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準1%釋放4000億增量資金 八大機構解讀降準影響
|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胡豔明  4月17日,央行網站消息,從2018年4月2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同日,上述銀行將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使用降準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MLF)。

或受央行降準影響,市場敏捷反應,截至發稿,富時中國A50指數期貨漲超1.1%,4月恆指期貨夜市時段升140點。

經濟觀察網記者給投資者帶來八大機構對此次央行降準的影響。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降準不改貨幣政策穩健基調,有利於降低金融體系和實體部門融資成本

溫彬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長期以來,外匯佔款是央行釋放基礎貨幣的主要途徑。2014年5月末,我國外匯佔款餘額達到272998.64億元峯值後,持續下降,截至2018年2月末,外匯佔款餘額214873.66億元,累計減少58124.98億元。

爲了對沖外匯佔款減少導致的基礎貨幣減少,央行一方面通過降準(包括定向降準),向市場釋放基礎貨幣,大型金融機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從2011年6月20日的21.5%下調至目前的17%;另一方面,通過創設流動性補充工具滿足市場流動性需求,中期借貸便利(MLF)是其中的主要工具之一。2014年9月末,MLF餘額5000億元,截至2018年3月末,MLF餘額高達49170億元。儘管MLF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外匯佔款減少對流動性的影響,但也存在兩個不足:一是借貸成本高,商業銀行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的利率是1.62%,但從央行獲得MLF的成本目前是3.3%,間接提高了商業銀行的經營成本;二是隻有具有一級交易商資格的機構才能直接從央行獲得MLF融資。

此次降準,央行進行了精準的安排,在釋放的1.3萬億資金中,9000億元將於操作當日償還MLF借款,另外4000億元將與4月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不會對市場流動性造成影響。由此可見,央行繼續保持貨幣政策穩健基調不變。此次降準,不僅可以有效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也有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下階段,降準仍有空間,央行或將運用差別化降準,鼓勵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大對“三農”、“雙創”、小微企業等領域的支持力度,以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高玉偉:降準意在緩解結構性問題

降準並非因爲經濟下行壓力大。一季度我國經濟穩定增長,同比增長6.8%,與去年四季度持平。實現全年6.5%左右的目標問題不大。降準意在緩解結構性問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持續存在,降準可釋放4000多億低成本資金,有利於支持小微企業。降準有利於避免部分銀行流動性緊張。名義上降準資金超過1萬億元,但超過2/3都用於償還MLF,這將顯著降低商行對央行的利息負擔,同時降低流動性風險,以便銀行“輕裝上陣”支持實體經濟。

關於未來貨幣政策走向,預計將結合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進程,着力保持流動性穩定,而不會出現寬鬆趨勢。

國信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劍:利於改善銀行利潤

王劍表示,根據測算,在不考慮降準的情況下,2018年全年基礎貨幣需新增3.2萬億元,爲近年來的絕對高位,3.2萬億元這麼大量的基礎貨幣投放,在外匯佔款、財政支出、其他渠道均不能大量貢獻的前提下,便只能主要交由了央行貨幣政策工具,包括逆回購、MLF等。如果外匯佔款、財政支出、其他合計僅貢獻7000億元基礎貨幣,那麼央行貨幣政策工具需投放2.5萬億元。這也意味着,銀行相應要增加對央行負債,爲此支付利息,並且還需要相應的流動性管理,滿足流動性監管指標。

不可忽視的是,這對央行而言是貨幣政策操作成本,對銀行而言則是真金白銀的利息支出。因此,降準是較爲現實的一個選項,減輕各方成本。爲避免釋放貨幣寬鬆的錯誤信號,央行宜採用定向降準。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降準有助於穩定股市以及宏觀經濟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表示,之前曾經指出的,中國政府可能採取措施對沖貿易戰對經濟增長的不利影響。近期高頻數據顯示國內增長動力下行,疊加對貿易戰不利影響的關注上升,使得二季度本可能發生的金融監管政策收緊的概率下降,而央行流動性操作放鬆的時點提前(之前我們判斷會發生在第三季度)。央行此舉具體影響有待觀察,但直接影響是利好債市,有助於穩定股市以及宏觀經濟。

國金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李立峯:貨幣政策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

李立峯表示,此次“定向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主要是促使“適當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改善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除了上述因素考慮外,本次“定向降準”有對沖近期風險事件的傾向。隨着中美貿易摩擦延續,地緣政治風險亦帶有較高不確定性,2018年外部需求弱於去年,由此今年貨幣政策理應有所轉向,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4月17日披露的“央行鍼對部分銀行實施定向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正印證了我們的這一看法:貨幣政策或在微調轉向。

短期A股市場步入震盪市,結構性機會猶存;中長期角度來看,A股蓄勢待發:資產配置時鐘仍指向權益類市場,我們依舊看好2018年A股整體行情。

華創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王君:貨幣政策寬鬆空間打開

華創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王君點評:1、今年貨幣條件、利率環境比去年要樂觀,前期觀點正在驗證;2、盡力避免內、外部壓力共振,國內政策的抓手在貨幣;3、不再擔憂匯率波動,人民幣因套利原因,幣值堅挺,貨幣政策寬鬆空間打開;4、爲接下來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做好安全墊。5、對市場影響,股債再平衡、藍籌成長再平衡。

前海開源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當前央行降準是及時雨大幅提振市場信心

央行決定從18年4月25日起開始下調存款準備金率一個百分點,向市場釋放流動性。央行這個舉措在當前是非常及時的。一方面通過降準,可以向市場釋放4000億元的增量資金,緩解現在市場上資金短缺的壓力,促進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在當前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之下,降準可以增加長期資金供應,銀行資金成本將有所降低,置換MLF使商業銀行付息成本有所減少,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這無異大大提振了投資者的信心。

易居研究院:降準有助於實現更爲寬鬆的房貸環境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爲:央行此次降準政策,顯然和很多市場預期不同,充分證明了當前宏觀經濟和產業經濟發展的特殊性。其邏輯在於,當前流動性不足的風險開始增加,從銀行體系的穩健運作,以及產業經濟的成本降低等角度出發,實際上都需要有類似降準的做法。類似做法自然是在當前資金面持續收緊的情況下,屬於“送春風”的效應。

應該說降準的直接效應就在於銀行的可用資金會增加,這樣會直接帶來流動性的增強和資金成本的降低,所以對於各類銀行來說未來在貸款等領域的自有度會上升,同時對於相關產業的支持力度也會加大。

從房地產市場的角度看,當前也開始面臨了一些資金面收緊的風險,尤其是銀行貸款等方面確實是收緊了。所以類似的政策顯然能夠緩解房地產資金面不足的風險。考慮到近期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本身來說是略顯悲觀,但此次央行降準政策,有助於實現更爲寬鬆的房貸環境。

對於此類環境來說,也需要看到,主要是配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導向,“房住不炒”依然是紅線,這一點是不會突破的,但是對於部分開發商來說,將可以獲取更低成本的資金,這有利於今年房地產開發投資等數據的上升。而對於購房者來說,可能銀行此前相對苛刻的貸款政策也會有所改觀,這是有較爲積極的作用的。但必須看到,資金寬裕是創造一個公平的環境,而不是說鼓勵各類違規資金進入樓市,這和過去的寬鬆化的貨幣環境是有本質區別的。

  • 央行
  • 定向降準
原文鏈接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