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託投資銀行去年共賺24億:江蘇信託賺9億重慶信託賺5億分列一二名
|

每經記者 陳玉靜    每經編輯 王可然    

投資銀行是信託公司長期股權投資的重要部分,就去年而言,信託公司的“收穫”又怎麼樣呢?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已披露的68家信託公司年報發現,截至2017年末,有14家信託公司合計參股24家銀行,其中,23家銀行(山東國信未披露德州銀行的投資收益)共計爲信託公司帶來24.63億元的投資收益。

不過,具體到各家信託公司所獲得的收益情況,貧富不均較爲嚴重。在14家信託公司中,北方信託雖參股兩家銀行,但獲得的投資收益卻最低,合計僅有40萬元,其中一家爲零收益。而江蘇信託則獲利頗豐,2017年,江蘇信託合計從3家銀行中獲得9.24億元的投資收益,僅在江蘇銀行一家身上便獲利9.18億元。

最高!單家投資收益超9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從信託公司投資的銀行來看,多爲農商行,具體而言,24家銀行中12家爲農商行,8家爲城商行,2家爲上市銀行,1家爲村鎮銀行。總體而言,能夠獲得大銀行股權投資資格的信託公司會有更豐厚的回報。

在14家信託公司中,投資銀行處益頗豐的當屬江蘇信託。年報顯示,截至2017年底,在其前5名長期股權投資者中,3家爲銀行,分別爲江蘇銀行、如皋銀行、江蘇民豐農村商業銀行,其中江蘇銀行爲主板上市銀行,如皋銀行爲新三板銀行。截至2017年底,江蘇信託對3家銀行的持股比例分別爲7.73%、4.99%、6.00%,2017年江蘇信託分別從3家銀行獲取投資收益9.18億元、216萬元、324萬元,合計9.24億元,在14家投資銀行股權的信託公司中位居首位.

值得一提的是,江蘇信託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20億元,其中投資收益一項便已達到9.95億元,幾近撐起江蘇信託營收的半壁江山。具體來看,江蘇銀行對江蘇信託的投資收益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這在過去數年的數據中也得到體現。2010~2016年,江蘇信託從江蘇銀行獲得的投資收益分別爲4.19億元、5.83億元、7.04億元、7.80億元、7.61億元、8.32億元、8.82億元。

最慘!一年下來收益爲零

緊隨江蘇信託高額收益之後的,便是重慶信託。截至2017年底,重慶信託參股的兩家銀行重慶三峽銀行、合肥科技農村商業銀行分別爲重慶信託帶來5.25億元、1.8億元的投資收益,合計超過7億元,除上述2家信託公司之外,湖南信託持股20%的華融湘江銀行、中原信託持股4.50%的鄭州銀行、吉林信託持股9.61%的九臺農村商業銀行均爲信託公司貢獻了過億收益,3家所獲的投資收益分別爲3.26億元、1.89億元、1.15億元。

不過在高收益之外,更普遍的是幾百萬至幾千萬的收益。首先是信託公司所投資銀行中多數爲中小銀行,即農商行、村鎮銀行、小型城商行;其次,持股比例均不高,多數在10%以下,例如中鐵信託,對富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僅爲1.05%,2017年獲得投資收益750萬元。不過高持股比也有,但比較罕見,24家中僅有3家,其中重慶信託對重慶三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合肥科技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爲29%、24.99%;湖南信託對華融湘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爲20%,與之相對應的是,投資收益也水漲船高。

不過總體而言,信託對銀行持股比例普遍不高、銀行規模也都較小,然而在此背景下,北方信託僅獲得40萬元的投資收益,也顯得有些慘淡。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天津濱海農村商業銀行對北方信託的貢獻爲零,僅天津津南村鎮銀行爲北方信託貢獻了40萬元的投資收益。

用益信託研究員帥國讓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銀行股權具有一定的投資價值,是實現固有資產保值增值的較好渠道;其次,信託公司與銀行之間能形成業務協同,比如資金供給、投貸聯動、家族信託等;另外,部分信託公司致力於金融控股集團發展目標,就投資標的來看,信託的自有資金只能投資金融機構股權,小銀行的價格合適(如地方性農商行),業績也相對穩定。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