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防范金融风险须动真格,基金业不能阳奉阴违
|

治理金融乱象,打好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需要坚定不移,而不能按下葫芦起了瓢。各金融子行业须认真学习国务院领导的相关要求,不打折扣地贯彻执行。任何公司或个人都不能犹豫动摇,甚至阳奉阴违。

比拼短期业绩排名损人利己

作为大资管行业的先行者和主力军,公募基金业近20年来取得了辉煌成就,成绩可圈可点,有目共睹。5月1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问时,引用了大量数据予以说明。而央行发布的大资管新规,其中关于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打破刚兑、强调信息披露等主要内容,都是参照和借鉴基金业多年来行之有效的法规要求。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如果只讲成绩,回避问题和不足,就不是辩证唯物主义,更不是对资本市场和广大投资者负责任的态度。20年来,基金业走过弯不少路,犯过严重错误。我们凡事必须客观、全面、专业地了解和理解行业的全貌,并勇于面对曾经有意无意犯下的过失,才能避免重蹈覆辙,并推进行业不断进化和向前发展。

横看成岭侧成峰。对于数据的解读,需要有专业的精神。从投资回报看,截至2017年底,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6.5%,超过同期上证综指平均涨幅8.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远远跑赢了大盘,这是事实。

不过,大部分投资者没有享受到16.5%年化收益率也是事实。其原因何在呢?重要原因之一是,长期以来,部分偏股型基金违反基本的投研、风控与合规流程,偏离了均衡配置、分散风险的基本原则,片面追求相对收益排名,通过误导投资者来扩大基金资产规模。

在这种不良风气中,一些基金就异化为基金公司割韭菜的凶器,沦为少数基金公司的老总们追求天价年薪的工具。有些基金为了追求收益率排名无所不用其极,它们有时1年的单位净值增长率可以达到100%甚至更多,从而吸引大批投资者跟风,但最终赚了钱的投资者其比例却不高,因为在低位买的人少,在高位买的人多。等到第2年,基金净值大幅回撤时,很多投资者不仅赚不到钱,还会亏损累累。

国泰基金带了坏头

部分公募基金不仅投研系统问题重重,营销宣传同样病得不轻。两者互相叠加,这个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金融普惠产品,就难以发挥其应有功能。

以国泰基金为例,该公司是国内首家成立的基金公司,被市场各方寄予厚望,而国泰互联网+是其重点主推的明星产品,2017年的单位净值增长率高达61.95%,彭凌志是其主推的王牌基金经理。即使如此,国泰互联网+无论在投研或营销宣传方面,都存在显而易见的问题。

一是在投研方面违反基金契约。国泰基金互联网+的基金合同规定,该基金投资于互联网+主题的证券资产应不低于非现金资产的80%。但是,从2017年该基金大量超配白酒股,用于互联网+主题的远低于契约规定。在年度业绩排名与合同条款之间,该基金选择了后者。一个缺乏契约精神的基金管理人,意味着风险很高,是难以令人信任的。

二是在营销方面缺乏专业态度。“年赚50%,如何做到的”,国泰基金喊出的这句口号,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它的基金能每年赚50%。从专业角度而言,这根本不可能。国泰基金旗下有100多只公募产品,每年年初,即使基金经理或公司总经理也不猜不到当年哪只会跑第一,第二年又会怎样。现在,却把2017年单只基金1年的表现过度突出地宣传,对于其他亏损的或表现差的只字不提,很容易构成对投资者的误导。

对契约缺乏尊重,国泰基金早已有之。前几年,国泰基金旗下专户产品中诚1号亏损近半,引发投资者抗议和控诉,而违约投资中小私募债就是原因之一。

尽管如此,该公司的高管最近依然高调宣称,国泰基金成立20年来坚持规范运作,持之以恒地将风险控制放在首位,有效地规避了市场的诱惑和管理人的道德风险,至今没有发生一起类似“老鼠仓”的重大风险及违规事件。

在基金业20年周年之际,国泰基金本应客观、全面地总结过去的总绩和不足,继往开来,争取未来有更好发展。遗憾的是,该公司缺乏这方面的基本认识,一味吹嘘和作秀。带头者如此,一众跟随者纷纷跌到了坑里。

在基金业,存在较多问题的不仅有国泰基金,有些公司甚至更差。之所以以国泰基金举例,是因为该公司是基金业20年来最完整的参与者,更具典型价值。

正本清源,共襄基金业美好未来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基金业之所以出现这种或那种问题,其主要原因之一是,部分基金公司的总经理长期获得了过度的物质激励,天价年薪让他们失去了敬岗爱业的奋斗精神,缺乏对普通投资者的尊重和同情。

近20年来,在一些中大型基金公司的从业人员中,早已产生了一批又一批的亿万富翁,成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他们是基金业最大得益者。本来,他们应该更加努力,回报社会,帮助那些一直支持他们的广大持有人也跟着富起来。遗憾的是,有些人却一直没有这样的想法,他们要么跑掉了,要么留下来总想为自己赚更多,仍把持有人视为韭菜。

一些人不屑通过诚实的劳动来发展公司业务,而是热衷于搞“金融创新”,而且非常聪明地关起门来谋划,唯恐被别人提前识破葫芦里的真货色。于是,分级基金、委外基金在前几年纷纷出笼了。某基金公司高管激动地说,分级基金是天才的发明,不用费劲就能大卖,且不需给银行尾佣;另有基金公司高管则把委外基金吹嘘为投资者机构化,无视其中有大量通道化产品,本质是影子银行。

事实证明,分级基金给大量投资者造成了严重亏损,并成为影响股市稳定的祸患。根据央行资管新规,分级基金将在过渡期内全部退出市场。而委外基金的通道化和盲目发展也一度冲击了正常的行业秩序。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最近,基金业又在谋划市值法货币基金的创新。对于市值法货币基金这个新事物,可以大胆设想,但须小心求证。相关方面宜吸取分级基金、委外基金等诸多金融伪创新的沉痛教训,不能再关起门来偷偷摸摸搞金融创新,而应保持一定的透明度,尊重市场的基本知情权,事先充分评估其潜在的问题和风险。

公募基金直接面向社会公众,涉及公众切身利益。各基金公司惟有真正把尊重投资者利益落到实处,克制对自身短期利益的片面追求,才能在未来承担起个人养老金投资等重任,创造行业美好未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