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之王格羅斯走下神壇:單日下跌超3% 四年來最糟糕的一天
|

時代週報記者 樑耀丹

被尊稱爲“債券之王”的傳奇基金經理比爾·格羅斯度過了四年來最糟糕的一天。

當地時間5月30日,格羅斯所管理的資產規模21億美元的Janus Henderson Global無約束債券基金,資產淨值在週二大跌3.04%,創2014年5月設立以來最大單日虧損幅度。

《華爾街日報》認爲,格羅斯今年重點押注了意大利與德國國債息差會收窄,沒想到方向完全反了。當天,由於意大利的政府組閣困境引爆的連鎖反應,評估持有意大利國債是否具有風險的關鍵指標—意大利/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差一度擴大至逾300個基點。

“我的策略一直是做空德國國債、做多美國國債,”格羅斯在接受彭博採訪時表示,“糟糕的一天和糟糕的交易就是這麼來的。”

對於比爾·格羅斯來說,這段經歷是不同尋常的。47年前,他創立了PIMCO公司(太平洋(2.640, 0.01, 0.38%)投資管理公司),一度將其發展成爲全球最大的債券經紀公司,從而改寫了債券市場的歷史。如今,離開PIMCO公司而向前東家發起復仇計劃的格羅斯的巔峯狀態似乎已經不再。

糟糕的一年

事實上,今年以來,格羅斯一直過得很糟糕。

今年2月5日,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一”,格羅斯管理的基金創一年來最大跌幅,年內表現轉爲虧損。

路透社指出,格羅斯的債券基金表現今年以來已經掉至同行最後。根據投資研究機構晨星(Morningstar)的數據,今年以來,格羅斯旗下的Janus Henderson Global無約束債券基金累計淨值虧損5.94%,同期其他同類基金平均僅跌0.22%。

與此同時,格羅斯的同行們卻在逆襲。在5月30日那天,TCW Group旗下管理資產772億美元的Metropolitan West Total Return Bond Fund、美洲基金公司旗下管理資產381億美元的Bond Fund of America,以及美盛集團旗下管理資產235億美元的Western Asset Core Plus Bond Fund等債券基金都漲了近1%,創近9年以來最大單日漲幅。彭博社形容爲:其他同類知名基金經歷了“5月裏的聖誕節”。

英國《金融時報》認爲,格羅斯的失利“歸咎”於率先看衰美國債市。上個月,格羅斯提出,美聯儲逐步收緊貨幣政策與美國政府擴大美債拍賣規模,將繼續使美債價格承壓,今年會是一個“冬眠的債熊”,熊是醒着的,只是還沒有咆哮。

格羅斯被稱爲“債券之王”,靠的就是他對市場的敏銳觸覺,並憑藉對趨勢的準確預測。但最近幾年來,離開了老東家的格羅斯似乎逐漸失去了準確的預測能力。

2015年7月,在投資市場普遍認爲希臘危機已經處於控制之中時,格羅斯隨後接受採訪稱:“市場對於希臘公投結果反應平淡令我意外,我不相信形勢其實很平靜。”並表示希臘已處在“颶風眼”之中,該國棄用歐元的概率現在高達70%–80%。而事實證明,希臘已平安渡過最難關卡。

在美聯儲加息時點的預測上,格羅斯也失誤不斷。去年12月,格羅斯一反常態,稱美聯儲可能會更爲寬鬆、謹慎加息。結果到了今年,美聯儲宣佈加息25個基點,並表示年內將加息3次,又引發了他的質疑和炮轟。

債王走下神壇

在債券市場上,格羅斯的傳奇故事曾被人們津津樂道。

1962年,18歲的格羅斯進入杜克大學心理系就讀,輔修希臘文。如無意外,4年後,他將以心理學學士的身份走向社會。而就在格羅斯22歲的時候,一場車禍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爲了打發漫長的治療時間,格羅斯在住院期間閱讀了加州大學教授索普所著的《戰勝莊家》,並受到啓發。出院後,格羅斯來到賭城拉斯維加斯,每天用16個小時專門研究那套書裏的紙牌賭博理論。6個月後,等到格羅斯被應徵入伍時,他在牌桌上已經贏了1萬美元了。這筆錢成了他從越南迴來後到加利福尼亞大學進修MBA的費用。

