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秦东发声致歉 鸿茅药酒撤回报案引争议
|

(记者 沈凡 实习记者 肖罗娜)备受关注的鸿茅药酒商誉案波折不断。自谭秦东于5月11日接受内蒙古警方讯问突发精神疾病后,其妻刘璇于5月17日下午在微博上发布谭秦东的个人致歉声明,随后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茅国药)亦发布声明,称接受谭秦东致歉,同时“向凉城县公安局撤回报案并向凉城县法院撤回侵权诉讼”。

在5月17日下午4点12分发布的声明中,谭秦东称,我本人在写作文章时使用了“毒药”作为标题,主要是想用这种“抓眼球”的方式吸引读者,强调该药品的“禁忌症”,希望对特殊人群起到警示作用。我承认在标题用此上考虑不周,缺乏严谨性。“如果因该文对鸿茅国药公司带来了影响,本人在此深表歉意,同时希望鸿茅国药公司予以谅解。”

谭秦东的致歉声明发出一个多小时后,鸿茅国药公司官方微博即做出回应,称公司经与谭秦东充分沟通,谭秦东本人表示其写作初衷并非恶意,并对该文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及公众的误导表示致歉。“我公司经研究决定接受谭秦东本人所做的致歉声明,同时我公司向凉城县公安局撤回报案并向凉城县法院撤回侵权诉讼。”

双方发声后,财新记者多次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刘璇、凉城县检察院以及鸿茅国药公司的多位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均未得到回应。谭秦东的代理律师胡定锋、徐平均对财新记者表示,不了解致歉声明的相关细节。

凉城县公安局的一位办案人员表示,目前案件已移交上级公安机关,其余细节不愿再透露。乌兰察布市公安局的一位工作人员称,案件目前由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督办,5月上旬,三级公安机关还针对案件召开了研讨会,其他情况尚不清楚。

因为一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注:原帖为“鸿毛药酒”)的文章,拥有医师资格的39岁广东男子谭秦东被指涉嫌损害鸿茅药酒商誉,遭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拘留、逮捕。

财新此前报道,2017年12月22日,鸿茅国药公司到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互联网上有人对“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称鸿茅药酒是“毒药”,网上的大量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凉城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日立案侦查,此后发出通报称:经查涉案文章系广州谭某所写,并在网上进行大量传播,谭某的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凉城县公安局于1月10日对嫌疑人谭某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相关案件材料显示,凉城县检察院作出批捕决定时还要求公安机关继续收集调查在涉案文章发布后,是否还存在其他因这篇文章而取消订单的情形,并在3月23日第二次要求补充侦查,凉城县公安于4月10号补充侦查结束。4月15日,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微博称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但在4月16日,案件出现重大转折,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定凉城县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要求变更强制措施,随后谭秦东办理了取保候审。公安部亦在当时发声,称已启动执法监督程序,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开展核查。

财新记者于4月26日获悉,刘璇已委托律师向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递交书面材料,要求撤销案件。(详见财新网:“鸿茅药酒案后续:谭秦东家属要求撤案 凉城律师接受调查”)然而,5月11日,谭秦东在广州车陂派出所接受内蒙警方讯问,晚上回到家后出现行为异常。谭秦东妻子称,他将自己锁在房间内,哭泣、自言自语、扇自己耳光、用头撞墙。5月14日,谭秦东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住院治疗。(详见财新网:“谭秦东再被内蒙古警方讯问 突发精神疾病”)

目前,案件是否能够撤销成为公众的关注点。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介绍,谭秦东案是公诉案件,尽管鸿茅国药公司出具谅解书,并主动撤回报案,但这并不是公安机关撤案的法定理由。公安已经立案侦查,如果要撤销案件,需满足《刑事诉讼法》和配套法规的相关规定。财新网专栏作家、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邓学平也认为,撤回报案只是报案人单方面的意思表示。“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报案人撤案并不代表公安机关会跟着撤案。公安机关必须根据证据、事实和法律规定,并依据法定程序自行决定是否撤销案件。”(详见财新网:“鸿茅国药撤案撤诉是法治的胜利吗”)

对于刑事案件的撤销,《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一)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二)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三)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四)依照刑法告诉才处理的犯罪,没有告诉或者撤回告诉的;(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六)其他法律规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

此外,《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83条明确,经过侦查,发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撤销案件:(一)没有犯罪事实的;(二)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三)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四)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五)犯罪嫌疑人死亡的;(六)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的。

彭新林认为,5月11日,内蒙古警方再次讯问谭秦东,证明此案仍在侦查阶段。此前凉城县公安机关已被检察院两次要求补充侦查,如果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结束后认为谭秦东确有损害商誉行为,但满足《刑事诉讼法》第15条的规定,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可经批准撤案,但此情况下谭秦东仍然被认定违法。同时,公安机关也可以因证据不足,认定谭秦东不构成损害商誉罪而决定撤销案件,这种情况即等于承认“办错案”。

彭新林还介绍,如果公安机关二次补充侦查终结后仍认为此案达到起诉标准,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虽然公安机已不能撤案,但检察院经审查仍有多种情况可对案件不进行起诉,一是证据不足不起诉,即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71条相关规定,对于二次补充侦查的案件,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二是相对不起诉,即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73条相关规定,对侦查机关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经过审查后认为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检察院可以不起诉。

彭新林说,对于上述公安机关撤案或者检察院不起诉的相关情形,除公安机关认定谭秦东违法但不构成犯罪的情况外,其余情形下谭秦东均可以申请国家赔偿。根据《国家赔偿法》的相关条款,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鉴于谭秦东被凉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凉城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凉城县检察院应作为此案赔偿义务机关。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