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刘利刚:中国货币政策已经开始微调 不排除再次降准
|

作为实体经济资金成本的一个关键指标,今年一季度加权平均贷款利率提高了22个基点至5.96%,刘利刚认为,既要解决一部分企业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让一部分资金更愿意投资到支持实体经济中,去杠杆的重点放在结构性政策支持上,而不是全面放松;今年年初,政府预算财政赤字和GDP比重下调至2.6%,财政收缩可能显现,鉴于遏制宏观杠杆的政策优先权,地方政府的开后门式借贷也可能会下降。

刘利刚判断,中国经济的高杠杆率不是由房地产市场造成的,中国居民在房地产市场上的杠杆率偏低。中国经济去杠杆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在金融市场严监管、整肃影子银行,在产业升级上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区域协调发展上,提出五大城市群战略、提升中国基建投资利用效率,而在他看来,通过债转股解决国有企业高杠杆率问题,是中国经济去杠杆最有效的政策。

今年4月份,我国的基建投资增速从2017年的19%下降至12.4%,刘利刚分析,基建投资放缓更多是政策转变的结果,比如货币紧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券净融资收缩和PPP项目清理,而不是经济基本面的恶化,因此没有必要过度担忧。(段久惠)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