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監會罰單威力初顯:趙薇丈夫退出順龍控股董事會
|

(原標題:證監會市場禁入罰單威力初顯:趙薇丈夫退出順龍控股董事會)

趙薇丈夫黃有龍收到的證監會罰單威力初顯。

4月17日,順龍控股有限公司(00361)發佈主席及執行董事辭任公告稱,黃有龍由於市場禁入決定書及行政處罰決定書的原因,已辭任該公司主席及執行董事以及董事會提名委員會主席職務。趙政由於行政處罰決定書的原因,已辭任該公司執行董事及董事會薪酬委員會成員職務。

上述決定於2018年4月17日期生效。

順龍控股稱,黃有龍及趙政已分別確認,與董事會並無意見分歧,導致市場禁入決定書及行政處罰決定書的事件與順龍控股無關。

在黃有龍和趙政辭任後,由朱振民繼續擔任順龍控股執行董事。順龍控股稱,鑑於黃有龍及趙政負責提供策略方向及評估投資機會,而並非本集團的日常管理,董事會認爲黃有龍和趙政的辭任並不會對業務及運營構成任何重大不利影響。

順龍控股是一家註冊於百慕大的公司,主要業務爲高爾夫球設備銷售以及在塞班島的度假村業務。2017年,順龍控股收入達到2.07億港元,較上一年增長2%,年度虧損爲3197萬港元。

在此次辭任前,黃有龍爲順龍控股的董事會主席,根據順龍控股2017年半年報,黃有龍通過註冊在英屬維京羣島的金航有限公司持有順龍控股67.5%的股權。

4月16日,中國證監會官網發佈《行政處罰決定書》以及《市場禁入決定書》,對萬家文化、龍薇傳媒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60萬元罰款;對孔德永、黃有龍、趙薇、趙政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對黃有龍、趙薇、孔德永分別採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證監會罰單威力初顯:趙薇丈夫退出順龍控股董事會

趙薇與丈夫黃有龍。 ?資料圖

讓黃有龍、趙薇收到證監會會罰單的,是其欲30.6億元控股萬家文化的事件。

2016年底,趙薇、黃有龍夫婦旗下的龍薇傳媒宣佈,擬收購萬家文化29%的股權,收購對價達30.6億元。這場交易之所以成爲市場關注的焦點,是因爲趙薇夫婦提出的30.6億元收購款中,有30億元將來自借款,槓桿比例高達51倍,這種幾近“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加之以趙薇的名人身份,引發關注。但收購方案卻在短時間內,幾經變更,從控股權轉讓變成只收購5%的股權,最後又完全終止,且雙方不追究任何違約責任,這直接引發了萬家文化的股價大幅震盪。

證監會在處罰決定書中認定,“龍薇傳媒在本次收購前一個月成立,期間未進行資金的充分籌備,在境內可支付資金有限、金融機構擬融入資金缺乏充分準備的情況下,採取高槓杆收購方式,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在履行能力、履行結果不確切,收購行爲真實性、準確性不能保證的情況下,貿然公佈收購信息。其行爲因其名人效應等因素疊加,嚴重誤導市場及投資者,引發市場和媒體的高度關注,致使萬家文化股價大幅波動,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

那麼,趙薇夫婦被證監會勒令市場禁入5年,將對曾深度涉足資本市場的黃有龍趙薇夫婦產生哪些影響?

根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的有關規定,情節嚴重的,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可以對有關責任人員採取證券市場禁入的措施。前款所稱證券市場禁入,是指在一定期限內直至終身不得從事證券業務或者不得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制度。?

這直接導致在接到罰單第二天,黃有龍辭任順龍控股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的職務。

趙薇夫婦的資產版圖遠不止順龍控股,還涉及金融、影視等板塊,但較少在持股的上市公司中擔任職務。

港股上市公司金寶寶控股(已更名爲TEAMWAY INTL GP)2017年半年度報告顯示,黃有龍和趙薇夫婦持有19.03%的股權,爲第一大股東。不過二人並未出現在金寶寶控股董事會名單中。金寶寶控股的主要業務爲設計、生產及銷售包裝產品及結構件,提供公司秘書、顧問及業務估值服務,及物業投資。

此外,根據歷史公告,趙薇夫婦還持有阿里影業(01060.HK)、雲鋒金融(00376.HK)、唐德影視(300426.SZ)的股權。其中,趙薇夫婦介入程度最深的,要數雲鋒金融,在其他兩家公司中並未直接擔任職務。

2016年,趙薇夫婦透過全資持有的公司Gold Ocean Investments Group Inc.與馬雲創立的雲鋒基金,一起出資成立了Jade Passion Limited,以Jade Passion的名義用每股2港元的價格收購了了瑞東集團19.43億股股份。同年11月,瑞東集團更名爲雲鋒金融,黃有龍擔任雲鋒金融的非執行董事。

根據雲鋒金融2017年半年度報告,黃有龍全資控股的Gold Ocean Investments Group Inc持有Jade Passion2,679股股份, 佔Jade Passion26.79%的股權,Jade Passion持有云鋒金融55.42%的股權。

2018年1月11日,雲鋒金融發佈公告,黃有龍因專注其個人其他業務的原因,已辭去非執行董事的職務。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