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秦東發聲致歉 鴻茅藥酒撤回報案引爭議
|

(記者 沈凡 實習記者 肖羅娜)備受關注的鴻茅藥酒商譽案波折不斷。自譚秦東於5月11日接受內蒙古警方訊問突發精神疾病後,其妻劉璇於5月17日下午在微博上發佈譚秦東的個人致歉聲明,隨後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鴻茅國藥)亦發佈聲明,稱接受譚秦東致歉,同時“向涼城縣公安局撤回報案並向涼城縣法院撤回侵權訴訟”。

在5月17日下午4點12分發布的聲明中,譚秦東稱,我本人在寫作文章時使用了“毒藥”作爲標題,主要是想用這種“抓眼球”的方式吸引讀者,強調該藥品的“禁忌症”,希望對特殊人羣起到警示作用。我承認在標題用此上考慮不周,缺乏嚴謹性。“如果因該文對鴻茅國藥公司帶來了影響,本人在此深表歉意,同時希望鴻茅國藥公司予以諒解。”

譚秦東的致歉聲明發出一個多小時後,鴻茅國藥公司官方微博即做出迴應,稱公司經與譚秦東充分溝通,譚秦東本人表示其寫作初衷並非惡意,並對該文給公司造成的損失及公衆的誤導表示致歉。“我公司經研究決定接受譚秦東本人所做的致歉聲明,同時我公司向涼城縣公安局撤回報案並向涼城縣法院撤回侵權訴訟。”

雙方發聲後,財新記者多次通過電話、微信聯繫劉璇、涼城縣檢察院以及鴻茅國藥公司的多位工作人員,截至發稿均未得到迴應。譚秦東的代理律師胡定鋒、徐平均對財新記者表示,不瞭解致歉聲明的相關細節。

涼城縣公安局的一位辦案人員表示,目前案件已移交上級公安機關,其餘細節不願再透露。烏蘭察布市公安局的一位工作人員稱,案件目前由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督辦,5月上旬,三級公安機關還針對案件召開了研討會,其他情況尚不清楚。

因爲一篇題爲《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注:原帖爲“鴻毛藥酒”)的文章,擁有醫師資格的39歲廣東男子譚秦東被指涉嫌損害鴻茅藥酒商譽,遭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拘留、逮捕。

財新此前報道,2017年12月22日,鴻茅國藥公司到涼城縣公安局報案稱:互聯網上有人對“鴻茅藥酒”進行惡意抹黑,稱鴻茅藥酒是“毒藥”,網上的大量不實言論和虛假信息,致多家經銷商退貨退款,給鴻茅國藥公司造成重大損失。涼城縣公安局於2018年1月2日立案偵查,此後發出通報稱:經查涉案文章系廣州譚某所寫,並在網上進行大量傳播,譚某的行爲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涼城縣公安局於1月10日對嫌疑人譚某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1月25日經檢察機關批准對其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相關案件材料顯示,涼城縣檢察院作出批捕決定時還要求公安機關繼續收集調查在涉案文章發佈後,是否還存在其他因這篇文章而取消訂單的情形,並在3月23日第二次要求補充偵查,涼城縣公安於4月10號補充偵查結束。4月15日,涼城縣公安局官方微博稱該案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但在4月16日,案件出現重大轉折,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發佈消息,稱目前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定涼城縣檢察院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要求變更強制措施,隨後譚秦東辦理了取保候審。公安部亦在當時發聲,稱已啓動執法監督程序,責成內蒙古公安機關開展覈查。

財新記者於4月26日獲悉,劉璇已委託律師向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遞交書面材料,要求撤銷案件。(詳見財新網:“鴻茅藥酒案後續:譚秦東家屬要求撤案 涼城律師接受調查”)然而,5月11日,譚秦東在廣州車陂派出所接受內蒙警方訊問,晚上回到家後出現行爲異常。譚秦東妻子稱,他將自己鎖在房間內,哭泣、自言自語、扇自己耳光、用頭撞牆。5月14日,譚秦東被診斷爲“創傷後應激障礙”,在廣東省人民醫院惠福分院住院治療。(詳見財新網:“譚秦東再被內蒙古警方訊問 突發精神疾病”)

目前,案件是否能夠撤銷成爲公衆的關注點。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介紹,譚秦東案是公訴案件,儘管鴻茅國藥公司出具諒解書,並主動撤回報案,但這並不是公安機關撤案的法定理由。公安已經立案偵查,如果要撤銷案件,需滿足《刑事訴訟法》和配套法規的相關規定。財新網專欄作家、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副主任鄧學平也認爲,撤回報案只是報案人單方面的意思表示。“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報案人撤案並不代表公安機關會跟着撤案。公安機關必須根據證據、事實和法律規定,並依據法定程序自行決定是否撤銷案件。”(詳見財新網:“鴻茅國藥撤案撤訴是法治的勝利嗎”)

對於刑事案件的撤銷,《刑事訴訟法》第15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追究的,應當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或者宣告無罪:(一)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爲是犯罪的;(二)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的;(三)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四)依照刑法告訴才處理的犯罪,沒有告訴或者撤回告訴的;(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六)其他法律規定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

此外,《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183條明確,經過偵查,發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撤銷案件:(一)沒有犯罪事實的;(二)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爲是犯罪的;(三)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的;(四)經特赦令免除刑罰的;(五)犯罪嫌疑人死亡的;(六)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的。

彭新林認爲,5月11日,內蒙古警方再次訊問譚秦東,證明此案仍在偵查階段。此前涼城縣公安機關已被檢察院兩次要求補充偵查,如果公安機關補充偵查結束後認爲譚秦東確有損害商譽行爲,但滿足《刑事訴訟法》第15條的規定,即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爲是犯罪,可經批准撤案,但此情況下譚秦東仍然被認定違法。同時,公安機關也可以因證據不足,認定譚秦東不構成損害商譽罪而決定撤銷案件,這種情況即等於承認“辦錯案”。

彭新林還介紹,如果公安機關二次補充偵查終結後仍認爲此案達到起訴標準,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雖然公安機已不能撤案,但檢察院經審查仍有多種情況可對案件不進行起訴,一是證據不足不起訴,即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71條相關規定,對於二次補充偵查的案件,檢察院仍然認爲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二是相對不起訴,即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73條相關規定,對偵查機關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經過審查後認爲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檢察院可以不起訴。

彭新林說,對於上述公安機關撤案或者檢察院不起訴的相關情形,除公安機關認定譚秦東違法但不構成犯罪的情況外,其餘情形下譚秦東均可以申請國家賠償。根據《國家賠償法》的相關條款,對公民採取逮捕措施後決定撤銷案件、不起訴或者判決宣告無罪的,作出逮捕決定的機關爲賠償義務機關。鑑於譚秦東被涼城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後被涼城縣檢察院批准逮捕,涼城縣檢察院應作爲此案賠償義務機關。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