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輸了,但我們要爲郎平的特批點贊
|

楊旺|文

財新文化特約作者

中國女排遭遇了新年第一敗,敗在了由金延璟所領銜的韓國女排上。

簡單交代一下背景:這是在國際排聯全新推出的世界排球聯賽、中國女排2018年第一個賽事,也是魔幻教練郎平迴歸中國女排帥印的第一場比賽。而且,這也是在去年大獎賽僅僅斬獲第四的尷尬情況下,可想而知上級主管機構對這次比賽的心理期待值多大。

但郎平並沒有亮出自己的全部底牌,而是大範圍啓用新人。甚至在面對求戰慾望強烈的隊長朱婷,她也是大手一揮:給你10天的休息時間。

“朱婷5月6號剛打完比賽,結束一個漫長的賽季,回北侖報到,我們給她十天左右的時間進行調整,檢查一下健康狀況,休息一下,看望下家人。”這是郎平給出的解釋。對於兩週之後她是否依然入隊,郎平同樣沒有給出肯定的答覆,“要視當時的情況而定”。

於是,在媒體中我們看到,ZHUper國際婷小姐開始自己難得的假期:她與馬蘊雯和徐雲麗等女排重敘老友記,她在母親節這天(5月13日)參加了上海龍柏第一小學的“一路婷你•小小排球訓練營”活動,她和父母在麗江閒庭信步逛街,享受家庭之樂。在女排陷入生死鏖戰的當口,郎平的選擇無疑需要極大的勇氣。

但翻看朱婷今年的運動軌跡,你就會發現郎平這個決定背後的苦心:23歲的她幫助土耳其超級聯賽瓦基弗銀行拿下了超級盃、土耳其杯、土耳其聯賽和歐冠史無前例的四個冠軍,拿下個人職業生涯中第10個MVP(最有價值球員)獎項之後,又馬不停蹄地參加了土耳其隊聚會以及賽季總結會,再經過漫長的20小時飛行纔來到寧波北侖,期間還穿插了CCTV體壇風雲人物錄製等活動。而更早之前,她已經在土耳其聯賽連續征戰了7個月,換算成更詳盡的數據的話,她已經打了200多天,50多場比賽。剛剛結束的歐冠半決賽和決賽,更是讓朱婷經歷了生死時速的考驗,她一度崴腳。

對於巨星養成階段的朱婷而言,這個魔鬼賽程來得正是時候——二年級生朱婷,在處理關鍵球的時候,更加果斷;而她對待身體的雕刻,也更加自然、迫切。以往朱婷害怕練身體,生怕自己變粗了不漂亮了。但當親眼目睹那些世界上最優秀的球員也不自覺地加練,體脂比超過18%後乖乖地跑步訓練(相對而言,雖然體脂比11%的朱婷沒有這方面的壓力)。但她也明白了:練好身體纔是根本。對她來說,以最好的狀態每多打一年,就會有一年的好收成。

對於中國女排而言,早已不是幾塊帶血的金牌可以代表。但我們看到的事實是,那些摒棄人性的魔鬼訓練,那些不科學訓練帶來的身體的損害,那些帶傷上陣之後的所謂謳歌,在中國體育團體中依然大有市場。尤其是在面對百年難遇的超級巨星朱婷。

還記得大禹爲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嗎?2016年裏約奧運會後,朱婷就在故鄉河南上演了一幕“過家門而不入”的真實悲喜劇。朱婷的回鄉行程極爲緊湊,忙於和領導、媒體、教練、球迷見面和互動的她,甚至沒時間回周口老家看看父母,只能通個電話了事。

還記得朱婷累趴在地上的那張照片嗎?2017年,朱婷代表河南隊參加全運會資格賽,場地在雲南省祿豐縣城,海拔1600米。連日勞累,加上高原反應,朱婷在一場資格賽後就趴在地上,呼吸不順,然後被送進醫院,輸液直到凌晨四點。守在酒店門口的球迷形容,她“連擡頭的力氣都沒有”。

還記得2017年國家隊的比賽。每每中國女排處於逆境時,當時的助理教練就會令旗一指,歐洲歸來沒多久的朱婷便披掛上陣。結果在球迷山呼海嘯般的掌聲中,場上隊友突然就來了狀態,而且還讓對手一下子失去了鬥志。憑藉着“有困難找朱婷”逆轉了好幾場比賽,卻也讓她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這樣的勵志故事,在當時的中國體育界有着巨大的市場。不要說漫長比賽之後無法立即休息,就連遭遇巨大的身體變故,運動員也需要披掛上陣:2010年時意外受傷的短道速滑名將劉秋宏,冰刀把股四頭肌割斷了,但十幾天的時間就站在溫哥華奧運會賽場上。而無論是此前的趙宏博,還是趙蕊蕊,都有在骨折痊癒後迅速出現在奧運會賽場甚至奪冠的成功先例。這些戰勝自身傷病,追求國家利益的個體,都成爲最佳勵志範本和謳歌的英雄。在國家利益這面大旗下,多少英雄前赴後繼,透支着自己的健康、幸福甚至生命。

還好,我們還有郎平。

在隊員加班到身心疲憊的時候,給她們放幾天假稍作調整,而不是去挑戰時間與身體的極限,這就是郎平的國際主義視野和人性化堅守。面對女排精神和鼓勵個人價值追求,GDP和員工健康這道選擇題的時候,還是郎平,會力排衆議地選擇後者,至少是能有效進行轉化。她將國際主義的視野融入到隊伍訓練的點滴細節中,以及瞬息萬變的賽場上,用專業的、探照燈一樣銳利的目光發現隊伍存在的各種問題。當然,在上班時間比魔鬼還魔鬼的背後,是她自己的以身作則,以及不提倡加班主義。在生活中,她會摒棄那種沒收手機宿舍查房等非人性化軍規,經常和那些可以稱爲孩子的女排姑娘們,暢談人生以及美容等話題。

郎平的行爲和邏輯支撐,來自於其在各個身份階段的傳奇經歷和顯赫戰績,也來自於她自己的獨特個性:她不相信權威,不迷戀富貴,不苟合。儘管歲月如斯,但在她的身上,依然保有一種理想主義分子,以及被歲月侵襲過後的“堅守”。

真的感謝郎平的這份堅持,變通,才讓她的孩子們能夠擁有這樣一份良好的成長環境,安心的享受排球,而不是像前輩那麼專一、執拗甚至沉重。儘管對自己有知遇之恩,但朱婷還是將郎平形容爲朋友。在土耳其征戰最困頓的日子裏,是郎平如期而至的鼓勵點燃了她的鬥志。而郎平遇到微信問題、不懂化妝的時候,朱婷也會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正如她從土耳其輾轉20小時回到寧波集結地的第一句話就是:郎導,我什麼都聽你的。

這一刻,中國女排的所有傳承被定格,薪火相傳。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