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悲喜劇: 降薪風波延綿不斷 IPO發審暖意乍現
|

“上個月大家還在討論這個月應該會發年終獎,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大幅降薪。”5月17日,一位申萬宏源投行人士表示。言語中,充滿了失落與無奈。預期的年終獎沒想到的是獎被年終了。

申萬宏源成爲近日業內當之無愧的主角。用投行人調侃的話語“一降成名天下知”。投行人員不足5000元的稅後工資讓業內倍感驚訝。

曾幾何時,與投行從業人員相關聯的詞彙是,“金領”、“高大上”。如今卻淪落爲房貸都還不起。“現在投行是冬天不假,降薪也正常,但降到最後都不到5000元,實在是太寒酸。簡直拉低了整個行業地位。”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向記者表示。

於是,儘管申萬宏源有關領導已經發布了“三不原則”(不許接受採訪、不許轉發微信、不準發朋友圈),但仍難擋大家的不滿心理。在愈演愈烈之下,申萬宏源承銷保薦董事長薛軍進行了表態。“薛軍在微信羣裏回覆稱,公司很重視,正在研究方案,讓大家耐心。”一位投行人士告訴記者。

5月17日,有投行人士向記者透露,申萬宏源於當日召開了相關會議,有關領導提出了一些解決措施。並且確定了年終獎的發放期限。

儘管降薪已成爲券商過冬的普遍方式,但也有逆勢者,比如海通證券。記者獲悉,近日海通證券向職工代表提出了關於海通證券2018年固定薪酬調整的議案,“按照調薪比例向基層傾斜”的原則,以總部和分支機構各層級員工現固薪標準的5%至20%爲增加額。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更多的券商進行了降薪。寒冬之下,券商也只能收縮規模、減薪增效。這個寒冬到底有多久?無人知道。不過從近期的一些舉動來看,似乎傳遞了積極信號。

申萬宏源降薪風波

記者獲悉,在申萬宏源此次降薪中,有員工薪酬減少比例達到50%。如此力度,讓整個行業感到吃驚。“太誇張了!”不少投行人士都發出如此感慨。“這樣的薪酬讓整個行業顯得甚爲寒酸。”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寒冬之下儘管很多券商都會採取降薪方式,但降的如此之慘卻極爲少見,“行業再差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

去年底,申萬宏源調整了薪酬結構,基本薪酬包括基本工資和績效工資,其中績效工資佔基本薪酬比例在20%-50%不等。而在此次降薪風波中,有員工30%-40%的績效工資都推遲發放。

“有人降薪達到了1/3,沒有任何準備。很多人現金流一下子斷了。5000塊還房貸和信用卡都不夠。”一位投行人士告訴記者,尤其對年輕同事影響最大。

在寒冬之下,這或許還不是最慘的。記者獲悉,有券商員工的工資水平甚至低於當地最低標準。5月16日,某券商人力資源部就向分公司、營業部發布通知,發現部分部門存在員工領域的工資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情況,要求補足至最低工資水平。

申萬宏源承銷保薦的降薪風波吸引了整個行業的關注。原因在於,一是降薪規模大大超出市場預期,二是因爲這也是當前整個證券行業的縮影。寒冬之下,降薪裁員成爲過冬最普遍的方式。業內擔心的是,作爲一家業內排名前十的券商,降薪舉動是否會蔓延至整個行業?

“其實很多券商都有降薪想法,只是比較謹慎。傳出降薪的舉措對公司品牌也會產生負面影響。”南方一家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申萬宏源投行人員的不滿之聲充斥業內。5月16日,申萬宏源承銷保薦總經理張劍進行了情懇意切的回覆,表示理解大多數同事的複雜心情,尤其是年輕一線同事們。“本次調整績效工資是對既往證券母公司對承銷保薦薪酬及考覈管理的慣性延續,採取的是全公司一刀切的做法,沒有給承銷保薦公司迴旋餘地。”張劍解釋。

