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蘋果期貨 “懂期貨的不懂蘋果,懂蘋果的不懂期貨”?
|

“一個期貨品種單日成交量竟然超過滬深兩市股票各自成交量,我做了十多年期貨投資,還是第一回見到。”一位期貨投資者王平(化名)感慨說。

5月15日,蘋果1810期貨的成交額高達2528億元,瞬間秒殺當天滬深兩市各自成交額1629.9億和2151.2億元。

蘋果期貨成交量如此“瘋狂”背後,是過去一個月這個新生的期貨品種正上演着轟轟烈烈的逼空式上漲行情。4月初以來,蘋果主力合約1810期貨價格從6500元/噸一路上漲至最高9235元/噸,短短一個半月期間,累計漲幅高達38.75%。

王平給自己算了一筆賬,如果自己能將多頭頭寸持有至今,按照5倍槓桿計算,過去一個月的實際投資回報高達190%。

“但我在4月中旬就退出了,因爲我覺得這更像是資本的博傻。”他坦言。過去一個多月的蘋果期貨投資經歷,讓他發現一個有趣現象:懂期貨的不懂蘋果,懂蘋果的不懂期貨。於是蘋果期貨成爲遊資之間實現財富轉移的博弈工具。

隨着蘋果期貨炒作浪潮迭起,監管部門也開始採取措施。

5月11日,鄭州商品交易所發佈通知,自2018年5月16日結算時起,將蘋果期貨1807合約交易保證金標準上調至10%。

但是,這沒能阻止蘋果期貨價格不斷刷出新高。然而,到了5月16日當天午後,隨着一股神祕資本的突然砸盤,原先處於漲停板的蘋果期貨主力合約1810價格突然大跌逾8%,隨之而來的單日成交量再度刷新歷史新高,達到401萬手。

“姑且不論蘋果期貨未來還有多大漲幅,但就16日當天跌幅而言,一批追漲的韭菜註定被割了。”王衛直言。

減產下的投機炒作潮

王衛首次接觸蘋果期貨,是今年4月初。當時期貨圈不少朋友推薦他抄底蘋果期貨,原因是當時蘋果期貨一度跌至5800元/噸,相當於約3元人民幣一斤,低於現貨價格。

“當時自己也覺得其他期貨投資品種缺乏穩健投資收益,就買了30萬蘋果期貨多頭頭寸。”他回憶說。4月初的蘋果期貨,依然是風平浪靜——單日成交量不到20萬手,持倉量也不足3萬手。

令他沒想到的是,一週內蘋果期貨單日成交量與持倉量與日俱增,且每天增幅都在15%以上。

“聽說一批福建江浙遊資入場買漲蘋果期貨,有些民間期貨大佬出手闊綽,一口氣就買入2000萬-3000萬元的蘋果期貨多頭頭寸。”王衛告訴記者。後來他得知,在4月初一股寒流襲擊華北地區後,這些遊資專門前往蘋果產地實地調研,確認山西、陝西、甘肅、河南、河北等地蘋果均出現減產逾50%跡象後,迅速殺入蘋果期貨市場買漲獲利。

中國果品流通協會數據顯示,在蘋果主產區,山東和遼寧受凍害影響較輕,甘肅、陝西、山西受災嚴重,尤其是甘肅平陵靜寧和慶陽寧縣,兩個地區的花全部受損。陝西北部洛川全縣富士平均中心花受凍率95%,邊花受凍率65%,咸陽市旬邑縣產區蘋果花受凍害達七八成。

一家期貨私募基金負責人介紹,甚至個別民間期貨投資者在蘋果產地做了攝影,四處拍攝大量早期開花果樹被凍壞的景象(通常開花越早的果樹結出的蘋果越大,符合期貨交易所可交割蘋果的要求)。然後把它包裝成“幾十年一遇的自然災害”,到當地做募資路演,迅速募集3億-4億元資金,直接跑到期貨公司開戶下單買漲蘋果期貨。

在他看來,這些遊資的炒作方式,與此前炒作買漲大蒜與中藥“如出一轍”。一面在山東、山西、甘肅等地區採購大量蘋果現貨“鎖倉”,一面在期貨市場大舉買漲蘋果期貨,根本不給空頭以反攻的機會。於是,在過去26個交易日裏,蘋果期貨價格僅有5個交易日收盤下跌,且收盤下跌的主要原因竟然是投資炒作機構“不停輪換”。

