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經濟學家談央行降準:利好股市債市和實體經濟 降準仍有空間
|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4月2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同日,上述銀行將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使用降準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MLF)。

針對此次對部分金融機構降准以及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的操作,央行表示,主要涉及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這幾類銀行目前存款準備金率的基準檔次爲相對較高的17%或15%,借用MLF的機構也都在這幾類銀行之中。其他存款準備金率已經處在較低水平的金融機構不在此次操作範圍。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認爲,這次降準力度很大。一季度經濟雖然表現不錯,但高頻數據顯示,下行跡象明顯;資金面偏緊導致中小企業融資更困難,維持流動性適度十分必要;中美貿易摩擦影響可能逐漸顯現,降準有有助於對沖風險;今年貨幣政策可能邊際略鬆,監管節奏也可能放緩,資產價格下行壓力緩解。有一個問題需要觀察,2014寬鬆起始會重演嗎?現在有點像2014年,經濟開始下,貨幣開始鬆,確實有點拐點的意思。

交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此次降準的主要背景是強監管下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負增長、表外融資轉表內,表內信貸需求壓力加大,貸款利率持續上升,加大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壓力。同時存款和M2增速下降,銀行負債成本居高不下,存在一定流動性壓力,這限制了銀行降低貸款利率。儘管覆蓋面廣,但仍屬定向降準;防風險、去槓桿仍是金融工作重點,未來可能還會有類似定向、結構性支持的政策舉措。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解讀稱,央行此舉具體影響有待觀察,但直接影響是利好債市,有助於穩定股市以及宏觀經濟。張明此前曾經指出,近期高頻數據顯示國內增長動力下行,疊加對貿易戰不利影響的關注上升,使得二季度本可能發生的金融監管政策收緊的概率下降,而央行流動性操作放鬆的時點提前。

國金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李立峯表示,隨着外需今年的高度不確定性,今年貨幣政策理應有所轉向,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今天披露的“央行鍼對部分銀行實施定向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正印證了我們的這一看法:貨幣政策在微調轉向。

在華創證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師王君看來,今年貨幣條件、利率環境比去年要樂觀,前期觀點正在驗證;盡力避免內、外部壓力共振,國內政策的抓手在貨幣;不再擔憂匯率波動,人民幣因套利原因,幣值堅挺,貨幣政策寬鬆空間打開;爲接下來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做好安全墊。對市場影響,股債再平衡、藍籌白馬再平衡。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團隊認爲,降準符合預期 貨幣政策正在轉向靈活適度。用降準的方式來置換MLF,是用長期限和低成本的資金置換短期險和高成本資金,從原理上是更利於壓低長端利率。

中國光大銀行資管部首席宏觀策略分析師滕飛表示:這是央行自2015年下半年股災降准以來第一次公開全面降準,且降準力度超預期,央行大力度降準釋放幾個信號:第一,從中性貨幣政策轉向中性偏寬鬆,資金面有望繼續寬鬆,對債市重大利好;第二,對銀行股重大利好,銀行負債成本下降,利差有望拉大;第三,除了歸還mlf,還額外釋放4000億資金,對股市資金面形成支撐。

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認爲,此次央行降準增加了小微企業貸款的低成本資金來源,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對於穩定經濟增長有正面作用,對於股票市場的穩定也有非常好的正面作用,屬重大利好消息。

建設銀行高級研究員趙慶明則表示,這次全面降準僅僅是個開始,今年一定還有全面降準!在他看來,自2014年年中以來,外匯佔款出現下降了,就該用降準來做反向對沖!“我一向反對用MLF、PSL等工具注入流動性,爲什麼呢?一是擡高了銀行資金成本,而這又會傳遞給企業,加劇中小企業融資貴;二是,也是最重要的,這樣做不公平,主要是大行才能通過這些工具借到錢,而大部分最缺錢的中小銀行卻無緣,導致中小企業融資難!”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稱,降準不改貨幣政策穩健基調,有利於降低金融體系和實體部門融資成本。此次降準,不僅可以有效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也有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下階段,降準仍有空間,央行或將運用差別化降準,鼓勵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大對“三農”、“雙創”、小微企業等領域的支持力度,以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稱,央行降準印證了年初“價緊量鬆監管嚴”的整體判斷,反映了央行貨幣政策制定的科學性和主動性。通過價緊量鬆、鬆緊適度等操作實現對市場流動性和融資成本的綜合調控、對沖操作。一方面,近兩天央行同時上調了14天逆回購中標利率和1年期MLF利率,價格工具趨於上行,有利於理順利率傳導機制。另一方面,數量工具趨於放鬆,同時採取降準措施置換MLF操作,可以在不影響銀行體系流動性基礎上,通過降低銀行體系負債成本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表示,此次降準,置換相對高成本的MLF是其中一種方式,未來可能會有後續措施,來緩釋利率市場化過程中帶來的負面影響。雖然有降準支撐,但金融去槓桿蔓延至實體,實體信用風險暴露將向抵押品傳導,疊加地產持續調控,地產大概率已進入下行週期,而上游板塊和地產走弱,也會傳導至金融板塊。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