季節,堤壩外湖水浩浩湯湯,而堤壩內,蘆葦一望無際。矮圍上,豬、牛、羊成羣,牲畜糞便無處不在,將洞庭湖溼地變成養殖場。

沿着矮圍,記者發現堤壩上多處堆放砂石,還有兩處非法砂石碼頭。就在草尾河漉湖段的河長公示牌對面,大型挖掘機正將堆放在矮圍上的砂石往排隊的貨車裏倒。在另一處非法砂石碼頭附近,有多艘四五層樓高的大型挖沙船停靠,滿載砂石的運砂船正往湖中駛去。

多次整治依然不爲所動

“根據我國溼地保護管理規定,開墾、填埋或者排乾溼地,破壞野生動物棲息地和遷徙通道、魚類洄游通道,擅自放牧、捕撈、取土、取水、排污都是被禁止的。夏某可謂條條都犯,如果證實有挖沙、採礦等活動,問題就更嚴重了。”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長萬獻軍說。

事實上,“夏氏矮圍”早已被各級政府部門下令整改多次。

2014年,這個洞庭湖上的巨型矮圍被湖南省遙感中心通過衛星監測發現。公開報道顯示,這個矮圍呈封閉狀,據水利部門測量,矮圍圍堤周長達17公里,堤高33.5米至35.5米,頂寬8米至15米,底寬約80米。2015年,因其違反防洪法,湖南省水利廳多次要求當地水利部門採取措施。2016年,沅江市出臺《沅江市拆除洞庭湖矮圍網圍專項行動實施方案》。

但記者調查發現,整治措施沒有嚴格落實,超級矮圍的破壞性影響依然存在。

根據上述沅江市洞庭湖矮圍拆除方案,閘口必須全部拆除。2017年5月7日,當地對“夏氏矮圍”位於沅江市漉湖蘆葦場境內一高約16米、長約70米的節制閘實施爆破拆除。但記者近日在現場看到,節制閘爆破地僅可見一條約1米寬的小水溝將堤內外的水連接。

沅江市規定,以閘口爲中心拆除矮圍堤壩總長度的20%,達到與大湖相通。記者在現場看到,此節制閘周圍的堤壩紋絲未動。閘口所在的沅江市漉湖蘆葦場一干部說,拆除的堤壩換了個位置,不在閘口附近。而當記者跟隨他到達所謂的拆除處時,發現這裏原本約30米高的堤壩,僅比周圍堤壩矮了2米左右。

沅江市還要求拆除矮圍中的附屬建築物,但記者見到矮圍內多棟兩三層建築完好無損,沒有一絲要被拆除的跡象。

記者問爲何不按沅江市制定的拆除實施方案執行,這位幹部表示,操作中確有調整,不過是“上面”同意了的。記者追問,是否有文件等資料證明,這位幹部避而不答,卻說“反正這是通過了驗收的”。

拆除矮圍爲何如此之難?

近年來,湖南大力拆除洞庭湖區非法矮圍,“夏氏矮圍”能夠不爲所動,記者發現,其根本原因還是背後複雜的利益糾葛。

夏順安告訴記者,到2014年纔有政府部門表示其矮圍不合法。“我長達13年違法,陸續投入了近2億元,你們怎麼才發現?”據此,他認爲歷史責任不應由自己揹負,如果要清除矮圍,政府必須進行補貼。

漉湖蘆葦場相關負責人表示,蘆葦場僅將蘆葦地承包給夏順安,但從未允許其在承包地建設矮圍。可事已至此,光拆除費用就要幾千萬元,誰來出這個錢?

記者查看夏順安與漉湖蘆葦場簽訂的《湖洲租賃承包合同書》,發現上面寫着“承包費根據市場行情,價格實行一年一定”。2014年至今,夏順安承包的下塞湖沒有上交過承包費。

既然夏順安拖欠承包費,已經違約,政府爲何不終止合同?漉湖官員回覆記者稱“要人性化操作”,合同執行過程中有具體情況,以前狀況好的時候,夏順安幫助蘆葦場做公共事業、場裏資金週轉困難的時候出了力。至於他違反了國家的規定,是另外一回事。

“我和當地幹部交流的時候,發現他們有畏難情緒,不敢對他依法處理。”益陽市一位知情的幹部告訴記者。

多位受訪人士表示,“夏氏矮圍”的問題具有代表性,洞庭湖長期以來承擔着生產和生態兩大功能,由於利益驅使,在部分區域破壞了生態平衡。要使洞庭湖恢復碧水藍天,必須破除地方上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

中科院洞庭湖溼地生態系統觀測研究站站長謝永宏等專家分析認爲,對“夏氏矮圍”的處理,應着眼於水利防洪、生態環境、當地民生,儘快落實拆除費用,明確追責措施,制定了方案就必須嚴格執行。

據記者最新了解,督察開展後,當地政府已迅速採取措施進行整改。6月上旬,益陽市組織59臺大型機械和4艘作業船隻,計劃20天內拆除全部剩餘圍堤,並嚴查該問題背後的“保護傘”和失職瀆職行爲。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