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邁入頭部效應時代 大券商“強者通吃”重塑格局 小券商“異軍突起”難再現
|

券商馬太效應

5月券商業務新規密集發佈,發行承銷規則修訂、場外期權業務監管、債券承銷業務分類管理徵求意見稿等。

在賣方的密集分析中,共識點在於龍頭券商將受益上述規則,劇。

證券行業“看天吃飯”特點從未發生改變。在新一輪強監管的週期下,行業集中度加速提升,頭部券商優勢愈發突出。有業內人士表示,未來行業格局會分化出兩類券商,一種是綜合類大型證券公司,一種走“精品”路線。而那些尚未形成業務特色,同時股東背景不強的非上市小券商,或將面臨淘汰整合的命運。

賣方薦股思路的變化,正體現出券商格局的重塑。

“一方面估值合理,另一方面受益多個業務新規比如CDR,證券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利好大型券商,業績確定性強,這是目前賣方推薦的邏輯。”上海一傢俬募基金的投資經理17日向記者總結。

這與四五年前的邏輯大相徑庭。早在2012-2014年間,部分非銀分析師更傾向推薦中小券商股,主要看中業績彈性。“行業創新不斷,而它們機制靈活,部分民營券商市場化效率高;業務上,它們與互聯網合作,有望提升市場佔有率率;同時融資融券和IPO業務成長空間大,整體來看業績彈性較強。”該名私募投資經理回憶稱。而在當時,大券商業績增長彈性並不具備吸引力。(楊穎樺)

場外期權新規的亮相,再度讓“中信證券”、“中金公司”吸睛。受益場外期權新規,它們將成爲一級交易商。

它們同時還是今年以來分析師研報中的高頻詞彙,從2018券商研報中可見,龍頭券商屢被強烈推薦。這背後的邏輯是,一個券商的頭部效應時代正在來臨。

監管收緊加劇頭部效應

這一切變化源於監管風向的轉變。

隨着“防範化解風險”成爲金融業的主旋律,監管層對券商的風控要求達到前所未有的強化。

這裏不得不提到證券行業近年來兩部重要的業務規則。

首先爲監管層對券商資本金的考覈。2016年證監會出臺《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辦法》,通過改進淨資本、風險資本準備計算公式,完善槓桿率、流動性監管等指標,明確逆週期調節機制,構建更加合理有效的風控指標體系。該項規定奠定了監管層提升資本監管廣度和深度的基礎。

其次爲分類監管。2017年新修訂的《證券公司分類監管規定》出臺,一方面強化風控的評價力度,提升行業全面風險管理能力;另一方面強調證券公司迴歸主業,注重業務的質量。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修訂版本中,新增多個加分項,比如“機構客戶投研業務收入”、“境外子公司證券業務收入”指標等,大型券商無疑是加分項的最主要受益者。

在監管層隨後出臺的一系列業務辦法中,無不與上述兩項規則掛鉤。“整體來看,監管層的思路是‘控風險’、‘扶優限劣’,這就加劇了券商馬太效應。”深圳一家小型券商經紀業務人士17日分析表示。

比如今年3月正式實施的股票質押新規中,首次將券商自有資金參與股票質押回購業務融資規模與券商分類評價結果掛鉤。分類評價結果爲A類的證券公司,自有資金融資餘額不得超過公司淨資本的150%。而分類評價結果爲C類及以下的,則不能超過50%。

一家C類證券公司的營業部人士就告訴21實際經濟報道記者,由於淨資本規模不夠,公司放棄股票質押業務。

而在5月監管層出臺的場外期權新規中,監管層對券商進行分層管理,即分爲一、二級交易商,其中一級交易商須最近一年分類評級在A類AA級以上,而目前僅有11家券商爲AA類。

場外期權新規還和券商淨資本規模掛鉤,即開展場外個股期權業務對應的自營權益類證券及衍生品規模不得超過淨資本的20%,連續開展業務兩年持續合規的,不得超過淨資本的30%,連續三年持續合規的,不超過50%。

