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胜阻:让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引领技术突破的高地
|

(原标题:让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引领核心技术突破的创新高地 —— 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务副主席辜胜阻在“中国风险投资论坛”上的讲话)

辜胜阻:让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引领技术突破的高地

各位来宾:

我演讲的题目是《让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引领核心技术突破的创新高地》。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讲得比较多的是核心技术的创新,他强调“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在今年的两会期间,他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的时候,提出了“三个第一”的观点,就是“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

近期发生的“中兴事件”表明,我们存在“缺芯少魂”之痛,中国迫切需要加快实现关键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

首先我们要看到,产业和科技竞争倒逼我国进入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新时代。我会前去北京的一个权威的做风险投资研究的机构调研,他们的数据表明:我国的创业投资大量的投向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领域,对技术创新的支持不够。我国很多企业热衷于商业模式的创新,但缺少核心技术的创新。当前要更加注重技术创新,从商业模式创新转向更大范围的原创技术和核心技术创新。我们讲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其基本特征就是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实现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核心技术创新。

最近的“中兴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芯片市场高度依赖进口,尤其是从美国进口。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的进口量高达3770亿美元,是同期中国原油进口总额的两倍多。中国的芯片市场需求占全球的50%以上,而国产的芯片只能自供8%左右,且主要在低端市场。

当前全国上下都高度关注粤港澳大湾区,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应该成为引领核心技术突破的“创新高地”。

现在世界上有三大湾区,一个是纽约湾区,即所谓的“金融湾区”,一个是旧金山湾区,就是“科技湾区”,还有一个是东京湾区,是“产业湾区”。我们现在的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定位为世界一流的创新经济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具有经济规模庞大、产业体系完备、创新主体高度集聚、环境开放包容等优势,有条件、有能力打造世界一流的创新经济湾区,尤其是在技术创新方面,应该成为我国“弯道超车、换道超车”的主赛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规模较大,发展速度快,为技术创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以0.6%的全国土地面积创造了约占全国12.4%的经济总量。同时,粤港澳大湾区既有国际金融中心香港,也有中国的“硅谷”深圳,还有制造业基地广州、东莞等,产业体系完备,可贯穿技术研发到商品化的全过程。粤港澳大湾区拥有丰富的教育与科研资源,集聚了一大批创新型国际化领军人才,形成了充满活力的创新创业环境。粤港澳大湾区共有170多所高校,全球百强大学,有5个在大湾区,集聚了一大批高水平的实验室与科研机构,也集聚了一批高层次的科研人才。统计显示,近五年粤港澳大湾区的发明专利总量已经超越旧金山湾区,而且差距在逐渐扩大。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交通设施逐渐互联互通,这将有利于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各类要素高效便捷流动。此外,粤港澳大湾区“一国”是靠山,“两制”是特色,有利于实现内联外通。

深圳是国内最好的创新型城市之一,将可以和硅谷比肩,应该成为创新型经济的“龙头”、“主引擎”、“领头羊”。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已经从一个小渔村演变成创新之都。2015年深圳提出要“建成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努力打造国际创客中心和创业之都、创投之都等新的发展目标。风险投资论坛已经移师广东14年,有13年在深圳。2004年深圳风险投资类机构仅100多家,现在已经三四万家。全国排名前十的创投机构中深圳有五家,深圳的创投基金和项目等占全国的近三分之一。

同时,深圳拥有较为完备的产业链,制造一个机器人,在硅谷集齐零部件需要一个星期,而在深圳只需一个下午,且成本相当于硅谷的1%到5%。深圳还是一座拥有350多家上市公司的城市,是大陆拥有PCT专利最多的创新型城市。在创新创业人才方面,深圳有“海归系”,有8万多海归人才;有“孔雀系”,大量内地科研人员到深圳来创新创业;有“深商系”,还有从大企业内部裂变出来创新创业的“裂变系”。多年来,深圳一代代创业者高举创新大旗,有“80后”的华为、“90后”的腾讯、“00后”的大疆、“10后”的光启等。

深圳应该成为大湾区创新“主引擎”,香港经济学家张五常讲,粤港澳大湾区的龙头是深圳,再过十年深圳会超越硅谷。诺奖得主罗伯特·席勒认为,深圳已跻身创新创业的“第一梯队”。

下面我着重讲讲粤港澳大湾区协同推进核心技术创新的六大举措。

首先,要在优势互补的基础上推进产学研用的深度整合,发挥大学和科研院所在创新源头上的作用,打造“研发—转化—生产”良性循环的创新产业链。粤港澳三地在基础研究、科技成果转化、科技服务与产品生产方面各有千秋,资源互补性很强,产学研用合作的空间很大。大疆是粤港澳产学研用深度整合的典型案例,其无人机的核心技术来自香港科技大学,公司诞生、成长在深圳,通过产学研用合作,成功实现科技成果产业化。目前,大疆的无人机产业在深圳、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占有重要地位。

