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農信聯社“窩案”未了 農信社內控缺失改制迫在眉睫
|

近日,一則雲南省公安廳發佈的A級通緝令引起了關注,通緝對象爲西南林業大學現任校長蔣兆崗。

官方簡歷顯示,2016年3月,蔣兆崗被任命爲西南林業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此前,他於2011年2月起擔任雲南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黨委書記。分析人士認爲,蔣兆崗被通緝或與之前的雲南農信社“窩案”有關。

2017年6月,雲南省農信社原黨委書記、理事長萬仁禮涉嫌嚴重違紀被組織審查;2018年4月,紅河州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萬仁禮提起公訴。2018年4月13日,雲南省農信社黨委委員、副主任施增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早在2015年7月,雲南省農信社黨委副書記、主任羅敏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一位雲南的銀行業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蔣兆崗不是銀行家,而是政府任命的行政官員。有農信社的同仁評價稱,蔣兆崗在農信社這些年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員工待遇,但在機構管理方面存在問題,甚至漠視監管。

前述銀行業人士表示,蔣兆崗是政府任命的雲南省農信聯社黨委書記,一直沒有當過理事長,並不屬於監管管轄的金融機構高管。其個人的違法違紀問題還有待紀委查明,不過農信社這種“政企不分”的體制,公司不健全,容易滋生腐敗,也阻礙了農村金融機構長期的規範健康發展。

“窩案”爆發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信息顯示,蔣兆崗與雲南省農信社前述“落馬”的三名高管均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且與原雲南省委常委、政府秘書長曹建方關係密切。

公開簡歷顯示,蔣兆崗歷任雲南財貿學院團委書記,教學服務中心經理、總務處處長、後勤產業集團總經理,雲南財貿學院副院長,雲南財經大學副校長等職。而曹建方曾三次在雲南財貿學院(後更名雲南財經大學)學習。

2008年10月,蔣兆崗從雲南財經大學副校長一職調任省政府副秘書長。曹建方於2008年1月從雲南省委常委、楚雄州委書記任上改任雲南省委常委、副省長。此時,他們在工作上有了交集,曹建方是分管金融的副省長,爲蔣兆崗的頂頭上司。

2011年2月,蔣兆崗被任命爲雲南省農信社黨委書記,期間曹建方仍分管金融。同年,雲南省財政廳企業處處長羅敏,也調任雲南省農信社副主任。而羅敏正是曹建方在財政廳的老部下。

萬仁禮和施增榮均是雲南省農信社的老人。萬仁禮於2004年11月至2011年4月,任雲南省農信社黨委委員、副主任。2011年4月升爲主任,彼時的搭檔正是蔣兆崗。2013年8月,萬仁禮升爲雲南省聯社理事長,羅敏被提拔爲主任。

2015年7月,羅敏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2015年12月末,曹建方被免去雲南省委秘書長職務。2016年1月29日,中紀委監察部正式發佈消息稱,曹建方因嚴重違紀,開除黨籍,從省委常委、秘書長被降爲副處級非領導職務。

在羅敏被調查後,雲南省委巡視組曾於2015年5月22日至8月26日對雲南省農信社進行了專項巡視。兩年後的2017年6月,時任雲南省農信社黨委書記、理事長的萬仁禮又被調查。2017年8月21日至9月21日,雲南省委第十一巡視組對雲南省農信社又進行了機動巡視。

根據巡視組反饋的問題,雲南省信用社存在班子成員之間民主監督缺失,“好人主義”盛行。省聯社黨委、紀委成立後12年未換屆,法人機構黨組織覆蓋不全等系列問題。

曾爲房企貸款“打招呼”

曹建方被降職,其秘書吳敏章也因受賄罪被判入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判決書顯示,在認定吳敏章受賄的事實中,其中兩起涉及到雲南省農村信用社的蔣兆崗和萬仁禮。

法院審理認定,2006-2014年期間,吳敏章多次收受仁澤地產公司董事長陳勇所送現金33萬元,以及房子裝修費40萬元。2012年間,吳敏章利用在雲南省政府辦公廳秘書九處負責聯繫金融工作的便利,爲仁澤地產公司向盤龍區農村信用合作社貸款3.9億元人民幣提供了幫助。

