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公安部介入“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
|

摘要: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称,“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公安部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展开核查工作。

周二下午,针对“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最高检及公安部相继做出回应。

据“公安部刑侦局”微博,公安部对“鸿茅药酒”事件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相关工作正在抓紧依法推进中。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以下为刊发在内蒙古检察院官方微博账号上的通报全文: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办理的“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引起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鸿茅药酒风波

由于涉嫌违规宣传和跨省抓捕,鸿茅药酒近日登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而该案件直接相关人员、医生谭秦东则身陷囹圄。

一切都来自一篇短短的文章。2017年12月19日,在广东工作的原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麻醉医师谭秦东撰写了《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该文不但在标题中使用了“毒药”一词,并且第一段为“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

谭秦东指出,人在步入老年后,心肌、心脏传导系统、心瓣膜、血管、动脉粥样等发生变化,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饮酒。而“鸿茅药酒”的消费者基本是老年人,该酒的宣传具有夸大疗效的作用。

2018年1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办案人员根据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员工有关该公司产品“鸿茅药酒”遭恶意抹黑的报警,千里赴广州,跨省对谭秦东实施抓捕。由此引发轩然大波。

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

4月15日上午,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文称,“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被损害案已移送审查起诉”。该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称此文给内蒙古鸿毛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损失接近142万元。

4月16日,中国医师协会官网发布了法律事务部关于鸿茅药酒事件的声明,称“中国医师协会认真阅读了《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2018年4月15日的官方微博,我们认为刑法应当谦抑,据此,我们正在设法联系谭秦东的妻子,以进一步了解案情,我们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同一天,国家药监局回应此事称,根据有关规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等。

4月17日,新华社网站发布题为《鸿茅药酒里藏着监管醉态》、《鸿茅药酒,该出来解释解释了》、《国家药监局:鸿茅药酒近5年不良反应情况需公开》等多篇相关文章。

鸿茅药酒正冲刺A股上市

鸿茅药酒为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的龙头企业之一,总资产近2亿元,正计划登陆A股。

来自证监会的信息显示,鸿茅药酒的主体公司“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曾在2017年8月进行IPO辅导备案,有意在主板上市。

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鲍洪升控股的内蒙古鸿茅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为鸿茅国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8%。

鲍洪升现为内蒙古政协委员,此人曾与“婷美”公司共同开发“婷美”保健内衣,还曾代理“澳曲轻”减肥胶囊,产品上市5个月便完成了厂家全年的销售预期,连续三年销售过亿。

根据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自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

《乌兰察布日报》曾报道,2017年鸿茅药酒零售规模突破50亿元,缴纳税金2.7亿元。但凉城县人民政府网站上公布的2017年全县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却显示,2017年凉城县完成税收收入1.72亿元。

持续更新中……

評論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