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解讀央媽“降準+置換”新動作:穩定股債 利好成長股
|

摘要:分析認爲,央行此舉直接影響利好債市,對於股票市場的穩定也有非常好的正面作用,成長股邏輯進一步強化,另有助於穩定宏觀經濟。此外,貨幣政策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

4月17日晚間,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 以2018年一季度末數據估算,操作當日償還MLF約9000億元,同時釋放增量資金約4000億元,大部分增量資金釋放給了城商行和非縣域農商行。

海通姜超:寬鬆格局持續,擁抱債市慢牛

改變操作結構,維護資金穩定。2015年以來,央行通過外匯佔款投放基礎貨幣的方式面臨挑戰,本應連續降準加以對沖,但降準操作會加大匯率貶值壓力,且信號意義較強。於是央行從16年3月後未再普遍降準,而是更多采用逆回購、MLF等工具補充基礎貨幣,但這些工具需要央行頻繁續作,總會存在供需錯配情況,再加上財政存款的波動,近兩年資金面波動明顯加劇。當前人民幣匯率趨於穩定,採用降準投放長期資金、減少短期工具操作,有助於未來資金面的穩定。寬鬆格局持續。根據央行的測算,4月25日操作當日償還MLF約9000億元,同時釋放增量資金約4000億元。考慮到繳稅因素、以及後續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可能減少,預計本次降準對資金面整體影響略偏中性。但金融嚴監管、存款利率上浮背景下,今年表外轉表內的需求增多,消耗銀行資本金,央行此次出手降準,仍傳遞出未來將繼續呵護資金面的信號,寬鬆格局有望延續,貨幣寬鬆、廣義信用收緊將是今年主旋律。擁抱債市慢牛。今年以來,去槓桿背景下社融增速大幅下滑,再加上經濟下行壓力逐步體現,資金需求減少;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增加資金供給,意味着資金供需繼續改善。建議擁抱債市慢牛,增加利率債和高等級信用債倉位。 

中信固收降準點評:五大要點!

規模測算:釋放1.3萬億元流動性。此次降準爲對沖MLF到期,以2018年一季度末數據估算,操作當日將償還MLF約9000億元,同時釋放增量資金約4000億元,我們預計一共將向市場投放1.3萬億元流動性。

原因之一:降低資金成本。央行今日投放1年期MLF上調利率5BP至3.3%,而存款準備金利率只有1.62%,成本相較MLF更低,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以置換中期借貸便利利於商業銀行付息成本有所減少,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原因之二:釋放抵押品,提高資金流動性。通過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準率置換中期借貸便利,能夠將借款銀行質押的利率債和高等級信用債釋放出來,以提高銀行間流動性水平。

原因之三:利於銀行負債端擴張。當前銀行表外資金回表壓力仍較大,但資金回表進程受到摩擦,使得M1、M2及人民幣存款增速整體較緩,而降准將提高貨幣乘數,利於銀行負債端的擴張。

對市場影響:就債市而言,降低存款準備金將推動期限利差收窄,長端利率具有下行壓力,我們認爲未來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將降低至3.4%至3.6%的區間內;就股市而言,降準有利於對沖近期的海外衝擊,穩定市場預期,尤其對金融行業具有一定的支撐,利於銀行體系負債壓力的緩解。  

平安證券張明:有助於穩定股市以及宏觀經濟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認爲,近期高頻數據顯示國內增長動力下行,疊加對貿易戰不利影響的關注上升,使得二季度本可能發生的金融監管政策收緊的概率下降,而央行流動性操作放鬆的時點提前(之前我們判斷會發生在第三季度)。央行此舉具體影響有待觀察,但直接影響是利好債市,有助於穩定股市以及宏觀經濟。

國金證券李立峯:貨幣政策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

國金證券李立峯表示,隨着外需今年的高度不確定性,今年貨幣政策理應有所轉向,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今天披露的“央行鍼對部分銀行實施定向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正印證了我們的這一看法:貨幣政策在微調轉向。

華創策略王君:爲金融去槓桿做好安全墊

華創策略王君表示:

1、今年貨幣條件、利率環境比去年要樂觀,前期觀點正在驗證; 2、盡力避免內、外部壓力共振,國內政策的抓手在貨幣; 3、不再擔憂匯率波動,人民幣因套利原因,幣值堅挺,貨幣政策寬鬆空間打開; 4、爲接下來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做好安全墊; 5、對市場影響,股債再平衡、藍籌白馬再平衡。

東吳策略:成長股邏輯進一步強化

東吳策略表示,對應到對A股的影響,落腳點在於成長邏輯進一步強化,原因主要有兩點:

其一, 政策導向角度。此次降準主要爲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一是增加長期資金供應,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二是釋放4000億元增量資金,增加了小微企業貸款的低成本資金來源。除此之外,人民銀行還將要求相關金融機構把新增資金主要用於小微企業貸款投放,並適當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改善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上述要求將納入宏觀審慎評估(MPA)考覈。其二,流動性的邊際改善將有利於提高中小創的估值空間。降準意味着今年以來相對寬鬆的流動性依然有望延續,而流動性寬鬆恰是中小創高估值的核心支撐邏輯。

華泰宏觀李超:貨幣政策正在轉向靈活適度

我們認爲,降準的方式來置換MLF,是用長期限和低成本的資金置換短期險和高成本資金,從原理上是更利於壓低長端利率。 壓低長端利率是爲了對沖社融中表外增速的下滑:2018年1月份出現社融新增3萬億,其中信貸新增2.9萬億的組合,表外融資增速在金融去槓桿大背景下出現了明顯的快速下行。2017年社融表外融資增速15.1%,2018年1季度社融表外增速降至5.5%,有接近10%的增速降幅,增速下行明顯。我們認爲,企業債券融資可以作爲彌補社融中表外融資萎縮一種方式。當市場利率處於上升和高位,企業通過票據和債券融資的意願明顯下降,尤其債券作爲重要的直接融資工具融資受阻,只有通過壓低長端利率,進而引導市場發債利率下行,企業發債的意願就明顯提高。 類似操作還有PSL操作放量:我們在年度策略報告《風起通脹,漸顯寶藏》中判斷2018年利率倒U型右側下行拐點的重要先行指標便是定向降準和PSL放量。PSL放量利於壓低長端利率。一是國開行、農發行拿到PSL可以減少市場化發債,減少債券市場供給。二是PSL本質上是再貸款,是基礎貨幣供應,增大了基礎貨幣投放,供給了長端流動性。三是PSL的利率比市場利率,可以引導市場利率下行。2018年第一季度,央行投放PSL合計3038億元,高於2017年1季度的1632億元,我們認爲PSL在2018年出現了放量。 貨幣政策貌似矛盾,實則有序,看利率倒U型右側下行拐點:春節以來的貨幣政策看似矛盾,既包括央行釋放短端流動性、定向降準與PSL放量投放較多長期流動性等放鬆,也包括跟隨美聯儲提高逆回購利率和提高存款上限自律管理的容忍度等緊縮政策。央行持續大幅緊縮的可能性明顯在降低,而對融資的擔憂或者說由融資收縮導致對經濟負向衝擊的擔憂,是貨幣政策最應該關注的邊際變化,而這一變化會導致利率出現向下的變化,即利率倒U型向下的拐點出現。我們維持2017年11月年度策略報告的觀點,2018年全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中樞3.75,頂部4.0,底部3.5。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微信ID:wallstreetcn)。更多精彩資訊請登陸wallstreetcn.com,或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