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約後遺症: 307只債券取消發行 在發產品最高利率達7.6%
|

不斷爆出的違約事件,讓債市草木皆兵。

根據同花順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307只債券推遲或者發行失敗,涉及規模高達1867.8億元。特別是進入4月之後,發行更是進入“冰河時代”。債券發行困難重重,而債券發行的利率則在不斷走高,目前在發行的債券中,票面利率最高已經達到7.6%。

取消發行已成常態

5月11日,開封新區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稱,鑑於近期市場波動較大,公司決定取消本期中期票據的發行,將另擇時機重新發行,並將按照《銀行間債券市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發行註冊規則》及《銀行間債券市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信息披露規則》的規定,做好公司中期票據的後續發行,兌付及信息披露工作。本次取消發行債券名稱爲18開封建投MTN001。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本次取消發行的規模達6個億。

債務危機不斷髮酵,5月17日, 一天便有4只債券公告取消發行,涉及金額27億元。

“本來準備今年6月份發一隻短融,不過和承銷商溝通之後還是準備放棄了。目前市場環境較爲悲觀,拿券的積極性很低,如果強行發行,可能會面臨認購不足的窘況,既然這樣不如再等等看,等到市場回暖,信心恢復的時候再發。”深圳一家制藥企業的財務總監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而一家承銷商也坦言,目前市場的氣氛低迷,信用債並不好發,特別是一些傳統行業的債券,如煤炭、鋼鐵等,雖然沒有到無人問津的地步,但是也是詢價者寥寥。“不可能逆勢而爲,我們也是‘壓力山大’,現在一些傳統企業的業務,已經不敢接了。”

招商證券認爲,目前取消或者推遲發行的債券有四個特徵。特徵一:取消發行,由短融切換爲中票;特徵二:低等級發行人融資渠道被動收窄。一方面,配置的結構化傾向使然;另一方面,低等級發行人間接融資優勢不大,對債務融資依賴性強,這也促使該類發行人不得不面臨再融資壓力的擡升;特徵三:民企債被“歧視”狀況有增無減;特徵四:城投債取消發行存在“加速”跡象。

償債高峯接踵而至

企業推遲或取消發債的直接原因是發行成本大幅攀升。5月17日,唐山金融控股集團的一筆企業債的票面利率已經達到7.6%。光大國君——中遠海運租賃2018年第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優先A3級資產支持證券的票面利率也達到6.7%,除了上述兩隻債券之外,上海二三四五網絡控股集團公司債等4只債券的發行利率也都超過6%。

“特別是民企,發債的票面利率都在6%之上,再加上各種費用,可能都去到7%,但即使這樣,也不好發。”一家城商行的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平安證券分析師陳驍表示:在當前融資環境趨緊的背景下,一級市場取消和推遲發行正逐步成爲二級市場信用利差走闊的方向標。

信用債密集取消發行對於企業也形成了較大的流動性壓力。“某提供節能解決方案的企業,債券發行失敗後,資金鍊出現了斷裂,引發了流動性危機。雖然通過各種方式,企業最終對債券的本息進行了兌付,但是上述的違約行爲已經上了機構的黑名單,短時間內通過低成本融資的道路基本被堵死了,這對企業未來的經營其實形成了負面影響。”華南一家券商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此外,評級機構反應滯後也被市場所詬病,上述券商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經常是債務即將違約或者已經出現明顯跡象時,評級機構纔會將評級進行下調,其實這時候參考意義已經不大,“沒有起到真正的預防預警的作用”。

平安證券陳驍也表示:事實上,評級機構對債項和主體進行評級時,常常會出現對重要風險因素關注不足、合規管理不嚴謹等情形,而且由於企業債務鏈條錯綜複雜,可能存在隱性債務,導致整體風險被低估的現象並不少見。而在資管新規落地,非標等融資渠道萎縮的背景下,企業再融資困難,這些隱性債務將浮出水面,帶來的風險值得投資者警惕。

值得關注的是,在頻頻違約之後,償債高峯又接踵而至,wind統計顯示,77萬億的債券餘額中,有18137只將在1年內集中到期,佔比24.82%,其中6至9月的償債壓力較大,每個月都有1800只以上的債券到期,6月更是達到了2673只

(編輯:曾芳,如有意見或建議,請聯繫zengfang@21jingji.com)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 金融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