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讀懂央行定向降準: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 貨幣政策取向不變
|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4月2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同日,上述銀行將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使用降準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MLF)。

此次降準目的:

當前,我國小微企業仍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爲了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可以通過適當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一部分央行借貸資金,進一步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流動性結構,同時適當釋放增量資金。

具體來看:一是可以增加長期資金供應,銀行資金成本將有所降低。置換MLF使商業銀行付息成本有所減少,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二是釋放4000億元增量資金,增加了小微企業貸款的低成本資金來源。

此次降準背景:

近日發佈的《國務院印發關於落實重點工作部門分工的意見》提出,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用好差別化準備金、差異化信貸等政策,引導資金更多投向小微企業、“三農”和貧困地區,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中性,要鬆緊適度。多位專家認爲,與2017年相比,今年取消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目標。這意味着,央行實施貨幣政策調控加快從數量型工具向價格型工具轉變,預計今年貨幣政策會更靈活。

貨幣政策取向不變:

央行表示,此次降準釋放的資金大部分用於償還中期借貸便利,屬於兩種流動性調節工具的替代,而餘下的小部分資金則與4月中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因此,在優化流動性結構的同時,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總量基本沒有變化,保持中性。同時,還要看到,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爲了防範金融風險,仍需保持相對較高的存款準備金率。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適度增長,爲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央行行長易綱此前定調:

在3月份的兩會上,新任央行行長易綱對貨幣政策走向進行了一番解答:

加息的問題還得以國內考慮爲主,以我爲主,具體要看經濟、物價等方面。我覺得還得再看一看。

對於是否有降準空間?易綱表示,要綜合研究,考慮方方面面。儘管當下我國外匯佔款在持續減少,但應該說,流動性還是很正常的、穩定的。

從流動性角度來講,也要鬆緊適度,也要基本上穩定。我們看流動性方面,主要是看市場利率是不是平穩,整個的超額準備金水平是不是合適,各方面的指標是不是在合理的範圍內,這就是我們對“鬆緊適度”的考量。

定向降準仍有空間

在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實質性進展的當下,在國際經濟環境日趨複雜的背景下,定向降準這一貨幣調控“神器”年內仍有進一步實施的空間。從各部門的表態以及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需要看,今後一段時期內定向降準等政策仍將是央行主要使用的數量型調控工具,在此基礎上逐步向價格型調控轉型。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