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金鴻債”大跌後停牌 禍起關聯法人違約風波?
|

連續多日收跌的“15金鴻債”在5月17日宣告停牌。

5月16日晚,金鴻控股(000669.SZ)公告稱,因出現可能對債券價格造成重大影響的媒體報道,目前該事項正在覈實中。爲維護投資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債券異常波動,向深交所申請“15金鴻債”停牌。

據瞭解,“15金鴻債”停牌可能與金鴻控股的關聯公司近期一筆債券出現違約有關。

近日,有報道稱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股份公司(下稱“國儲能源”)未能按時贖回於5月11日到期的一筆3.5億美元,票息5.25%的離岸美元債券。而國儲能源與金鴻控股存在關聯關係。

“可能是受關聯公司違約傳聞的影響,‘15金鴻債’這兩天連續下跌,有機構在二級市場大筆拋售。”北京某私募機構債券研究人士17日表示。

關聯公司“惹禍”

工商信息顯示,國儲能源法定代表人是陳義和,股東有北京中油三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中遠航燃氣有限公司。

而上市公司金鴻控股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陳義和,同時陳義和是金鴻控股董事長。金鴻控股的第一大股東及控股股東是新能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新能國際”),新能國際的大股東也是陳義和。

也正是由於二者之間的關聯,引發市場對金鴻控股債券以及股票的“恐慌”。

5月17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15金鴻債”停牌事項致電金鴻控股一位聯繫人趙峯,該人士表示,“不負責公司債券事項,對此不知情,關於公司債事宜公司有一位專門的領導負責。”

當日晚間,金鴻控股公告迴應稱,公司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陳義和爲國儲能源董事長,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相關規定,國儲能源爲公司關聯法人。公司與國儲能源不存在任何股權關係,陳義和亦不持有國儲能源股份。

根據此前消息,國儲能源方面有關高管指出此次違約是因爲基層員工誤讀了債券託管人有關要求贖回債券和支付票息的通知,導致了公司方面在5月14日匯出了債券的利息,而沒有匯出本金。國儲能源方面同時也表示,計劃不遲於5月25日支付本金。

5月17日,記者致電國儲能源,該公司一位員工表示不清楚北京這邊誰在負責這項業務,需要聯繫香港方面。

“技術性違約也不一定代表什麼問題都沒有,之前市場上就有出現技術性違約的發行人最終又發生實質性違約的先例。而且國儲能源這次也不能算是技術性違約,畢竟還沒有還錢。”前述機構人士認爲。

事實上,5月16日,“15金鴻債”的一波強勢下跌就讓不少機構人心惶惶,紛紛向同業詢問這隻債券是否“出了問題”。

“由於近期信用債風險激增,一點風吹草動大家都會比較緊張,二級市場上價格突然暴跌的債券也很多,所以這種情況經常會引發討論。”一位私募機構債券交易人士表示。

股債齊跌

受風險事件影響,二級市場也出現明顯反應。5月16日,“15金鴻債”收跌11.04%,報79元。同時金鴻控股股價也未能倖免,5月17日,金鴻控股收跌7.14%,報10.15元,這也是3個多月以來的單日最大跌幅。

值得注意的是,“15金鴻債”從5月14日就開始大幅走弱,當日收跌2.68%,5月15日又繼續收跌2.31%。從時間點來看,“15金鴻債”出現大跌時間也與國儲能源的風險事件有所對應。

不過金鴻控股方面指出,“因投資者誤解國儲能源與公司存在股權關係,從而對公司債券交易及股票交易產生了較大的影響。該事項對公司債券及股票交易產生的影響屬於市場對相關報道的誤讀。”

資料顯示,“15金鴻債”於2015年8月發行,發行規模8億元,票面利率5%,發行期限爲5年,附第三年末發行人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也就是說,今年8月27日,“15金鴻債”將迎來回售。

此外,金鴻控股還有一期中期票據“16中油金鴻MTN001”存續,該期債券發行規模8億元,票面利率5%,發行期限3年,將於明年1月到期。

目前,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在2017年的跟蹤評級報告中,仍維持金鴻控股主體信用等級爲AA級,評級展望爲穩定,維持“15金鴻債”及“16中油金鴻MTN001”信用等級爲AA級。

不過,聯合評級也在報告中指出,需關注金鴻控股債務負擔較重,短期償債壓力較大;期間費用對利潤侵蝕明顯;在建和擬建長輸管線及城市管網較多,面臨較大資金支出壓力;跟蹤期內受宏觀經濟下行影響,售氣量減少,收入規模小幅下降等情況。

來自機構的反饋則更加直接。

5月17日,一位接近聯合評級的人士告訴記者,“今天確實有很多機構過來求證金鴻債的事情,大家都比較關注。” (編輯:鄭世鳳)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