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防範金融風險須動真格,基金業不能陽奉陰違
|

治理金融亂象,打好化解金融風險的攻堅戰,需要堅定不移,而不能按下葫蘆起了瓢。各金融子行業須認真學習國務院領導的相關要求,不打折扣地貫徹執行。任何公司或個人都不能猶豫動搖,甚至陽奉陰違。

比拼短期業績排名損人利己

作爲大資管行業的先行者和主力軍,公募基金業近20年來取得了輝煌成就,成績可圈可點,有目共睹。5月16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在回答記者問時,引用了大量數據予以說明。而央行發佈的大資管新規,其中關於資管產品實行淨值化管理、打破剛兌、強調信息披露等主要內容,都是參照和借鑑基金業多年來行之有效的法規要求。

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如果只講成績,迴避問題和不足,就不是辯證唯物主義,更不是對資本市場和廣大投資者負責任的態度。20年來,基金業走過彎不少路,犯過嚴重錯誤。我們凡事必須客觀、全面、專業地了解和理解行業的全貌,並勇於面對曾經有意無意犯下的過失,才能避免重蹈覆轍,並推進行業不斷進化和向前發展。

橫看成嶺側成峯。對於數據的解讀,需要有專業的精神。從投資回報看,截至2017年底,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爲16.5%,超過同期上證綜指平均漲幅8.8個百分點,也就是說遠遠跑贏了大盤,這是事實。

不過,大部分投資者沒有享受到16.5%年化收益率也是事實。其原因何在呢?重要原因之一是,長期以來,部分偏股型基金違反基本的投研、風控與合規流程,偏離了均衡配置、分散風險的基本原則,片面追求相對收益排名,通過誤導投資者來擴大基金資產規模。

在這種不良風氣中,一些基金就異化爲基金公司割韭菜的兇器,淪爲少數基金公司的老總們追求天價年薪的工具。有些基金爲了追求收益率排名無所不用其極,它們有時1年的單位淨值增長率可以達到100%甚至更多,從而吸引大批投資者跟風,但最終賺了錢的投資者其比例卻不高,因爲在低位買的人少,在高位買的人多。等到第2年,基金淨值大幅回撤時,很多投資者不僅賺不到錢,還會虧損累累。

國泰基金帶了壞頭

部分公募基金不僅投研系統問題重重,營銷宣傳同樣病得不輕。兩者互相疊加,這個與公衆利益密切相關的金融普惠產品,就難以發揮其應有功能。

以國泰基金爲例,該公司是國內首家成立的基金公司,被市場各方寄予厚望,而國泰互聯網+是其重點主推的明星產品,2017年的單位淨值增長率高達61.95%,彭凌志是其主推的王牌基金經理。即使如此,國泰互聯網+無論在投研或營銷宣傳方面,都存在顯而易見的問題。

一是在投研方面違反基金契約。國泰基金互聯網+的基金合同規定,該基金投資於互聯網+主題的證券資產應不低於非現金資產的80%。但是,從2017年該基金大量超配白酒股,用於互聯網+主題的遠低於契約規定。在年度業績排名與合同條款之間,該基金選擇了後者。一個缺乏契約精神的基金管理人,意味着風險很高,是難以令人信任的。

二是在營銷方面缺乏專業態度。“年賺50%,如何做到的”,國泰基金喊出的這句口號,很容易讓人誤以爲它的基金能每年賺50%。從專業角度而言,這根本不可能。國泰基金旗下有100多隻公募產品,每年年初,即使基金經理或公司總經理也不猜不到當年哪隻會跑第一,第二年又會怎樣。現在,卻把2017年單隻基金1年的表現過度突出地宣傳,對於其他虧損的或表現差的隻字不提,很容易構成對投資者的誤導。

對契約缺乏尊重,國泰基金早已有之。前幾年,國泰基金旗下專戶產品中誠1號虧損近半,引發投資者抗議和控訴,而違約投資中小私募債就是原因之一。

儘管如此,該公司的高管最近依然高調宣稱,國泰基金成立20年來堅持規範運作,持之以恆地將風險控制放在首位,有效地規避了市場的誘惑和管理人的道德風險,至今沒有發生一起類似“老鼠倉”的重大風險及違規事件。

在基金業20年週年之際,國泰基金本應客觀、全面地總結過去的總績和不足,繼往開來,爭取未來有更好發展。遺憾的是,該公司缺乏這方面的基本認識,一味吹噓和作秀。帶頭者如此,一衆跟隨者紛紛跌到了坑裏。

在基金業,存在較多問題的不僅有國泰基金,有些公司甚至更差。之所以以國泰基金舉例,是因爲該公司是基金業20年來最完整的參與者,更具典型價值。

正本清源,共襄基金業美好未來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基金業之所以出現這種或那種問題,其主要原因之一是,部分基金公司的總經理長期獲得了過度的物質激勵,天價年薪讓他們失去了敬崗愛業的奮鬥精神,缺乏對普通投資者的尊重和同情。

近20年來,在一些中大型基金公司的從業人員中,早已產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億萬富翁,成爲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他們是基金業最大得益者。本來,他們應該更加努力,回報社會,幫助那些一直支持他們的廣大持有人也跟着富起來。遺憾的是,有些人卻一直沒有這樣的想法,他們要麼跑掉了,要麼留下來總想爲自己賺更多,仍把持有人視爲韭菜。

一些人不屑通過誠實的勞動來發展公司業務,而是熱衷於搞“金融創新”,而且非常聰明地關起門來謀劃,唯恐被別人提前識破葫蘆裏的真貨色。於是,分級基金、委外基金在前幾年紛紛出籠了。某基金公司高管激動地說,分級基金是天才的發明,不用費勁就能大賣,且不需給銀行尾傭;另有基金公司高管則把委外基金吹噓爲投資者機構化,無視其中有大量通道化產品,本質是影子銀行。

事實證明,分級基金給大量投資者造成了嚴重虧損,併成爲影響股市穩定的禍患。根據央行資管新規,分級基金將在過渡期內全部退出市場。而委外基金的通道化和盲目發展也一度衝擊了正常的行業秩序。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最近,基金業又在謀劃市值法貨幣基金的創新。對於市值法貨幣基金這個新事物,可以大膽設想,但須小心求證。相關方面宜吸取分級基金、委外基金等諸多金融僞創新的沉痛教訓,不能再關起門來偷偷摸摸搞金融創新,而應保持一定的透明度,尊重市場的基本知情權,事先充分評估其潛在的問題和風險。

公募基金直接面向社會公衆,涉及公衆切身利益。各基金公司惟有真正把尊重投資者利益落到實處,剋制對自身短期利益的片面追求,才能在未來承擔起個人養老金投資等重任,創造行業美好未來。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