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國債暴跌 通脹飆升 土耳其加速“去美元化”
|

繼阿根廷比索失控般貶值之後,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15日刷新歷史新低,日內一度重挫2.5%,領跌新興市場貨幣。今年以來里拉跌幅超過17%,僅5月至今已跌9.9%,是今年以來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

除貨幣暴貶之外,土耳其10年期國債價格15日也跌至歷史新低,收益率當日暴漲91個基點,爲2014年以來最大漲幅,觸及創紀錄的14.81%。5年期CDS跳漲22個基點,高至259,創一年多以來最高水平。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希望降低利率,優先發展經濟。他最近重申對低利率政策的支持,並計劃在下月大選獲勝後更大程度地插手貨幣政策。然而,土耳其通脹率高企,這使得央行難以輕易降息。埃爾多安的表態令市場擔心該國央行的獨立性及可信度受損,繼而拖累本幣匯率。民調顯示,埃爾多安支持率在40%左右。

此外,美元兌一籃子主要貨幣15日升至12月來最高,這也施壓土耳其里拉匯率。在國內政治形勢緊繃、發達國家收緊貨幣政策之際,外國投資者對土耳其及其銀行業風險進行重新評估的潛在誘因繼續增加。

“我非常擔心土耳其里拉。”Rabobank新興市場外匯策略師Piotr Matys在電子郵件中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高額的財政赤字和政府外債使土耳其很可能成爲新興市場中下一塊倒下的多米諾骨牌。”

經濟滑坡令投資者卻步

埃爾多安近期赴英國進行國事訪問,銀行家、投資者們原以爲他會爲吸引投資給出一攬子計劃,卻未料到他對貨幣政策的強硬表態。埃爾多安明確表示,如果下月贏得大選,他將不僅堅決反對加息,同時還打算控制貨幣政策。

埃爾多安選擇了優先考慮經濟增長而不是控制通貨膨脹的貨幣政策——保持低利率以推動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土耳其經濟增長率由此在2017年達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7.4%,並領先於20國集團其他國家,但代價是通貨膨脹率上升到10.9%。

穆迪在報告中評論稱:“在發達國家收緊貨幣政策之際,土耳其國內政治形勢緊繃,使得外國投資者對土耳其及其銀行業風險進行重新評估的潛在誘因繼續增加。”據瞭解,穆迪在今年3月下調了土耳其銀行業的信用評級,並對其持悲觀態度。

穆迪關於土耳其“經濟過熱”的警告,使投資者“望而卻步”。英國《金融時報》援引一位市場人士的觀點稱:“如果總統都不相信基本利率理論,你怎麼能在這個國家投資呢?”

“投資者擔心政府幹預貨幣政策和中央銀行獨立性的市場情緒驅動了里拉的大部分拋售。”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室助理研究員劉冬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道,“投資者們一直希望銀行加息,但現在似乎不大可能。在宏觀趨勢上,我們看到土耳其利率下降、美元走強、商品價格上漲,這些都爲信貸帶來了負面影響。”

電價、高速公路收費大漲

“感覺目前通貨膨脹對一些日用品的價格影響不大,不過從今年新年開始,電價和高速公路收費都在上漲,感覺生活成本有所提高,一些旅遊包車服務方面的成本也在上漲。”已在土耳其從事旅遊服務行業5年的張卿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

根據土耳其政府去年12月30日發佈的通知,電價一年內平均上漲了8.5%,工業和商業企業的電價上漲了8.4%,居民用電價格上漲了8.8%。而根據土耳其交通、通信和海洋事務部同一天發佈的一項聲明,博斯普魯斯海峽第一和第二座橋以及高速公路的收費在2018年上漲了10%-25%。

一位中國企業派駐土耳其的代表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里拉貶值,通脹提高暫時未對企業在土耳其的經營造成很大影響。“今年以來,由於過橋費和高速公路收費上漲以及機動車稅的上漲增加了我們的產品運輸成本,但是由於公司在土耳其不涉及生產,並採取美元結算,總體影響並不大。”但他也對目前土耳其所採取的貨幣政策表示擔憂,認爲最近一段時間裏拉的貶值以及土耳其不穩定的政治局面都增加了企業在土耳其經營投資的風險。

黃金或成最後“救命稻草”

自4月中旬以來,里拉急劇下跌,同時美元在貶值兩年後開始走強。此外,土耳其4月底宣佈的新財政刺激措施加劇了財政赤字,目前土耳其經常賬戶赤字已經擴大到GDP的5%以上,是G20國家集團中規模最大的國家之一。加上進口石油帶來的鉅額外匯債務,佔GDP比重超過6%。

富達國際駐倫敦的新興市場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Paul Greer通過郵件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以里拉計算,石油價格在過去兩個月上漲了40%。他警告說,這將對通貨膨脹產生直接影響,目前每年以10.8%的速度增長。

“要拯救土耳其里拉,黃金或許將扮演關鍵角色。”一位土耳其經濟學家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指出,有貨幣局制度的國家,相比央行制度的國家,不少都有更好的貨幣規則、較爲穩定的物價以及更高的增長率。目前土耳其可以採取的措施之一是建立貨幣局,讓貨幣局來發行由黃金背書的貨幣,並且持有足夠的外匯儲備來使其可以以固定價格轉換成黃金。

實際上早在兩年前,土耳其人就表現出了對黃金的特別青睞,相當數量的土耳其人情願拋售本幣里拉選擇黃金等資產避險。根據2018全球黃金調查,土耳其黃金進口量在近年來飆升,2017年進口黃金361噸,較2016年增加兩倍多。因政府決定用黃金來取代其大量的美元儲備,去年土耳其官方黃金持有量達到565噸的紀錄新高,在全球排第11位。

最近幾年,土耳其從海外運回了220噸黃金,其中去年從美國運回28.7噸。據土耳其媒體上月報道,土耳其決定把儲藏在美國的所有黃金運回本土。

“我們爲什麼所有貸款都是美元?讓我們用其他貨幣。我建議貸款應該基於黃金。” 埃爾多安曾在4月16日在伊斯坦布爾舉行的全球創業大會上說道,“美元的世界一直處於外匯壓力下。我們應該把各國從外匯壓力中解救出來,黃金在歷史上從未成爲壓迫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底,土耳其已授權中國銀行、匯豐控股和中國工商銀行研究在中國熊貓債券市場上發行債券的可能性,這是土耳其2018年外部借款計劃的一部分——尋求實現該國借款工具的多元化。土耳其財政部曾表示,預計今年將首次發行熊貓債,具體時間將取決於監管審批和市場情況。

“如果發行成功,意味着土耳其有史以來首次發行人民幣債券。”劉冬指出,“同運回海外黃金一樣,這是土耳其去美元化的做法之一。截至目前,除土耳其外,中國、歐盟、日本、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安哥拉、巴基斯坦、尼日利亞等12大經濟體已展開了不同形式的去美元化行動,世界經濟向美元亮劍或正迅速加碼並擴散。”他表示。

(編輯:趙海建)

  • 21經濟網
  • IPO
  • 上市公司
  • 中國宏觀
  • 基金
  • 房產
  • 新股
  • 汽車
  • 股票
  • 金融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