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经济学家谈央行降准:利好股市债市和实体经济 降准仍有空间
|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针对此次对部分金融机构降准以及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的操作,央行表示,主要涉及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这几类银行目前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为相对较高的17%或15%,借用MLF的机构也都在这几类银行之中。其他存款准备金率已经处在较低水平的金融机构不在此次操作范围。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这次降准力度很大。一季度经济虽然表现不错,但高频数据显示,下行迹象明显;资金面偏紧导致中小企业融资更困难,维持流动性适度十分必要;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可能逐渐显现,降准有有助于对冲风险;今年货币政策可能边际略松,监管节奏也可能放缓,资产价格下行压力缓解。有一个问题需要观察,2014宽松起始会重演吗?现在有点像2014年,经济开始下,货币开始松,确实有点拐点的意思。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此次降准的主要背景是强监管下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负增长、表外融资转表内,表内信贷需求压力加大,贷款利率持续上升,加大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压力。同时存款和M2增速下降,银行负债成本居高不下,存在一定流动性压力,这限制了银行降低贷款利率。尽管覆盖面广,但仍属定向降准;防风险、去杠杆仍是金融工作重点,未来可能还会有类似定向、结构性支持的政策举措。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解读称,央行此举具体影响有待观察,但直接影响是利好债市,有助于稳定股市以及宏观经济。张明此前曾经指出,近期高频数据显示国内增长动力下行,叠加对贸易战不利影响的关注上升,使得二季度本可能发生的金融监管政策收紧的概率下降,而央行流动性操作放松的时点提前。

国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立峰表示,随着外需今年的高度不确定性,今年货币政策理应有所转向,由中性偏紧转向适度扩大内需。今天披露的“央行针对部分银行实施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正印证了我们的这一看法:货币政策在微调转向。

在华创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君看来,今年货币条件、利率环境比去年要乐观,前期观点正在验证;尽力避免内、外部压力共振,国内政策的抓手在货币;不再担忧汇率波动,人民币因套利原因,币值坚挺,货币政策宽松空间打开;为接下来金融去杠杆、防风险做好安全垫。对市场影响,股债再平衡、蓝筹白马再平衡。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团队认为,降准符合预期 货币政策正在转向灵活适度。用降准的方式来置换MLF,是用长期限和低成本的资金置换短期险和高成本资金,从原理上是更利于压低长端利率。

中国光大银行资管部首席宏观策略分析师滕飞表示:这是央行自2015年下半年股灾降准以来第一次公开全面降准,且降准力度超预期,央行大力度降准释放几个信号:第一,从中性货币政策转向中性偏宽松,资金面有望继续宽松,对债市重大利好;第二,对银行股重大利好,银行负债成本下降,利差有望拉大;第三,除了归还mlf,还额外释放4000亿资金,对股市资金面形成支撑。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认为,此次央行降准增加了小微企业贷款的低成本资金来源,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对于稳定经济增长有正面作用,对于股票市场的稳定也有非常好的正面作用,属重大利好消息。

建设银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则表示,这次全面降准仅仅是个开始,今年一定还有全面降准!在他看来,自2014年年中以来,外汇占款出现下降了,就该用降准来做反向对冲!“我一向反对用MLF、PSL等工具注入流动性,为什么呢?一是抬高了银行资金成本,而这又会传递给企业,加剧中小企业融资贵;二是,也是最重要的,这样做不公平,主要是大行才能通过这些工具借到钱,而大部分最缺钱的中小银行却无缘,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降准不改货币政策稳健基调,有利于降低金融体系和实体部门融资成本。此次降准,不仅可以有效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也有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下阶段,降准仍有空间,央行或将运用差别化降准,鼓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三农”、“双创”、小微企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以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称,央行降准印证了年初“价紧量松监管严”的整体判断,反映了央行货币政策制定的科学性和主动性。通过价紧量松、松紧适度等操作实现对市场流动性和融资成本的综合调控、对冲操作。一方面,近两天央行同时上调了14天逆回购中标利率和1年期MLF利率,价格工具趋于上行,有利于理顺利率传导机制。另一方面,数量工具趋于放松,同时采取降准措施置换MLF操作,可以在不影响银行体系流动性基础上,通过降低银行体系负债成本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此次降准,置换相对高成本的MLF是其中一种方式,未来可能会有后续措施,来缓释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带来的负面影响。虽然有降准支撑,但金融去杠杆蔓延至实体,实体信用风险暴露将向抵押品传导,叠加地产持续调控,地产大概率已进入下行周期,而上游板块和地产走弱,也会传导至金融板块。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