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堅挺幕後:新興市場基金尋中國國債避險
|

[摘要]外資對中國國債的持續青睞,讓人民幣在4、5月份美元飆漲期間獲得額外支撐。

5月人民幣匯率“堅挺”的祕密,正隨着一組數據“浮出水面”。

據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5月底,外資持有中國國債規模達8388.99億元,創下歷史新高。這是境外機構連續15個月增持中國國債。數據還顯示,今年以來境外機構持有中國國債規模增加了2294億元。

“考慮到一季度外資增持中國國債規模爲1056億元,這意味着在美元大幅反彈上漲的4、5月份,外資逆勢追加投資中國國債1238億元(摺合193億美元)。”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這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足以抵禦4、5月美元強勢反彈與美債收益率攀升所衍生的資本流出壓力,在過去兩個月跌幅僅2%,遠低於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南非等貨幣逾8%的跌幅,儼然成爲最“堅挺”的新興市場國家貨幣。

“相比其他新興市場國家遭遇國債拋售潮引發貨幣匯率大幅貶值,人民幣國債受外資追捧,從而維持堅挺平穩趨勢。”BMO投資管理公司宏觀經濟分析Sal Guatieri向記者指出。這驅使越來越多新興市場投資基金掀起調倉潮,將人民幣與中國國債視爲新興市場投資的避風港。

抵消資本流出壓力

“原以爲4、5月份美元大幅上漲可能導致中國資本流出壓力增到,但事實恰恰相反。”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坦言。

在他看來,中國國債持續受到境外資本青睞,相對較高的實際收益率功不可沒。具體而言,5月初美債收益率一度突破3%,中美利差收窄至70個基點左右,創下過去12個月以來最低值,但不少境外資本通過外匯衍生品投資鎖定40-50個基點的人民幣波動性無風險套利收益,使實際中美利差維持在100個基點左右,加之人民幣匯率兌美元貶值幅度遠低於其他非美貨幣,吸引他們持續加倉中國國債。

中金公司發佈最新報告指出,今年以來人民幣債券若以美元計價,其利率依然能跑贏全球絕大部分國家債券。

在上述外匯交易員看來,外資對中國國債的持續青睞,讓人民幣在4、5月份美元飆漲期間獲得額外支撐。

該外匯交易員指出,儘管今年一季度中國經常賬戶出現逆差,但當季中國資本和金融賬戶創造了282億美元順差,帶動儲備資產增加262億美元,助推同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保持上漲趨勢;4-5月份外資增持中國國債,令中國資本和金融賬戶一項創造約1238億元人民幣(摺合193億美元)的順差,帶動儲備貨幣增加約185億美元,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資本外流額,過去兩個月外匯儲備跌幅均在市場預期內,間接壓縮了人民幣匯率跌幅。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整個5月份多數交易日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呈現均衡平穩局面,一面是部分企業鑑於美元大幅反彈增加購匯避險;一面是外資機構持續加倉中國國債帶來外匯流入,有效對沖購匯盤所帶來的資本流出壓力,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單日跌幅基本控制在0.5%以內。

Marc Chandler分析,此前不少對沖基金認爲中國央行在4-5月份美元飆漲期間,可能重啓逆週期因子“力挺”人民幣匯率,但事實證明,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中間價走高是受到外資持續追加國債的影響。

“不少新興市場基金因此掀起調倉潮。”Sal Guatieri指出。儘管外資大舉加倉中國國債,令10年期股債收益率跌至3.7%以內,但考慮到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的情況,不少新興市場基金依然涌向中國國債,優先確保投資安全性。

急尋人民幣國債避風港

在Sal Guatieri看來,這輪新興市場基金調倉潮的幕後推手,主要是4月底美元、美債收益率雙雙飆漲。

據國際金融研究所(IIF)最新數據顯示,整個5月份外國投資者從新興市場撤離123億美元資金,創下2016年11月以來的最大單月流出量。其中,債券和股票市場分別流出約60億美元,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總計流出約80億美元。

“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國債遭遇集體拋售,迫使新興市場基金急需尋找避風港。”Sal Guatieri指出。主權信用評級相對穩定、利率較高、匯率跌幅相對最小(兌美元)的人民幣計價中國國債,儼然成爲理想的避險投資首選。

一位新興市場基金經理告訴記者,年初中國債券佔他們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的比重約10%,如今中國債券的投資佔比已提高至20%。

“若6月美聯儲加息導致新興市場國家遭遇新一輪債券拋售與匯率大跌,不排除基金投資委員會可能打破單個新興市場國家債券投資佔比不得超過25%的持倉上限,將中國國債投資佔比提高至30%。”他強調。

Marc Chandler則透露,不少新興市場基金都在緊急調整投資模型,大幅削減存在高負債率、償債能力薄弱、資本流出壓力不減、高通脹率等經濟結構性問題的新興市場國家國債的持倉比例。這將導致中國國債持續獲得外資青睞。

平安證券研究分析師陳驍表示,雖然境外機構在中國債市的參與度已從2014年6月的1.6%攀升至2018年4月的2.1%,但相比美國(38.3%)、日本(11.3%)、韓國(11.4%)等債券市場,中國債市外資參與度仍然較低,考慮到人民幣國際化、資本賬戶開放等因素,未來外資參與中國債市仍然具備巨大提升空間。

“資本項的外資投資資金持續流入,將逐步取代經常賬順差與外匯儲備增幅,成爲未來人民幣匯率平穩雙向波動的新主導力量。”Marc Chandler表示,當前增持中國國債最爲積極的,是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由於今年前5個月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漲幅接近2.6%,這些基金相信持有人民幣資產獲取的匯兌收益,將很大程度對沖歐美等國家金融動盪、貿易保護主義擡頭等所衍生的資產貶值風險。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