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盤廣州“獨角獸”發現之旅: 超9倍申報比 挖掘新興產業龍頭
|

5月17日,富士康(現稱“工業富聯”)開始初步詢價,這傢俱有跨時代意義的“獨角獸”即將擁抱A股市場。

無論是日前中興通訊掀起的“芯片”熱潮,還是A股“獨角獸”綠色通道,無一不彰顯着科技創新的重要性。以生物科技、人工智能、大數據和雲計算爲代表的戰略新興產業,已是當仁不讓的時代主題。

而在尋找“獨角獸”風潮席捲全球之前,一則由廣州市科技創新企業協會發布的《廣州“獨角獸”創新企業入選榜單》刷爆了廣州創投圈。

榜單評選出了27家廣州地區的獨角獸和未來獨角獸企業,總估值約170.97億美元。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走訪了榜單的幕後執行人之一——廣州市科技創新企業協會副秘書長、辦公室主任曾彬,試圖覆盤廣州“獨角獸”的發現之旅。

制定標準雛形

廣州市“獨角獸”企業評選榜單由廣州市科創委主導,其此前曾多次開展“廣州市創新型企業認定”工作,到了2017年,這種“評審業務”中引入了 “獨角獸”概念。

2017年3月,廣州市政府開始實施“IAB(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生物醫藥) 計劃”產業方略,對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與健康、高端裝備製造、新材料、新能源與節能環保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給予扶持。

同年4月,廣州市人民政府還印發了《廣州市科技創新第十三個五年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以此培育壯大一批創新型產業集羣和龍頭骨幹企業。

爲了響應廣州市的政策,在“獨角獸”概念的核心門檻上,廣州市“獨角獸”企業評選着重突出了企業的科創屬性,並對金融企業進行嚴格限制。

“P2P企業我們一概不收,因爲廣州最看重的就是IAB和NEM(新能源、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範圍內的企業,所以我們將科技金融企業排除在外。而在創新方面的認定有所放寬,除了技術創新、產品創新等,對於名創優品這類以商貿爲主的模式創新,我們也認同。”曾彬說道。

最終,廣州“獨角獸”和“未來獨角獸”創新企業徵集的標準認定分別爲10億美元以上和5000萬至10億美元,在廣州地區註冊,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企業,成立時間不超過10年,已獲得過私募投資且尚未上市,創新性強、增長速度快、未來發展潛力大的創新企業。

申報比超9:1

根據2017年廣州市“獨角獸”企業評選活動有關資料顯示,徵集通知發出之後,累計收到了245項申報材料,其中獨角獸申報18項,未來獨角獸申報227項,總估值約624億美元,共分佈在16個領域。

活躍的申報背後,也體現出廣州市高成長性科創企業的分佈特徵。

申報企業分佈在15個領域,其中大健康領域企業數量最多,佔比17.96%,智能硬件、電子商務次之,分別佔16.73%、13.06%。值得一提的是,文化娛樂領域有21家企業,佔比8.57%,但該領域總估值佔比卻達到了14.64%。曾彬介紹,受理的245家企業首先會經過多輪形式審查,最終還剩下154項材料。再由普華永道中天會計師事務所按照企業估值、行業前景、投資方、年產值、增長率等指標進行篩選,共篩出59項申報材料,推薦進入第二輪的獨角獸路演評選。

曾彬介紹,受理的245家企業首先會經過多輪形式審查,最終還剩下154項材料。再由普華永道中天會計師事務所按照企業估值、行業前景、投資方、年產值、增長率等指標進行篩選,共篩出59項申報材料,推薦進入第二輪的獨角獸路演評選。

正式的路演環節邀請10位資深專家進行現場評審,最終評選出7家獨角獸和20家未來獨角獸企業,申報比超9:1。

最終入選“獨角獸”和“未來獨角獸”的27家企業總估值約170.97億美元,其中估值在20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企業有3家,佔比11.11%。名創優品以71.92億美元的估值撥得頭籌。

從分佈領域上看,入選企業主要集中在大健康、大數據、電子商務、互聯網教育、交通出行、旅遊、企業服務、人工智能、軟件應用、社交、文化娛樂、雲服務及智能硬件13個領域。

其中,電子商務領域是入選企業的主要來源,共有6家企業入榜,數量佔比22.22%,總估值佔比爲55.35%。

“電子商務企業佔比較多的原因在於獨角獸企業有門檻要求,就是成立期不滿十年,對於生物醫藥、新興製造、新材料等企業來說,十年週期太過短暫,這類企業研發週期長,蟄伏期呈現水平式增長,但是一旦達到臨界點,就會出現爆發式上升,而電子商務行業的成長週期是相對平緩的上升。”曾彬解釋稱。

獨角獸落地追蹤

2017年12月15日,廣州市科技創新企業協會公佈了《廣州“獨角獸”創新企業入選榜單》。

巧合的是,此後不久,證監會便向投行釋放了對“獨角獸”企業IPO實行“即報即審”的綠色通道,一時之間,廣州“獨角獸”創新企業也受到了媒體熱捧。

據曾彬介紹,在榜單剛出爐時,各個區政府便拿走了名單,送政策到企業,對榜單中的企業一家家重點扶持,投資人也一撥撥奔向企業,“現在這些企業的估值,估計早提升了好幾個層次。因爲我們公佈的名單是經過多重程序篩選的,投資人也認可,這對企業融資渠道擴充有很大幫助”。

同時,市科創委下屬的生產力促進中心也有專門部門對27家企業提供爲期三年的“落地服務”,通過走訪企業調查企業的融資需求,爲企業對接相關的融資方。但是由於不同企業的需求並不一致,最後對接的結果也並不一致。

“像小鵬汽車,我們也曾引薦一些機構,但小鵬汽車在人工智能+汽車的概念下火了之後,投資方源源不斷,而且曾經參與AB輪融資的企業有優先認購權,後邊的投資者根本進不去。另一方面,小鵬汽車也會根據戰略需要,選擇契合上下游產業的投資方,而不是單純尋求財務投資。”曾彬表示。

有了去年的成功經驗,2018年廣州“獨角獸”評選意見也開始起草。曾彬提議,今年或在過去的基礎制度上予以完善,比如適當放寬時間限制。

他認爲,要賦予獨角獸這一“舶來品”廣州屬性,最初美國對於“十年”的成立限制是基於灣區經濟總結出的獨角獸企業最晚爆發時限,但這對廣州重點扶持的新材料、新型製造等產業並不適用,這些企業發展週期較長,並不能因爲“時間限制”而忽略了其投資價值。(編輯:巫燕玲)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