格羅斯原本的目標是成爲一個股票經理人。然而,他畢業以後卻只收到一份美國太平洋保險公司當一名債券分析員的聘書。入職後,他說服了老闆給他一筆1500萬美元的資金,成立了一個小型債券基金。4年後,他把這筆資金增加到了4000萬美元。在其他債券持有人痛苦地掙扎着的1975年,格羅斯的戰略給他帶來了17.6%的回報率,接下來的一年達到了18%。

1982年,格羅斯所在的部門分拆成獨立營運的基金公司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在格羅斯的帶領下,該公司最高峯時期管理的資產高達2萬億美元(作爲比較,中國坐擁外匯儲備僅3萬億左右美元),成爲世界上最大的共同基金。

然而在2014年,格羅斯被迫離開了PIMCO。他被指控爲一個虐待狂老闆,並且對這個龐大的業務體系進行了錯誤管理。這也導致了雙方長達數年的法律訴訟。

格羅斯在起訴書中指出自己受高管“陰謀集團”的排擠,被以不正當且非法的方式驅逐出自己創建的公司,並被“非法地剝奪了數億美元應得報酬”。

事實上,格羅斯擅長的債券投資收益率日漸下降,也是他離開的關鍵原因。儘管PIMCO在格羅斯的帶領下,確實曾登上最高峯,但在他離職前,該基金就已經表現黯淡,連續18個月出現資金淨流出。2013年虧損2.3%,跑輸大盤和大部分競爭對手。一位在PIMCO工作的內部人士如此評價:“格羅斯離開再次提醒我們,在華爾街不賺錢就得離崗,哪怕你是債王。”

當時,接近70歲、身家超過20億美元的格羅斯原本被認爲可能會選擇退休。然而,他選擇了復仇。

格羅斯加入了PIMCO的一個主要競爭對手—駿利資本(Janus Capital),在新公司的辦公室裏,他可以看到前僱主位於美國加州紐波特比奇(Newport Beach)的那棟大樓的全景。

格羅斯繼續從事債券基金管理,然而,他在新公司管理的資產規模僅有20億美元,不及他在PIMCO時持有的資產的1%,其中7億美元還是他的私人資金。

格羅斯在2016年4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我整個晚上都要看看是否打敗了他們。每天都得證明一遍。”

廉頗老矣?

尷尬的是,這出好萊塢式的復仇劇本至今沒能成功上演。

三年以來,格羅斯在駿利資本旗下的基金年均回報率僅爲1.94%,今年還遭遇了虧損。自從加入新東家以來,格羅斯一直在努力吸引新的投資者,卻鮮有人問津。

而在近日,前東家PIMCO公佈的財報顯示,去年四季度利潤創格羅斯離開以來最大。

幾位投資顧問表示,他們不願意與格羅斯先生一起投資的原因在於,擔心後者失去了昔日的魔力。其中一位投資人在幾十年的投資生涯中贏得了極高的聲譽,曾與格羅斯在PIMCO時合作。

多年前,格羅斯在他的投資信中引用了他持續了31年的婚姻關係,以示他的穩定和忠誠,這曾是讓他打動投資者的原因之一。

但如今,這段婚姻不復存在了。去年10月份他已經和第二任妻子離婚。在個人生活的動盪期,格羅斯對債券市場的判斷明顯不如以前。

格羅斯在離婚訴訟的法律文件中提出,訴訟對他已經造成了損失。他抱怨自己總是處於邊緣,睡眠不足,經常感到慌亂。“我的心平氣和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干擾。”他說道。

好在,最糟糕的一天已經過去。據彭博社6月9日報道,在上週四,格羅斯的債券基金出現了回彈—漲幅創下格羅斯旗下基金今年以來最大的幅度,並且該基金的資產淨值也幾乎回落至暴跌之前的水平。

但這並沒有打消人們的一個疑慮:74歲的“債王”,真的能東山再起嗎?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