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資產處置再升級平安樣本 平台化、 投行化模式拆解
|

去年以來,不良市場出現井噴。不良資產存量仍然居高不下。

2017年底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1.7萬億,關注類貸款3.4萬億,關注類遷移到不良的轉化率在40%左右。同時四大AMC的二級市場不良出售供給源源不斷,據業內測算,當前各方面不良的供給三到五年內將較爲充足。

從銀行角度看,整體不良增速將放緩,從2017年年報數據看,大行和股份行中,除浦發銀行不良率略爲上升,其他銀行不良率均實現下行。但不容忽視的是,尤其中小銀行,資產質量問題暴露還不充分,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仍面臨巨大挑戰,同時也迎來了廣闊的市場機遇。

2017年以來,一些股份制商業銀行開始探索將不良資產“清收”變身爲特殊資產“經營”,成立專門的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從不良資產中獲取利潤。一年多來,以平安銀行爲例,2017年全行收回不良資產總額 95.28 億元、同比增長 81.62%。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平安銀行獲悉,平安特管事業部集中經營不良的模式在不斷升級,從最初的分散化處置,到目前搭建並不斷升級不良資產經營平台,通過資源整合,建立與投資機構、交易平台和龍頭企業的“總對總”合作關係,提高不良資產經營效率。

平台化“圍獵”平安樣本

平安銀行特管部已經實現經營策略的改變,目前已對接集團內部平安金服、平安普惠等15家平台,並對外搭建AMC、保險資管、股權併購、行業類、資產交易類、債權交易類六大類共計104家平台,高效集約推進不良非標資產發現、定價、轉讓。同時開放的平台也提升了平安銀行特管部的經營輻射範圍,在處置內部不良資產的同時,幫助其他金融機構尤其中小金融機構高效、低成本處置不良。

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綜合管理部總經理龍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平台的價值就是專業和資源整合,比如財產發現平台,體現了不良資產清收中發現財產線索的專業能力。通過團隊的專業能力,發現不良資產中隱藏的新的財產線索,挖掘資產價值。

龍健表示,在發現財產線索的過程中,平台整合了包括徵信、稅收、知識產權、海關、法院文書等50多個平台的信息,形成精準的客戶畫像,平台用戶可以更精準高效的了解平台上的不良資產。

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法律事務部總經理周海良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此輪不良資產處置中,仍然存在一些企業破產逃債、個別地方保護主義、部分違約企業“脫殼”等現象。若依照傳統不良清收路徑,債權銀行難以有效應對。而依託平台開展的“圍獵行動”,以財產追查爲主線,以提高收益爲目標,以法律手段爲工具,形成了全方位技術指導,有效解決了各業務團隊普遍存在的財產線索追查難、訴訟執行程序推進慢、重大疑難問題爭議大三大痛點,實實在在擴大了清收成效。

他指出,平安銀行所構建的是多工具運用、多維度解碼、多專業融合的圍獵平台,在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中不拘一格、靈活運用、精準施策。如某團隊通過企業信貸檔案中的某酒店便籤紙,追查到該酒店的實際所有人爲該企業所有人之子,且財產的轉移是通過虛假官司構建的虛假債權債務和合同違約關係。因爲該隱匿財產信息的發現,在法律威懾下,企業主動配合還貸。

目前團隊通過對信貸資料和案情的專業分析,利用平台的大數據查詢,2018年一季度累計發現財產信息千餘條,金額超過數十億元。

不良處置效能提升

平安銀行特管事業部部相關業務負責人介紹,特殊資產業務經營也經歷了從分散到集約,再到目前形成相對完善的資產經營平台的過程。“部門剛成立的時候,每拿到一筆有價值的不良資產,都要從細分行業研究開始,調研不良資產、尋找合適客戶羣、拜訪意向客戶、逐個談判推動。”她稱。

“比如一筆石油提煉的不良資產,屬於化工板塊下的石油煉化,在了解這一細分行業後再去尋找和聯繫上下游,包括這個行業的上市公司、地方政府、相關的產業基金、大型集團等等。隨着單筆業務的不斷攻克,我們的資源得到不斷的積累和整合,過程中也發現項目本身就存在上下游。比如化工行業,從最上游到最下游可能有十幾個細分板塊,而每一個版塊都有我們的企業資源。隨着對資源的不斷整合和梳理,平台的虹吸效應自然而然產生了。”她表示。

據相關業務負責人介紹,目前平安這個平台已經按照標準化的流程運行,在資產端按照行業已包括房地產、物流、化工、能礦、白酒等六大版塊,再向相應的適合這一資產的平台客戶精準推薦。

截至去年年底,平安銀行搭建的不良資產經營平台已有會員單位151個。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今年以來,平安特管事業部對於會員有所篩選,也在逐步退出成交率低、不符合條件的會員。

中間收入投行化助增模式

從交易流程看,找到了合適的項目,除非具備充足的自有資金,後續融資也是極爲重要的環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平安銀行正在搭建不良資產融資平台,幫平台客戶匹配合適的投資人。

一方面,銀行可以直接作爲資金方爲客戶提供融資。

如某地產類不良資產債權轉讓項目,平安銀行直接爲收購方提供了數億元項目貸款。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平台提供撮合融資的幫助。

相關業務負責人表示,從銀行層面會優先選擇優質的大客戶提供融資服務,但也存在大量民間投資者和確實有價值的項目,這種情況下可以通過融資平台,幫助引入其他投資人。銀行有意願參與的,可以用基金的模式落地。

而基金的成立,由有收購意向的客戶和銀行共同成立,將不良資產的債權轉換成股權共同去經營該項目。在這一合作模式下,銀行幫助客戶融資、談判、協調關係等,爲其提供了多種增值服務,銀行的盈利點也並非簡單賣掉資產的收入,而增加了更多中間收入。

21世紀經濟報道調查發現,在某醫藥公司不良資產項目中,因涉及到醫藥和地產等多個板塊,債權關係錯綜複雜。對此,平安特管事業部做法是,將其分爲多個醫藥類資產包和多塊土地資產,通過聯動文旅事業部和醫藥行業平台、地產行業客戶,對接相應上市公司,目前已經順利處置部分資產,其他資產也在陸續落地中。且後續處置方案多采用投行化思維,通過與客戶共同成立基金的模式,一起投資該項目,後續項目落成,平安銀行將獲得額外的浮動收益。

在平台化的運營模式下,銀行可以發揮多維度優勢,客戶可以獲得一站式服務。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在未來,目前的多類平台將繼續互相融通與整合,進而優化不良資產生態。

在該生態圈中,將構築以銀行爲核心,多端擴展。

比如,一端鏈接境內外個人、機構投資者,包括平安集團內部公司、外部各行業龍頭企業、AMC、境外投資機構等等、。

一端鏈接銀行內、集團內,乃至未來來自集團外的各類不良資產。

又一端鏈接法院、監管單位等管理支持方。

最後一端鏈接科技公司、律所、稅務、催收公司等方面的服務商庫。從獲得不良資產,到梳理管理特殊資產,通過專業能力進行增值,最後售出給合作方,實現一站式服務。

(編輯:李伊琳,郵箱:liyil@21jingji.com)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 金融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