據他所知,4月下旬一批江浙民間資本在7800-8000元/噸區間獲利退出,沒想到福建陝西等地民間資本迅速接盤,直接將蘋果期貨主力合約報價一舉推上9000元整數關口。

一位參與過蘋果期貨買漲投資的江浙私募基金期貨交易員透露,自己之所以選擇4月中旬獲利退出,是因爲他發現這個市場呈現“懂期貨的不懂蘋果,懂蘋果的不懂期貨”的奇特現象。首先,不少遊資以爲控制了部分蘋果現貨產量,就能借助天災減產機會炒作買漲蘋果獲利。事實上,一來蘋果可替代性很強,消費者覺得蘋果價格貴,可以轉而購買香蕉等其他水果替代,導致高價現貨蘋果無人接盤;二來蘋果放久了會爛,幾乎沒有人會將蘋果存儲到8-9月份用於交割,所以“鎖倉”行爲基本徒勞無功。

然而,他頗感意外的是,這反而激發更多遊資參與買漲蘋果期貨,原因是他們認爲,既然當前市面流通的蘋果難以等到8-9月份用於交割,只要蘋果減產風波導致9月期貨合約到期時,空頭拿不出足夠蘋果現貨交割,他們完全可以通過逼空策略獲得高額回報。

“這也是蘋果期貨市場多頭不斷輪換,價格不斷被擡高的原因之一。”前面這位江浙私募基金期貨交易員直言,至今自己還不斷被同行“調侃”心太軟,若始終持有多頭頭寸,投資回報還能增加40個百分點。

多空“博傻”

與蘋果期貨價格一路飆漲如影隨形的,是單日成交量與持倉量出現近10倍的增長。

過去一個半月,蘋果期貨單日成交量從4月初的20萬手,一路飛漲至5月的287.5萬手;持倉量也從4月初的3萬餘手,躥升至30萬手。

“這意味着,越來越多資本不相信蘋果期貨價格能持續上漲,開始入場與多頭遊資玩起對手盤。”一家期貨公司人士直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16日收盤時,徽商期貨、永安期貨與中信期貨分別以10925手、10458手、10199手淨賣單量位列蘋果期貨空頭機構的前三位。其中,在5月16日午後蘋果期貨價格從漲停板大幅下滑8%期間,中信期貨與長江期貨的淨賣單量分別驟增1113手與1166手。

在這位期貨公司人士看來,空頭的“反撲”,一方面是近日鄭州期貨交易所連續調高交易保證金與手續費,以及發佈風險提示函遏制蘋果期貨投機買漲浪潮涌,讓空頭感到狙擊多頭機會來臨,另一方面當前蘋果現貨價格遠低於期貨價格,也讓他們認爲現貨價格不支持期貨價格持續上漲,是逢高沽空蘋果期貨的好時機。

“事實上,在空頭陣營裏,也存在懂期貨的不懂蘋果,懂蘋果的不懂期貨等奇特現象。”這位期貨公司人士直言。比如蘋果期貨主力1810合約交割月份爲今年10月,對應的交割品主要是秋天上市的新蘋果,當前這些蘋果遠未成熟,因此不能用當前市場蘋果價格作爲期貨價格是否被高估的評估標準。

“以往,每年蘋果期貨交割品級對應的價格基本在3.6-3.7元/斤,折算成期貨交割價格約在8000元/噸左右,但考慮到今年多地出現減產,不排除蘋果期貨交割價格到時會出現約1000元的漲幅。”他進一步分析說,若如此,當前蘋果期貨主力合約9000元定價就存在一定合理性,空頭貿然按照期貨投資思維,借政策風向貿然沽空蘋果期貨所面臨的風險,絕不低於逼空者。

“此前蘋果期貨市場空頭已經吃過不熟悉交割規則的虧,不少投資者對蘋果期貨交割標準理解有偏差,以爲價格相對較低的山西紙加膜蘋果也可用於交割,於是大量沽空蘋果期貨套利,導致盤面價格一度跌至5800元。這才吸引大量遊資藉助寒流天災與蘋果減產大舉買漲蘋果期貨,割這些空頭的韭菜。”上述期貨私募基金負責人認爲。沒想到一個半月後,歷史又再度悄然重演。

(編輯:李伊琳,郵箱:liyil@21jingji.com)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 金融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