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输了,但我们要为郎平的特批点赞
|

杨旺|文

财新文化特约作者

中国女排遭遇了新年第一败,败在了由金延璟所领衔的韩国女排上。

简单交代一下背景:这是在国际排联全新推出的世界排球联赛、中国女排2018年第一个赛事,也是魔幻教练郎平回归中国女排帅印的第一场比赛。而且,这也是在去年大奖赛仅仅斩获第四的尴尬情况下,可想而知上级主管机构对这次比赛的心理期待值多大。

但郎平并没有亮出自己的全部底牌,而是大范围启用新人。甚至在面对求战欲望强烈的队长朱婷,她也是大手一挥:给你10天的休息时间。

“朱婷5月6号刚打完比赛,结束一个漫长的赛季,回北仑报到,我们给她十天左右的时间进行调整,检查一下健康状况,休息一下,看望下家人。”这是郎平给出的解释。对于两周之后她是否依然入队,郎平同样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要视当时的情况而定”。

于是,在媒体中我们看到,ZHUper国际婷小姐开始自己难得的假期:她与马蕴雯和徐云丽等女排重叙老友记,她在母亲节这天(5月13日)参加了上海龙柏第一小学的“一路婷你•小小排球训练营”活动,她和父母在丽江闲庭信步逛街,享受家庭之乐。在女排陷入生死鏖战的当口,郎平的选择无疑需要极大的勇气。

但翻看朱婷今年的运动轨迹,你就会发现郎平这个决定背后的苦心:23岁的她帮助土耳其超级联赛瓦基弗银行拿下了超级杯、土耳其杯、土耳其联赛和欧冠史无前例的四个冠军,拿下个人职业生涯中第10个MVP(最有价值球员)奖项之后,又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土耳其队聚会以及赛季总结会,再经过漫长的20小时飞行才来到宁波北仑,期间还穿插了CCTV体坛风云人物录制等活动。而更早之前,她已经在土耳其联赛连续征战了7个月,换算成更详尽的数据的话,她已经打了200多天,50多场比赛。刚刚结束的欧冠半决赛和决赛,更是让朱婷经历了生死时速的考验,她一度崴脚。

对于巨星养成阶段的朱婷而言,这个魔鬼赛程来得正是时候——二年级生朱婷,在处理关键球的时候,更加果断;而她对待身体的雕刻,也更加自然、迫切。以往朱婷害怕练身体,生怕自己变粗了不漂亮了。但当亲眼目睹那些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也不自觉地加练,体脂比超过18%后乖乖地跑步训练(相对而言,虽然体脂比11%的朱婷没有这方面的压力)。但她也明白了:练好身体才是根本。对她来说,以最好的状态每多打一年,就会有一年的好收成。

对于中国女排而言,早已不是几块带血的金牌可以代表。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那些摒弃人性的魔鬼训练,那些不科学训练带来的身体的损害,那些带伤上阵之后的所谓讴歌,在中国体育团体中依然大有市场。尤其是在面对百年难遇的超级巨星朱婷。

还记得大禹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吗?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朱婷就在故乡河南上演了一幕“过家门而不入”的真实悲喜剧。朱婷的回乡行程极为紧凑,忙于和领导、媒体、教练、球迷见面和互动的她,甚至没时间回周口老家看看父母,只能通个电话了事。

还记得朱婷累趴在地上的那张照片吗?2017年,朱婷代表河南队参加全运会资格赛,场地在云南省禄丰县城,海拔1600米。连日劳累,加上高原反应,朱婷在一场资格赛后就趴在地上,呼吸不顺,然后被送进医院,输液直到凌晨四点。守在酒店门口的球迷形容,她“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还记得2017年国家队的比赛。每每中国女排处于逆境时,当时的助理教练就会令旗一指,欧洲归来没多久的朱婷便披挂上阵。结果在球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中,场上队友突然就来了状态,而且还让对手一下子失去了斗志。凭借着“有困难找朱婷”逆转了好几场比赛,却也让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样的励志故事,在当时的中国体育界有着巨大的市场。不要说漫长比赛之后无法立即休息,就连遭遇巨大的身体变故,运动员也需要披挂上阵:2010年时意外受伤的短道速滑名将刘秋宏,冰刀把股四头肌割断了,但十几天的时间就站在温哥华奥运会赛场上。而无论是此前的赵宏博,还是赵蕊蕊,都有在骨折痊愈后迅速出现在奥运会赛场甚至夺冠的成功先例。这些战胜自身伤病,追求国家利益的个体,都成为最佳励志范本和讴歌的英雄。在国家利益这面大旗下,多少英雄前赴后继,透支着自己的健康、幸福甚至生命。

还好,我们还有郎平。

在队员加班到身心疲惫的时候,给她们放几天假稍作调整,而不是去挑战时间与身体的极限,这就是郎平的国际主义视野和人性化坚守。面对女排精神和鼓励个人价值追求,GDP和员工健康这道选择题的时候,还是郎平,会力排众议地选择后者,至少是能有效进行转化。她将国际主义的视野融入到队伍训练的点滴细节中,以及瞬息万变的赛场上,用专业的、探照灯一样锐利的目光发现队伍存在的各种问题。当然,在上班时间比魔鬼还魔鬼的背后,是她自己的以身作则,以及不提倡加班主义。在生活中,她会摒弃那种没收手机宿舍查房等非人性化军规,经常和那些可以称为孩子的女排姑娘们,畅谈人生以及美容等话题。

郎平的行为和逻辑支撑,来自于其在各个身份阶段的传奇经历和显赫战绩,也来自于她自己的独特个性:她不相信权威,不迷恋富贵,不苟合。尽管岁月如斯,但在她的身上,依然保有一种理想主义分子,以及被岁月侵袭过后的“坚守”。

真的感谢郎平的这份坚持,变通,才让她的孩子们能够拥有这样一份良好的成长环境,安心的享受排球,而不是像前辈那么专一、执拗甚至沉重。尽管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但朱婷还是将郎平形容为朋友。在土耳其征战最困顿的日子里,是郎平如期而至的鼓励点燃了她的斗志。而郎平遇到微信问题、不懂化妆的时候,朱婷也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正如她从土耳其辗转20小时回到宁波集结地的第一句话就是:郎导,我什么都听你的。

这一刻,中国女排的所有传承被定格,薪火相传。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