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煤限制令“蔓延”至一類口岸 短期對煤價影響有限
|

每經記者 周程程    每經編輯 畢陸名    

Upload_1523978249697.thumb_head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進口煤限制措施正“蔓延”至一類口岸。

4月17日,一位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進口煤方面,廈門港已經限制進口煤卸港,某些港口通關時間加長,但進口煤限制政策具體執行細節還有待相關部門開會決定。目前對價格還沒有造成太大影響,進口煤價弱勢調整。

記者注意到,廈門港屬於一類口岸,而此前多地是對二類口岸進口煤採取限制措施。

進口煤炭“限制令”再開啓

此次對進口煤進行限制,並非首次。

去年5月,國家發改委發佈的《2017年煤炭去產能實施方案》中提到,要嚴控劣質煤生產流通和進口使用,認真落實《商品煤質量管理暫行辦法》,嚴格進口檢驗標準和程序。嚴格進口檢驗標準和程序,規範煤炭進口口岸管理。隨後因受冬季用煤高峯,鐵路運力緊張等因素影響,煤炭進口限制有所放開。

不過,放開煤炭進口限制的時間並未持續太久。上述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目前,進口煤炭限制措施已再度開啓從嚴模式。

易煤研究院研究員張飛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本次進口煤炭限制與去年下半年情況不同。去年下半年的進口煤炭限制是逆週期操作,尤其是在四季度的時候,煤炭需求明顯,但進口受限後,煤價推升較快。而今年4月、5月是傳統火電供應淡季,日耗處於全年相對低的水平,尤其是5月水電替代效應明顯,煤炭需求更低。目前煤炭市場價已跌破長協價,此時點推出進口煤限制政策,效果更好,對市場影響也更小。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進口煤炭限制令有向一類口岸“蔓延”的情況。上述業內人士說,進口煤方面,廈門港已經限制進口煤卸港,某些港口通關時間加長,但進口煤限制政策具體執行細節還有待相關部門開會決定,包括限制範圍、時間、總量等。

記者注意到,廈門港屬於中國一類港口。在業內看來,進口煤限制令蔓延至一類港口,意味着限制令升級。

一類口岸是指國務院批准開放的口岸,包括中央管理的口岸和由省、自治區、直轄市管理的部分口岸,而二類口岸主要是指由省級人民政府批准開放並管理的口岸。二者最大的區別在於一類口岸允許中國籍和外國籍人員、貨物、物品和交通工具直接出入國(關、邊)境,而二類口岸只允許中國籍的人、貨、物及交通工具出入國境。

短期對煤價影響不大

中國對進口煤進行限制,將對國內煤炭市場影響幾何?

“這一次的進口限制是順週期的,所以接下來的4月、5月對一類口岸進行限制是可以的。”張飛龍說,我國目前煤炭充足,且今年是新增產能置換的一年,供應沒有問題。此外,目前港口和電廠的庫存都相對較高,庫存可用天數也在20天以上。在既有宏觀預期,又有中觀行業條件的情況下,進口煤限制政策較去年更嚴是有條件的。

據秦皇島煤炭網信息顯示,2018年4月6日~4月12日,六大電力集團沿海電廠日均耗煤66.5萬噸,環比增加0.5%;日均庫存合計1412.2萬噸,環比下降2.6%;存煤平均可用天數21.2天,環比下降0.7天。

這對煤價又將產生怎樣的影響?據秦皇島煤炭網報道,4月4日至4月10日報告期內,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報收於570元/噸,環比持平。

在此前進口煤“限制令”侷限在二類口岸時,市場普遍認爲,由於國內煤炭庫存較高,且接下來爲傳統淡季,對國內煤炭價格影響有限,難改短期煤炭價格下滑趨勢。而此次進口煤限制“蔓延”至一級口岸後,市場意見出現變化。

在張飛龍看來,在進口煤限制政策擴展至一類港口之前,市場普遍預期煤炭價格跌勢不改,要跌至550元/噸,甚至540元/噸左右。但目前擴展至一類港口後,市場預期出現變化。有些貿易商會覺得煤價會維穩甚至止跌上升,但從市場層面來看,短期對煤價影響不大。

張飛龍分析說,從目前的煤炭供需市場情況來看,至少到5月底,供應不會出現問題,所以對短期價格影響並不大,只要是改變了長期的市場預期。從動力煤期貨價格已可看出,9月合約,明顯漲幅比5月合約要高。

對於煤炭價格較長期的走勢,張飛龍表示,這取決於下一輪去庫存情況。如果目前電廠在市場煤價格下跌時不進行採購,而是等待價格繼續下跌時再採購,屆時需求將集中釋放。則是4、5月份消化庫存,6月集中補庫存,價格會有明顯反彈且幅度較大。

“但電廠如果採取第二種策略,即煤價一邊跌電廠一邊採購。”張飛龍表示,在限制進口煤的情況下,電廠直接採購市場煤,那麼即使到旺季煤價也不會出現明顯反彈,整個市場的供求被熨平,將不會有明顯淡旺季區別,則煤炭價格將企穩。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