第二,要充分发挥科技型大企业的“龙头”作用,强化大企业在技术创新投入、研发、应用的主体地位,实现大中小企业的协同创新。企业是创新活动的主体,大企业特别是科技型大企业获取创新资源能力强,是产业技术进步的策源地;研发实力强,是推动产业技术进步和科研成果转化的主力军。众多世界级企业是美国强大科技创新实力的重要支撑。2015年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脸谱五大科技公司市值超过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2017年上述五大科技公司总市值超过3.3万亿美元,约为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3倍。我国的华为在技术创新方面做得比较好,近十年研发投入累积超过3130亿元,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达8万人,占员工总数的45%。华为海思跻身全球前十大芯片设计公司,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麒麟芯片。同时,大企业也是辐射带动中小企业创新发展的重要力量,是新创企业的黄埔军校。腾讯、华为、联想、百度都是裂变式创新的典型代表。据了解,腾讯目前已在全国30个城市建立了众创空间和孵化平台,有超过600万创业者在平台注册,该平台先后孵化了30家上市公司。

第三,要实行开放式合作创新,坚持技术引进与自主创新“两条腿走路”,统筹利用世界优质科技创新资源,积极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中兴事件”发生以后,引发了一系列争论,有人主张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还有人说我们要像研发“两弹一星”一样发展我们的芯片产业。我们不能用封闭式的办法发展我们的芯片产业。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自主创新是开放环境下的创新,绝不能关起门来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气,借八方之力。我们国家的高铁实现了技术的突破,最开始也是从国外引进的技术。我们的三峡工程也是先通过引进技术,然后消化吸收,最后实现国产化与自主创新。还有我们的核电也是在开放合作中实现自主创新。

芯片产业离不开全球的分工合作。昨天晚上我跟华为与中兴公司的同志说,我们现在应该把“长板”做长,要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开放格局,形成“反制”能力。大湾区连接国内国外两大市场,具有联通内外、海陆统筹的区位优势,是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有利于融入全球的创新网络。现在深圳的企业布局全球市场,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并为“一带一路”建设“点赞”,吸引了大量创新资源集聚,比如现在深圳诺贝尔奖得主领衔的科学实验室达到5家。加快科技创新,推动芯片产业发展,一方面要继续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参与国际科技合作,另一方面要对引进的技术进行消化吸收,不断提高核心技术竞争力,最终实现自主创新。

第四,要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制度,加快形成良性有序的人才流动机制和创新相容的人才激励机制,实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各得其所”。“人才瓶颈”是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创新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因此我们要为创新型人才提供宜居宜业宜研的环境,现在不仅要引人,还要留人、用人、培养人。我们一定要建立健全有利于竞相成长各展其能的激励机制,就是要营造“创业能致富,创新致大富”的环境,构建创业、创新、创富的“金三角”。华为股权激励就是一个典型的用激励机制留住优秀研发人员的例子。科技企业面临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人才流失,靠股权激励,能够形成一个“金手铐”,留住大量的优秀人才。

第五,要推进大湾区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发挥香港资本市场的独特优势,完善面向创新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技术与资本的有效对接。香港能为大湾区企业技术创新提供良好的融资平台,截至2017年,已经有1000多家内地企业到港交所上市,市值占港股市值三分之二。近期港交所提出了IPO“新政”,大力支持内地企业,特别是创新型企业到香港上市,这和美国的纳斯达克支持创新的相关政策很像。我们认为,这个“新政”能极大地支持内地的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例如近期小米将赴港上市。

第六,要促进人才、资本、技术等要素自由流动,搭建一批具有开放性、集聚性和前瞻性的核心技术创新合作平台,优化技术创新生态体系。硅谷凭借良好的创新生态体系,聚集了各种创新要素,取得了技术创新的重大突破。因此,粤港澳大湾区也应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合力打造多主体联动、要素充裕且流动自由、制度高效协同的技术创新生态系统,协同推进区域创新能力的提高。

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粤港澳大湾区应该成为推动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的“创新高地”。我刚才讲的六条,总结起来就是“三大两高一完备”。首先要有大学,充分发挥大学和科研院所在产学研用创新链中的作用,硅谷之所以成为硅谷,是因为有世界一流的大学,比如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二要有大企业,特别是高科技企业,核心技术创新要以大企业为主体;三要大开放,通过开放合作创新,当前,不能封闭起来搞创新;四要有高端人才,特别是要健全高端人才的激励机制,我们的芯片之所以发展不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从事芯片的人才收入太低,所以我们一定要强化正向激励;五要有高效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和创投;六要有完备的创新生态体系,激发企业家精神和创新活力。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讲到: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但我们必须有“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豪情。对冲技术创新高风险,一定要有金融创新,创新始于技术,成于资本,要打造创业、创新、创投联动的“铁三角”。当前政府在风投方面,一定要多减税、少补贴;更多靠市场化和法治化,少行政干预;疏堵结合,多“疏导”,少“围堵”;多稳定预期,少应急多变;避免陷入“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监管怪圈。

减税一定要科学合理。刚才明金主席也讲到了,现在政府准备减税,比如近期出台的“公司制创业投资企业采取股权投资方式直接投资于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满2年的,可按照投资额的70%在股权持有满2年的当年抵扣该公司制创业投资企业的应纳税所得额”的税收优惠政策。但是在减税的问题上,我们一定要针对创新“九死一生”的特性综合考虑投资人盈亏收入来减税。在这方面我们的税收政策要更进一步改进。

风投机构一定要走出同质化,坚守差异化;走出多元化,坚守专业化;戒急功近利,坚守长期化,更多关注早期;戒单打独斗,坚守协同化,风险投资最大的特点就是“众人拾柴火焰高”;找好“风口”,慎重判断科学化。

我们的天使投资和VC/PE需要转型,要从主要支持模式创新,转向更多支持技术创新,特别是核心技术的创新。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是适应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大转变。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