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

(原標題:怎麼回事?昔日私募冠軍竟然被強平,股價一度跌停!90%持股被司法凍結)

中國基金報記者 林瓏

在持股被司法凍結、輪候凍結後,今天早間金剛玻璃的一紙公告再度將知名私募羅偉廣推向輿論風口。金剛玻璃公告稱,由於羅偉廣沒有在規定時間償還負債,他通過中信證券客戶信用交易擔保證券賬戶持有公司300萬股,將從6月12日起被強制平倉。

今日早盤,金剛玻璃股價一度觸及跌停,隨後底部震盪。據悉,從羅偉廣買進金剛玻璃到現在,股價已經大幅下挫超60%。

昔日私募冠軍、新價值投資掌門人羅偉廣曾經提出“一二級市場聯動”、併購重組的投資方式,大舉買入多家上市公司股票,但隨後在金剛玻璃重組一事上折戟,出現質押危機、司法凍結等情況。業內人士認爲,在A股大環境改變的情況下,這種投資模式也將成爲往事。

羅偉廣持股將被強平

早盤金剛玻璃一度跌停

6月12日,金剛玻璃公告,收到羅偉廣通知,由於他違反和中信證券的融資融券合同,沒有在規定時間償還負債,中信證券將從今天起對其融資融券賬戶進行強制平倉處理,減持該賬戶中的部分或全部股份。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那麼,此次將要被強平的股份有多少?據悉,羅偉廣有300萬股放於中信證券客戶信用交易擔保證券賬戶。

今天早間開盤,金剛玻璃大幅下挫,一度觸及跌停,隨後反彈,底部震盪,截至目前,金剛玻璃超過跌幅6%。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年初曾經歷質押平倉風險

通過提前還款解除危機

實際上,今年2月份,羅偉廣持有的金剛玻璃股份就遭遇過一次質押平倉風險,後來通過停牌、提前還款解除了危機。

金剛玻璃今年2月6日晚間公告,截至2月6日,公司實際控制人羅偉廣持有公司2428.71萬股,佔公司總股本的11.24%,累計質押股份2128.71萬股,佔其持有本公司股份總數的87.65%,佔公司總股本的9.86%。但是,因近日公司股價跌幅較大,導致實控人羅偉廣上述質押的股份已低於預警線。據瞭解,其質押預警線爲7.5元/股,平倉線爲7元/股。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隨後金剛玻璃自2月7日開市起停牌,直到2月13日復牌。據金剛玻璃公告,在停牌期間,羅偉廣採取積極措施,通過提前部分還款的方式解除質押平倉風險,保持公司股權結構的穩定。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羅偉廣所持金剛玻璃股票之所以連連遭遇危機,是因爲從他當年買進該股到現在,股價已經大幅下挫。簡單計算,羅偉廣當時買入金剛玻璃的成本大概在20元上方,截至中午收盤,該公司的股價是7.4元,虧損超過60%。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陷入個人債務糾紛

近九成持股被司法凍結

其實,在今年5月份,羅偉廣由於個人債務糾紛,其持有金剛玻璃股份還被大量司法凍結,將近九成。

金剛玻璃在今年5月11日晚間披露,實際控制人羅偉廣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據悉,羅偉廣持有金剛玻璃2428.71萬股,佔公司總股本的11.24%,其股份被司法凍結後處於凍結狀態的股份數爲2128.71萬股,佔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87.65%。

公告也解釋了原因,羅偉廣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凍結系其個人債務糾紛所致,與公司無關,但其凍結股份若被司法處置,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昔日私募冠軍折戟金剛玻璃

昔日私募冠軍羅偉廣曾經提出一二級市場聯動,他表示,希望合理合法幫助公司重組,使公司做得更好,然後獲取收益。但是如今卻遭遇質押平倉風險,到股份被司法凍結,再到持股將被強平,在金剛玻璃上一再受挫,都和當年的重組失敗分不開。

我們來回顧一下,羅偉廣在2015年9月就與拉薩金剛玻璃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以協議方式受讓2128.71萬股股份,佔金剛玻璃總股本的9.86%。而後,羅偉廣又通過多筆收購,進一步將持股量提升至11.24%,成爲公司第一大股東。

隨後金剛玻璃開始重組,2015年11月,金剛玻璃披露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暨關聯交易預案,擬向羅偉廣等發行股份,購買其合計持有的喜諾科技100%股份;同時向納蘭德基金髮行股份,購買其持有的OMG新加坡36%股權。

據瞭解,金剛玻璃重組的標的OMG是在2013年才成立,但從2015年8月羅偉廣入股到11月重組預案出臺,三個多月時間估值從不到1億元漲到30億元。

顯然這種重組的玩法沒有獲得監管部門認可,2016年8月,證監會重組委否決了該次交易,原因是“標的公司盈利預測可實現性及評估參數預測合理性披露不充分”。此後,金剛玻璃曾嘗試修改方案,但最終於今年3月宣佈撤回申請文件,正式終止了此次重組。

“一二級聯動”模式遭遇挫敗

在2015年股災以後,羅偉廣曾經表示,看好小市值公司的併購重組的機會和跌出來的價值,打算採取“一二級市場聯動”的方式做投資。

據不完全統計,羅偉廣當時買進的上市公司達到十餘家,包括大東海A、科恆股份、科斯伍德、天興儀表、南華儀器、杭州高新、金宇車城、天廣中茂、新海股份、恆大高新、*ST藍豐等,同時羅偉廣通過兩次受讓股份,成爲金剛玻璃的實際控制人。

當時他的舉動震動業內,引發關注,然而,A股市場投資環境的改變,卻使得這條道路很難走通。

2016年6月,證監會發布《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被市場稱爲“最嚴借殼新規”。在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A股市場忽悠式併購重組、炒作殼資源等行爲大大降溫,而一二級市場聯動、套利的故事也逐漸褪去。

新價值投資舉牌未通告 被證監會罰款190萬

基金君還留意到,羅偉廣的新價值投資還在去年底被監管層處罰。

2017年12月,廣東證監局公佈了對新價值投資、錢文彥、盧冬妮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根據處罰決定書,新價值投資增持科恆股份、大東海A(現爲*ST東海A)、科斯伍德、天興儀表(現爲貝瑞基因)等4只股票,在持有相關股票累計達到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的5%時,未在履行報告和公告義務前停止買入行爲,違法增持金額合計3766.08萬元。

廣東證監局因此責令新價值投資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190萬元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錢文彥給予警告,並處以10萬元罰款,對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盧冬妮給予警告,並處以5萬元罰款。

昔日私募冠軍持股竟然被強平 90%持股被司法凍結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