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巨頭,今天欠債42億!富貴鳥緣何折翼?
|

最近一年來,國內鞋業可謂進入了多事之秋,首先是百麗在香港退市,隨即達芙妮大規模關店,富貴鳥也陷入債務危機。

一連串的事件不禁讓人發問,這些曾經輝煌一時的中國鞋業品牌到底怎麼了?爲此,央視財經記者首先前往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的富貴鳥集團。

欠債42億元 富貴鳥深陷債務危機

央視財經記者張文傑了解到,繼3月21日中國證監會對這家企業發出立案調查的通知後,中國證監會福建監管局於前不久又對其出具警示函,因其爲公司關聯方提供擔保、違反了《公司法》的規定,並影響了公司償債能力。

富貴鳥爲其提供擔保的這個關聯方,其實就是與其爲同一受控股東的福建省富貴鳥礦業集團公司,擔保金額爲3億元,此外富貴鳥還爲其他關聯公司提供了擔保。

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羅先生:一個是替別人做銀行存款做質押擔保,質押擔保大概有十幾、二十個億,就是代償,就是借款人還不了,作爲擔保方要去代償。

爲了解決鉅額債務,富貴鳥公司分別在2014年和2016年發行了共計21億元人民幣的公司債和私募債券。

但在今年四月,富貴鳥未能按期償付利息和兌付本金,導致發生實質性違約。作爲債權受託管理人的國泰君安發佈公告稱,截至今年2月底,富貴鳥資金拆借金額合計至少42.9億元,相關資金很可能無法收回。

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羅先生:所以公司其實現在真正的資產也沒什麼了,最值錢的就是品牌,這些都是產權,存貨也抵押給人家了。

據瞭解,目前,富貴鳥發行的公司債券“14富貴鳥”處在停牌狀態,報13元人民幣每張,相比16年停牌前一百多元的價格已經跌去了87.4%。鑑於富貴鳥的鉅額債務危機,福建省石獅市政府已經成立工作小組進駐公司。

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羅先生:那就要尋求重組,如果重組能成功,對於債權人的利益就會好一點。要不然走到破產清算,能兌付的比例可能就會是非常低。

富貴鳥主業乏力,副業投資失敗致債臺高築

富貴鳥作爲一家老牌製鞋企業,爲什麼會陷入如此嚴重的債務危機?如今企業內部的運行情況又是如何呢?

在富貴鳥集團的其中一個廠區,根據工作人員介紹,這個曾經擁有一千多名員工的工廠,如今四個車間已經全部停工,部分工人已經轉移到其他廠區。

企業高管透露,這個廠區除了被轉移的工人,其餘只能裁掉,而在正常生產的廠區,公司訂單也同比出現下降。

訂單減少的同時,庫存卻在進一步加大,在富貴鳥的多家門店,記者發現,很多門店都在大幅降價促銷,有的產品是兩三年前的存貨,工作人員透露,這是公司庫存壓力太大的緣故。

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羅先生:公司現在庫存價值大概三個多億。

記者調查發現,富貴鳥2013年赴港上市,2015年淨利3.92億元,同比減少13.09%;2016年富貴鳥淨利潤減少約59.16%,至1.63億元。也就是說,如今庫存所佔用資金是2016年利潤的1.84倍。

正是爲了改善業績,富貴鳥不斷嘗試轉型和多元化發展。曾經進軍童鞋童服市場無果而終,之後便轉投金融、房地產、礦業,都以失敗告終。

福建省石獅紡織服裝產業聯盟理事長 林宏楠:它的資金可能有一些到了其他行業去投資,回收不回來,從而影響了它的主體,以及它的鞋服上市公司的債務的履約能力。

主業收入持續下滑,庫存高企佔用巨大資金,副業投資失敗導致鉅額債務,三者疊加致使一代男鞋之王富貴鳥從此不再富貴。

老牌鞋企集體遭遇滑鐵盧 轉型謀出路

多元投資失敗,沒能幫富貴鳥改善業績,而業績嚴重下滑也不僅僅是富貴鳥一家公司的悲劇,而是衆多老牌鞋企共同面臨的難題。行業發展是否面臨拐點,未來出路何在?

達芙妮,它最高峯時期門店數量達5000多家,但從2016開始,達芙妮也開啓了關店進程,與巔峯時期相比,市值在短短三年內跌去95%。

2017年達芙妮第四季度財報顯示,2017達芙妮虧損高達近八億港元,而在2017年達芙妮在全國範圍內關閉了1009家門店。

此外,曾經的鞋業巨頭百麗2017年宣佈港股退市;而位列女鞋前三甲的星期六鞋業,去年也鉅虧3.52億元,一年虧損相當於此前七年的利潤總和。業內人士表示,盲目擴張帶來的高負債率,成爲企業經營的“雷區”。

風險管理諮詢師楊毅:負債率太高,你就覺得它可能有點資不抵債,融的每一筆貸款都是負債。

此外,調查中記者發現,這些陷入困境的老牌鞋企大多還存在與消費市場脫節、電商渠道起步較晚等問題,造成企業庫存高企、產品相對陳舊單一。

一位消費者說,這些產品款式太老了,不太適合年輕人。

陣痛期後的一些老牌鞋企,陸續加速新老店面的升級換代,突出城市核心區域的佈局;構建時尚IP、啓動品牌革新,力圖擺脫困境。此外,業內人士表示,去年鞋類電商收入佔比僅爲總收入的20%,遠低於其他消費品行業,未來電商渠道還有拓展空間。

(來源 :央視財經)

  • 富貴鳥
  • 達芙妮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