“因起薪本就比較低,按照現在的房價、物價等水平,會影響部分職工的日常生活安全和穩定,如果溫飽得不到保障,難談及發展甚至貢獻。”張劍表示,此舉會影響年輕一線同事的現金流。爲此,其決定自行設立50萬元上限的專項基金,幫助同志們解決暫時週轉支付困難。

申萬宏源此舉勢必會造成投行人員的流失。但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可跳槽的券商比較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近期某中小券商投行有團隊全員降薪,而此前也有券商調整了薪酬。不過,儘管跳槽並非易事,但仍有機會。有投行人士告訴記者,一些合資券商正在招攬人才。

海通證券逆勢上調薪酬

比較尷尬的是,在申萬宏源陷入降薪風波之際,同爲滬上券商的海通證券卻傳出了要上調員工薪酬的消息。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近日海通證券向各位職工代表提出了關於海通證券2018年固定薪酬調整的議案,表示爲了調動公司員工工作積極性,保持公司薪酬水平的市場競爭力,公司要對各層級員工的薪酬標準進行調整。

“按照調薪比例向基層傾斜”的原則,以總部和分支機構各層級員工現固薪標準(含基本工資、崗位津貼)的5%至20%爲增加額。在總部,調整後,部門總經理增加固薪的5%,職級最低的員工增加固薪的15%,中間各層級員工的固薪增幅由上至下逐級遞增。

在分支機構,調整後,分公司、營業部總經理固薪增幅爲4%-6%,職級最低的員工固薪增幅爲18%-20%,中間各層級員工的固薪增幅爲由上至下逐級遞增。

海通證券2017年年報顯示,營業收入282億元,同比增長0.7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86.2億元,同比增長7.15%。

Choice數據顯示,4月份,海通證券實現營業收入8.38億元,而申萬宏源的營業收入爲10.40億元,居於業內第二。海通證券實現淨利潤4.65億元,申萬宏源淨利潤4.50億元,居於業內第三。

實際上,申萬宏源近期的業績表現也比較出色。在張劍的回覆中就提到,證券公司各項業務排名今年已經升勢初顯,投行業務近期也多有大、新、好項目陸續斬獲。“2018年是個看起來對投行而言有些困難的年度,但危中有機,方向對了,制度好了,人心齊了,也許就是一次彎道超車的機會。”張劍說。

“這樣的降薪幅度,如何做到心齊。生活保障不了,又如何談及貢獻。”一位投行人士向記者感慨道。

IPO發行現積極信號?

像海通證券逆勢漲薪的券商仍在少數,更多的券商如申萬宏源一般,採取降薪、變相裁員等方式度過這次寒冬。

如何度過這次寒冬,一名保代的回覆是“熬”。“投行也是個週期行業,幾年好幾年不好。只要熬着,肯定會渡過難關。”該名保代向記者表示。

實際上,近期監管層的舉動似乎傳遞出積極信號。5月15日,首發上會的主板公司金華春光橡膠有限公司和青島海容商用冷鏈有限公司全部順利過會。今年以來,單次審覈過會率100%不超過3次。

更值得注意的是,金華春光在近一年扣非後歸屬母公司淨利潤不足8000萬。招股書披露,2015-2017年公司扣非後歸屬母公司淨利潤分別爲6558萬元、7114萬元和7708萬元。

而此前業內流傳的窗口指導是,IPO申報企業主板淨利潤要求最近一年不低於8000萬。金華春光的過會顯然打破了這一窗口指導。

此外,有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IPO過會率之低已經引起有關部門注意,下一步有可能會提高過會率。這意味着不滿足此前窗口指導業績要求的企業或可繼續申報。

“這些算是積極的信號,不過還要多觀察。”南方一家券商投行的保代向記者表示。

近期,終止審查現象開始有所緩解。5月份以來,有4家企業終止審查。4月份終止審查的數量是17家,3月份終止審查的數量是79家。

根據中國證監會披露,截至2018年5月10日,中國證監會受理首發企業315家,其中,已過會29家,未過會286家。未過會企業中正常待審企業279家,中止審查企業7家。(編輯:楊穎樺)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