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承销时代来临 券商投行业务分化加剧
|

2017年IPO发行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对于过去数年停停走走的IPO发审节奏来说,2017年IPO数量多且发行节奏快,投行业务的春天似乎已经降临。

但2018年开始IPO发审节奏再一次出现了变化,先是发审委大幅提高了否决率,此后又通过现场检查和设置隐形门槛等手段喝退了超过百家的排队企业,众多券商一时无米下锅。

与此同时,新业务也在冲击着券商投行业务的格局,CDR制度横空出世,港交所掀起重磅上市规则改革。

在一系列变化之后,头部券商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券商投行业务格局开始变化。

“今年无论是IPO、CDR还是赴港上市的企业,看点都在龙头企业、巨无霸以及大型独角兽上面,而这些项目和中小券商都是没有太大关系的,这类项目的资源都在排名前十甚至是排名前五券商的手中。”5月17日,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表示。

综上所述IPO变局伴随着CDR制度的推出,新一轮头部券商走强,占据市场大部分承销额度的时代将要来临。因此,便有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对于券商投行业务来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业务格局生变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17日,证监会核发IPO批文的数量为42家,2017年同期证监会核发IPO批文的数量为191家,2018年IPO批文发放的数量同比减少了78%。

IPO批文发放的数量直接关系到券商业务执行量,可以说2018年对于券商投行业务来说并不乐观。另一项数据也值得关注,截至2018年5月11日,证监会公布撤回IPO申请的在审企业多达144家,2017年全年不过146家企业撤回申请。

两项数据叠加很清楚的反映了当下投行业务的困局,即IPO业务的数量将遭遇非常大的影响。

但值得注意的是,IPO审核数量的下滑并非意味着IPO发审暂停,相反在未来一段时间内,2018年呈现的IPO发审节奏或才是发审节奏的常态。

“今年以来无论从申报还是发审会来说,要求都提高了很多,另外对于监管层认为是创新试点企业,或者所谓独角兽企业,监管会有一定的倾斜。”前述北京地区投行人士表示。

正如该人士所言,今年以来工业富联(即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药明康德、宁德时代等独角兽企业的出现应接不暇。

但种种迹象的背后是券商业务格局的分化,即资源向头部券商靠拢,与中小券商的差距越拉越大。

事实上,今年以来承销及保荐收入的数据已经在体现这样的差异。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承销及保荐收入超过1亿元的券商有8家,这其中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华泰联合、中金公司、广发证券名列前五,承销及保荐收入分别为3亿、2.3亿、1.8亿、1.7亿和1.5亿。值得住的是,承销及保荐收入排名前十的券商占据了所有券商承销及保荐收入的71%。

如果从项目端分析,单个公司承销及保荐费用支出排名前十企业的承销保荐券商也基本上是上述前十位的券商,如工业富联的保荐机构中金公司,在工业富联成功上市之后将有3.4亿收入。另外,如药明康德的保荐承销支出也高达9000万元。

“拼IPO数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优质龙头企业的IPO项目才是2018年投行业务的重点,如中金公司做富士康这一单就要超过很多中小券商10单左右的业务收入。龙头券商们在告别国企大项目之后,又将再次迎来创新企业项目的大保荐承销时代。”5月17日,沪上一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人士认为。

新业务冲击

除了IPO的变局外,如CDR制度以及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等事件也加速了券商投行业务格局的分化。

首先是CDR制度,3月开始至今,CDR制度推进的速度超乎市场预期,根据市场普遍预测的时间来看,年中首批发行CDR产品的企业就将要出炉。

根据中金公司测算,监管层设定的行业和市值门槛(已在海外上市的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 亿元),共有5家海外上市的创新企业符合发行CDR的标准,分别为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和网易,合计市值达7万亿左右。假设上述5家公司按照总股本的 3%增发新股发行CDR,那么以当前价格计算,CDR融资规模将达 2000亿左右,接近于2017年A 股IPO规模(2301亿元)。可以看出,企业发行CDR产品势必将给券商带来丰厚的收入,但值得注意的是CDR产品的承揽和承销几乎和中小券商无关。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无论是京东还是阿里巴巴或是网易,其保荐机构均是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华泰联合等头部券商。无疑,CDR产品未来将会形成优质项目、头部券商、一线投资者的圈层。这也进一步分化了目前券商投行业务的格局。

另外,港交所在4月对上市规则进行了近年来幅度最大的修订,涉及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同股不同权等内容,境内很多企业在港交所改革的感召下蠢蠢欲动,这也将为券商投行业务创造很多增量业务。

事实上,在港股上市新政生效的第三个交易日,5月3日作为内地新经济企业的代表——小米,披露赴港上市招股说明书,有望成为首家以“同股不同权”架构登陆港股的企业。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本次小米估值至少超过700亿美元,这意味着保荐机构即将分享上市盛宴。公开资料显示,能担任小米港股IPO保荐机构的有高盛、摩根士丹利,而内资券商代表则是中信证券。

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境内拟赴港上市的多家生物科技类企业大多也聘用了头部券商作为保荐机构,如中金公司、华泰联合、国泰君安等。

跳开项目本身造成的分化之外,2018年还有一项影响券商投行业务格局的重要因素,这便是证监会3月30日发布的《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下称“《指引》”)。

如果说在此之前,中小券商还可以靠着激进激励机制建立团队或者聚拢资源,那么在《指引》发布之后,风控先行的理念将深入所有券商的投行业务。

“头部券商很多时候更加注重风控,甚至比较挑项目,因此风控端的灵活以及大胆的激励机制等都是中小券商可以同头部券商进行竞争的优势,但是目前在监管层的引导下,这样的竞争优势将不复存在,这也势必将加剧券商投行业务的分化。”一位开源证券投行部的人士表示。(编辑:杨颖桦)

  • 21经济网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国宏观
  • 基金
  • 房产
  • 新股
  • 汽车
  • 股票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