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遞交CDR發行申請 戰略配售基金價值幾何?
|

伴隨着小米首單CDR的出爐,這讓戰略配售基金份外矚目,尤其是南方戰略配售基金(代碼:160142)。

戰略配售基金意味着什麼?其投資價值幾何?

CDR與戰略配售基金

溝通了近半年時間之後,2018年6月7日,小米集團公佈《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成爲CDR試點第一單申請,這意味着創新型企業通過CDR形式在A股上市進入了實際操作階段。

溝通了近半年時間之後,2018年6月7日,小米集團公佈《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成爲CDR試點第一單申請,這意味着創新型企業通過CDR形式在A股上市進入了實際操作階段。

CDR全稱爲中國存託憑證,簡單地說,CDR是代持股票的一種憑證。業內普遍認爲,實施CDR,可以在基本不改變現行法律框架的基礎上,實現境外上市公司迴歸A股。

據證監會2018年6月6日公佈的《存託憑證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管理辦法》)顯示,明確規定符合條件的創新試點企業不再適用有關盈利及不存在未彌補虧損的發行條件。擬參與試點的創新企業,經保薦機構全面、審慎覈查後,認爲完全符合試點標準、發行條件和各項信息披露要求的,可以提出納入試點和公開發行股票或存託憑證的申請。

也就是說,CDR正好是創新試點企業在A股上市的一種方式。

接下來,CDR如何具體發行呢?

戰略配售方式開始浮出水面。

“戰略配售”是“向戰略投資者定向配售”的簡稱。

據悉,“戰略配售”是“向戰略投資者定向配售”的簡稱,也是新股發行階段的一種股票配售方式,最大特點是能夠保證參與的投資者獲得穩定的配售份額,優先獲取優質資產,據中國《證券發行承銷與管理辦法》(2018年徵求意見稿)第十四條規定,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數量在4億股以上的,或者在境內發行存託憑證的,可以向戰略投資者配售股票。發行人應當與戰略投資者事先簽署配售協議。發行人和主承銷商應當在發行公告中披露戰略投資者的選擇標準、向戰略投資者配售的股票總量、佔本次發行股票的比例以及持有期限等。戰略投資者不參與網下詢價,且應當承諾獲得本次配售的股票持有期限不少於12個月,持有期自本次公開發行的股票上市之日起計算。

伴隨着小米的迴歸,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諸如百度、阿里巴巴等企業或將選擇引入戰略投資者進行戰略配售,當然,戰略配售也可能成爲越來越多創新龍頭企業的選擇。比如前不久發行的工業富聯在IPO階段就引入了戰略配售,初始戰略配售份額達30%,20家戰略投資者共認購了81億元,配售對象包括大型國企、大型保險和國家級投資基金等。

比如,伴隨着小米等獨角獸迴歸A股,其獨角獸戰略配售公募基金產品也隨之浮出水面——2018年6月6日消息顯示,南方基金申報的戰略配售基金獲得了產品批文,2018年6月7日發佈公告,6月11號到6月15號爲個人投資者申購,機構投資者爲19號一天。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南方戰略配售基金,作爲成立20年的公募行業常青樹,南方基金穩健與創新齊飛,股票與債券雙牛,成立至今榮獲約50項金牛獎。從6只戰略配售基金的資料來看,這些基金主要以戰略配售方式投資優質創新企業的股票或存託憑證(CDR),股票資產佔基金資產的比例爲0%-100%。既然都是主動管理型基金,基金經理的投資實力是我們不可忽視的考量標準。橫向對比六家基金擬任基金經理投資實力,南方3年期封閉運作戰略配售靈活配置混合基金(160142)擬任基金經理蔣秋潔實力尤爲出衆。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2018年6月6日,該基金經理近一年平均回報率爲13.42%,年化回報率達16.89%;均居11位擬任戰略配售基金經理的首位。

戰略配售基金的價值

戰略配售基金意味着公募行業的變革及創新,同時,也意味着公募基金踐行普惠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理念。

“從宏觀國家戰略的角度去理解,國家經過很多年投資驅動的經濟發展模式,現在投資驅動的邊際效應已經越來越低了,這條路是不可能永續的走下去的,所以在這個過程中,首先要實現的是整個經濟體運轉的效率提升的問題,那如何提高效率呢,其實就離不開這些創新型企業在整個經濟體運作中發揮積極的作用,所以南方戰略配售基金是國家提升國力,調整經濟結構的過程中資本市場重要的一環。

南方戰略配售基金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南方戰略配售基金佈局重點是‘擁抱新經濟,迎接創新巨頭’。新經濟是未來的風口,其中蘊含着巨大的投資機會。投資創新企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分享經濟轉型升級的成果,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共成長。我們很多耳熟能詳的大的科技型公司,現在它們並沒有登陸A股市場,作爲普通投資者,想投資這些公司沒有特別合適的途徑。未來通過存託憑證的發行,這類企業能夠迴歸A股,優秀的新興行業龍頭標的的供給會比以前要充裕很多。通過戰略配售可以享受創新企業優質、稀缺資源的紅利。”南方配售基金擬任基金經理蔣秋潔表示說。

當然,這需要投資者有清醒的認識,投資新經濟是一個長期趨勢。而不是短期的一個獲利行爲,這從這些基金產品封閉三年就可以清晰體現。

其中,一個最好的案例是亞馬遜。

亞馬遜在登陸納斯達克市場之後曾經長時間虧損,短期內並沒有給機構投資者或者散戶股東帶來較高回報,然而,從更長時間來看,亞馬遜給股東帶來了鉅額回報。

因此,投資新經濟也要有一個長期的心理準備,要知道,新經濟是社會發展必然趨勢。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衆號:GPLP。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