而在近期的債券承銷業務分類管理徵求意見稿上,監管層計劃由“證券公司分類結果、債券承銷業務能力以及債券承銷業務質量”三大類評價指標構成。

對此,深圳一家中型券商人士17日向記者表示不滿稱,監管層制定或修訂文件時,多向大券商徵求意見。“這是大券商制定的遊戲規則,小券商難分羹。”在他看來,受目前的監管政策的影響,中小券商業務規模受限,難以展開。

中小券商抗風險能力弱

除了政策給大券商加持以外,事實上,在業務結構上,正由於大型券商全鏈條業務佈局,更有優勢抵禦監管風險,這也是它們在強監管的週期下長久站穩的原因。

“中小券商與大券商相比,在資本實力、客戶資源、人才方面就存在明顯的不足;所以中小券商只能重點發展特色業務,走差異化路線。”深圳一家券商分析師17日表示。

但由於資本實力有限,中小券商難以全面綜合發展,只能尋求單點突破,這就意味着每次“押寶”都註定充滿風險。

從中小券商曆次“押寶”過程來看,監管週期的變化是最大的風險,這也是僅個別中小券商實現行業逆襲的原因。

“新三板”就是其中一個例子,當年相比大券商的態度而言,中小券商踊躍參與,熱情度非常高。彼時,諸如天風證券、東吳證券、華創證券、長江證券、廣州證券、東莞證券等亦積極投身於新三板的擴容浪潮當中。

“發力新三板的大券商不多,反而是中小券商投入較大。新三板業務對中小券商來說是一個機會,新三板本身不掙錢,大家主要看中後面的業務鏈條。中小券商機制靈活,門檻也降得比較低,以衝規模爲主。”北京一名券商投行人士17日表示。

以中泰證券爲例,公司當年全力投入在新三板,以大膽激進的風格在業內著稱,團隊超百名,業務急劇擴張,規模在主辦券商中名列前茅;同時,做市業務脫穎而出,被冠以“做市之王”的稱號。

但隨着新三板監管收緊,中泰證券因做市業務違規被監管層立案調查,中泰證券在新三板業務上也停下了擴張的腳步。

新三板熱熱鬧鬧場面並沒有延續很久,監管收緊,政策落地推遲,創新停滯,目前新三板流動性萎縮,人氣低迷,掛牌企業排隊摘牌。新三板業務逐漸成爲券商的負擔,部門戰線收縮,從業人員轉行。

中小券商另一個“押寶”則在互聯網金融。2014年國金證券率先試行互聯網金融,吸引同行目光。

“國金證券當年的例子很受市場關注,和互聯網巨頭強強聯合,用戶量提升速度非常快;再加上一人多戶政策的出臺,對於中小券商來說可以迅速打開市場。”前述深圳小型券商經紀業務人士回憶稱。

隨後不少中小券商跟風,平安證券、中山證券、華林證券、廣州證券、華創證券、東方財富證券(原西藏同信證券)紛紛試水互聯網金融。

引流初有成效,但監管環境自2015年以後發生改變,由於第三方接口暴露出的投資者身份真實性問題,監管層收緊第三方接口,“引流時代”也戛然而止。

同時,在引流後時代,據上述券商經紀業務人士稱,互聯網金融“投入大、見效慢”的特點,也讓該業務部門在券商內部備受爭議。“監管層對第三方接口開戶交易收緊,很多創新業務不能做;券商內部利益關係複雜,改革難行。”上述人士表示。在他看來,用互聯網金融實現彎道超車不是易事。

相比之下,大型券商多元化業務佈局,在遇到強監管週期下,抗風險能力較強。“監管收緊下,每家券商都會出現業績下滑,但大型券商更能捱過寒冬。如果沒有搶眼的特色業務,中小券商的業績下滑幅度要更大。”從2017年業績顯示,多家中小券商發力其他業務,比如期貨業務等。(編輯:楊穎樺)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