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基金竇玉明:老有所養 關鍵在於增配權益資產
|

目前,國內居民退休後的收入主要來源於“三大支柱”:國家提供的社會基本養老金、少數僱主單位繳納的補充養老基金,以及個人自發積累的養老儲蓄金。

第一支柱

隨着老齡化加劇,採用現收現付模式的“第一支柱”——由國家提供的基本養老保障壓力越來越大,部分地區已經出現了養老金缺口。2016年我國的撫養比是2.8:1,即2.8個參保人要供養1個退休人員,預計到2050年僅爲1.3:1。當前仍處在老齡化快速成長的初始階段,預計2050年60歲以上的老人會達到35%,基本養老保障壓力也會不斷加大。

第二支柱

“第二支柱”,僱主單位本身社保繳費的負擔已經比較嚴重,企業“五險一金”的繳費比例超工資40%,繼續加大承擔僱員的補充養老並不可行。從實際情況來看,前兩部分的養老金積累可以保證老齡人口基本的衣食住行保障,但無法實現改善型需求。

第三支柱

即便是在富裕的國家,作爲“第三支柱”的個人賬戶依然是養老資金最重要的來源。截至2017年2季度,美國個人養老賬戶規模達8.4萬億,在養老金體系中總規模達到30%。“中國人有養老的準備,但靠的是銀行儲蓄,銀行儲蓄是一種適合短期投資的流動性工具,雖然短期風險很低,但長期收益率也很低,和養老金的長期資金屬性並不相配”,

竇玉明表示,通過銀行儲蓄或很難滿足退休後養老的改善性需求。

主動權益基金是養老投資的最好工具

竇玉明指出,人們用於養老投資的資金,天然具有投資期限長、流動性要求不高的長期投資屬性,投資年限可以長達20年、30年甚至50年。因此,“長錢”要“長投”,要更多地投資到平均收益率較高的長期投資工具上,最匹配的工具就是權益類(股票類)基金產品,纔可能提高長期回報。

從各類資管產品歷史長期投資回報率來看,權益基金產品優勢顯著,這十幾年來平均年化回報率達到15%,而銀行存款利率僅爲1.5%-2.5%。假設用100萬爲養老投資做準備,模擬投資股票型基金和儲蓄存款(按投資權益基金回報率年化15%、存款收益率年化2%計算),30年後權益基金淨值爲6621萬元,而儲蓄存款的本息總額爲180萬元,兩者差距明顯。在美國等發達國家,投資於不同資產品類獲得的收益回報也與之相似,權益產品投資收益優勢明顯。

“很多人不願意把養老資金投資於權益基金,是因爲擔心短期波動造成虧損”,竇玉明指出,這其實是認知上的一個誤區。人們往往把價格的短期波動當成“損失”,而短期的波動並不會造成真正的長期虧損。對於長期資金來說,隨着投資期限的拉長,權益投資出現虧損的概率會下降。

如果在2012年至2017年間滾動持有中證500指數,當年出現虧損的概率在30%以上;但如果拉長持有年限,當持有期超過3年時,投資者虧損的概率就幾乎降到零。從海外的經驗來看,海外的個人資產、個人養老金投資公募基金的比重都超過50%;在公募基金中,又有50%以上的資產配置到權益基金上。

如果個人想提高投資回報率,最大的訣竅就是做“股東”,加大權益資產的比重。

竇玉明指出,過去這些年,國內公募基金在股市上的投資回報表現不錯,如果做權益投資,國內主動管理基金或是最好的選擇之一。

竇玉明指出,公募基金具有優秀的底層資產,以中歐基金爲例,旗下權益基金過去五年的累積淨值回報超過200%(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數據),在行業中排名前三位,很多基金的年化回報率在20%以上。

針對希望簡化養老投資的羣體,中歐基金還結合養老資金期限長、流動性要求低、分期投入的特點,設計了兩隻養老專屬基金——中歐無憂2035和中歐無憂2050,均是養老目標日期FOF,根據年齡,分別針對2035年和2050年左右退休的居民。

投資養老目標基金後,投資者就無需考慮投資的是股權還是債權,會有專業投研人員對基金資產進行配置。

此外,中歐基金還與銀行、互聯網的合作伙伴共同推進千人千面的智投服務,爲個人提供定製的養老規劃服務。竇玉明認爲,除了提供投資產品以外,高質量的投資者服務,尤其是智能投資顧問服務將是養老理財中的重要一環。通過智能的方式,可以用老百姓能夠負擔的成本,幫助普通大衆建立正確的投資理念,形成良好的長期投資習慣,讓大衆投資者的投資收益更接近基金淨值的增長率,不再因爲非理性的投資行爲而損耗收益。

從全球市場來看,養老金資產是公募基金公司最重要的資金來源,服務養老事業也是公募基金的使命。

中歐基金素來關注養老資金領域的投資需求,希望能爲普羅大衆提供業績卓越的基金產品和一流的養老金投資服務,爲人民羣衆的美好老年生活添磚加瓦。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