蔣兆崗作證稱,曹建方分管金融工作,也分管農信社,吳敏章通過其幫助陳勇的公司從農信社貸款。“2012年下半年,吳敏章約我吃飯,過程中吳敏章說陳勇是他好朋友,開發‘西南海’項目,目前向農信社申請貸款授信,希望我從中協調。我叫盤龍區農信社理事長、主任過來,讓他們關照陳勇。”

在這起案件中,蔣兆崗是否收受賄賂尚未查清。但仁澤地產公司的貸款已顯現風險。

通過“天眼查”信息顯示,仁澤地產公司因涉及多起金融借款糾紛和民間借貸糾紛被起訴,因未履行法院判決已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其中一起訴訟是昆明市農信社作爲債權人的,借款人爲萬哆唄建材公司,仁澤地產公司利用土地使用權提供抵押擔保,金額爲7000萬元。

2012年間,吳敏章還爲雲福投資公司向雲南省農村信用社貸款提供幫助,協調萬仁禮,非法收受雲南仁賢房地產公司董事長徐某所送現金15萬元。2012年雲福投資公司就宜良“鑫仁園”項目向雲南省農村信用社申請了2.1億貸款。

2015年,巡視組發現雲南省信用社的問題之一就是“審批決策不嚴謹,憑領導意志放貸,部分信貸資產風險有待化解”。

2017年6月,時任雲南農信社理事長的萬仁禮被調查。此前,有云南農信社一高管對萬仁禮的舉報信在網絡流傳。舉報內容包括萬仁禮“任人唯親,對上隱瞞業務經營風險,對下插手工程項目,侵害基層利益”等。

舉報信中提到,“3月以來,農信社8個聯社爆發金融案件,其中箇舊案件金額高達8.5億元,涉及10多家省外機構。在風險總量如此高的情況下,萬仁禮竟然不準對上報告,企圖隱瞞和向下推脫責任。”

內控缺失風險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雲南農信社管理的箇舊農信社確實曾發生風險事件。上市公司寶碩股份曾於2016年9月20日公告稱,其子公司華創證券一同被濰坊農商行起訴。

具體情況爲,2015年,華創證券接受晉商銀行委託,作爲管理人成立了“華創招商37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2015年7月,華創證券根據晉商銀行的指令,將該資產管理計劃部分募集資金,投資於箇舊農信社的同業存款。該部分資金爲濰坊農商行購買晉商銀行“喜盈債市通”69號人民幣理財產品資金,並經託管行招商銀行青島分行將該資金存入箇舊農信社。上述同業存款到期後,箇舊農信社以涉嫌刑事案件爲由拒絕兌付。

也有知情人士稱,上述風險事件和蔣兆崗、萬仁禮等人沒有直接關係,不過也反映了雲南農信社的風控問題。“如果有違法違規行爲,監管部門要處罰,農信社都會借用省政府來當擋箭牌。”

此外,2017年巡視組還發現,雲南省農信社存在選人用人導向不正,頻繁調整幹部、違規提拔幹部、拉幫結派、近親繁殖、“帶病提拔”、“帶病上崗”等問題,人才引進工作“串味變味”等問題突出。業務方面,信貸投向偏離主業,服務“三農”弱化,合規文化缺失,追責問責不到位,信貸管控不力,規章制度執行不嚴。基建項目、招投標等領域廉政風險較大。

也有知情人士表示:“雲南省農信社改制進度較爲緩慢,也和蔣兆崗等人可能的反對有關。因爲縣級聯社改制後,省聯社的權力會被分散。在當地監管部門多次推動下,纔在2016年邁出第一步。”

2018年3月15日,雲南省聯社黨委整改報告中表示,積極穩妥推進縣級聯社改制組建農商行工作,繼2016年改制組建20家縣級農商行之後,2017年分兩批啓動25家縣級聯社改制組建農商行工作,首批15家機構已有8家掛牌開業。積極支持配合昆明市委、市政府啓動了昆明城區“一行六社”組建統一法人的昆明農商行工作。

在前述整改報告中,雲南省農信社黨委也表示,班子深刻吸取萬仁禮、羅敏案件教訓。目前,省農信社正在優化內部架構,進一步釐清黨委、“三會一層”的權責邊界,優化各專門委員會、專業委員會的設置,明確職能職責,完善羣衆監督、專家諮詢、風險評估和集體決策相結合的決策機制,真正把民主決策、集體決策、科學決策和依法決策落實到位。

(編輯:馬春園,郵箱:macy@21jingji.com)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 金融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