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部密集关注固废管理 从严监管驶入快车道
|

每经记者 李彪    每经编辑 毕陆名    

Upload_1523976271068.thumb_head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生态环境部组建至今已近一个月,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已主持召开了4次部常务会议,其中3次涉及固废的内容。

4月16日,李干杰在北京主持召开生态环境部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重型柴油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放射性固体废物近地表处置等两项标准和中国科学院加速器驱动嬗变研究装置环境影响报告书(选址阶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今年3月份至今,李干杰已主持召开了4次部常务会议,召开时间分别是3月26日、4月9日、4月12日和4月16日。从4次部常务会议的内容来看,其中,3次与固废管理相关。

对此,有业内专家认为,这释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未来一段时间,生态环境部在固废监管上的力度会进一步加大。

部常务会议屡涉固废管理

4月16日,李干杰主持召开生态环境部常务会议,会议的内容之一就是审议并原则通过放射性固体废物近地表处置等两项标准。

会议指出,放射性固体废物近地表处置的相关标准是在吸收国际原子能机构放射性废物管理安全标准,借鉴美国等国经验的基础上,根据我国具体情况制定的,符合放射性废物处置安全监管的基础标准,将有力指导我国近地表处置场的选址、建造、运行工作。要统筹做好该标准相关支撑文件和放射性废物管理相关标准的制修订工作,既与国际先进标准接轨,借鉴吸收其他国家经验,又充分考虑我国实际情况开展相关工作。

实际上,这已不是生态环境部成立以来第一次部常务会议内容涉及固废。今年3月26日,李干杰主持召开第一次部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关于全面落实〈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2018~2020年行动方案》《进口固体废物加工利用企业环境违法问题专项督查行动方案(2018年)》和《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达标排放专项整治行动方案》。

首次部常务会议认为,开展进口固体废物加工利用企业环境违法问题专项督查行动是深入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是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推动企业守法经营的有效抓手。要坚持问题导向,持续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环境违法企业。严格依法依规开展工作,对违法行为查清、查实,做到事实清楚、证据明确。要科学统筹,合理调配资源,强化人力物力保障,加大与地方党委和政府及相关部门协作力度,确保专项行动顺利开展。

同时,在今年4月9日召开的生态环境部常务会议上,审议并原则通过《关于聚焦长江经济带坚决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专项行动方案》。要求以长江经济带11个省(直辖市)作为重点区域,认真排查沿江沿岸固体废物,督促当地政府及时妥善处置。要查清源头,严格追究固体废物产生企业和所在地政府责任,督促固体废物产生地政府尽快建立健全废物处置机制,切实消除环境隐患。

记者梳理发现,在生态环境部成立以来的4次部常务会议上,有3次会议内容涉及固废管理。

对此,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相对于大气和水,固废管理较薄弱,从最近部常务会议的信号看,生态环境部正在进行环境管理的全面强化、发力,实现全覆盖的环境管理。

需进一步加大违法成本

今年2月,原环保部曾发布督办函,对山西省绛县天龙农科贸有限公司异地非法倾倒生产废渣案件联合挂牌督办。

据介绍,经初步调查,涉案企业为山西省运城市绛县天龙农科贸有限公司。该企业存在无证排污、批产不符、非法转移生产废渣等环境违法行为。2018年1月16日,该企业将生产甲基亚磷酸二乙酯过程中的釜底废渣(经鉴定为危险废物)约31吨交由河南人潘某,拟运至河南省某水泥企业作为添加剂,企业向潘某支付了费用。1月17日凌晨,潘某雇王某用铲车将废渣倾倒至南阳市西峡县西坪镇下营村淇河河道内。

据了解,我国每年产生固体废物超过100亿吨,历年堆存的工业固体废物总量达600亿~700亿吨。固废的处置一直是社会关心的话题。

今年3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十二届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袁驷指出,固体废物污染的防治与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密切相关。固体废物如果处理不当就会污染空气、土壤和水,所以是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

此前,2017年11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结合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等多部委集中回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们提出的关于固废利用处置的问题。

薛涛认为,相对于大气和水,固废污染有其独特性,比如容易隐蔽、容易转移、自然修复能力差等,目前从世界范围来看,并没有特别先进的监管手段和机制。

“短期来看,加强固废管理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强化督查,(固废污染问题频出)的核心还是在于违法成本太低。此外,由于受到利益上的影响,地方政府对固废管理的积极性也并不强”,薛涛说,相对于固废排污节约的成本,修复固废污染的成本是其上万倍。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