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檢、公安部介入“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品聲譽案”
|

摘要: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稱,“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品聲譽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變更強制措施。公安部責成內蒙古公安機關展開覈查工作。

週二下午,針對“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品聲譽案”,最高檢及公安部相繼做出迴應。

據“公安部刑偵局”微博,公安部對“鴻茅藥酒”事件高度重視,立即啓動相關執法監督程序,已責成內蒙古公安機關依法開展覈查工作,加強執法監督,確保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嚴格依法辦理,相關工作正在抓緊依法推進中。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指示,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聽取了涼城縣人民檢察院案件承辦人的彙報。以下爲刊發在內蒙古檢察院官方微博賬號上的通報全文:

近日,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涼城縣公安機關、檢察機關辦理的“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品聲譽案”,引起社會和媒體廣泛關注。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指示,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聽取了涼城縣人民檢察院案件承辦人的彙報,查閱了案卷材料。經研究認爲,目前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自治區人民檢察院指令涼城縣人民檢察院: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變更強制措施。

鴻茅藥酒風波

由於涉嫌違規宣傳和跨省抓捕,鴻茅藥酒近日登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而該案件直接相關人員、醫生譚秦東則身陷囹圄。

一切都來自一篇短短的文章。2017年12月19日,在廣東工作的原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麻醉醫師譚秦東撰寫了《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一文。該文不但在標題中使用了“毒藥”一詞,並且第一段爲“中國神酒,只要每天一瓶,離天堂更近一點”。

譚秦東指出,人在步入老年後,心肌、心臟傳導系統、心瓣膜、血管、動脈粥樣等發生變化,有高血壓、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飲酒。而“鴻茅藥酒”的消費者基本是老年人,該酒的宣傳具有誇大療效的作用。

2018年1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涼城縣公安局辦案人員根據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委託員工有關該公司產品“鴻茅藥酒”遭惡意抹黑的報警,千里赴廣州,跨省對譚秦東實施抓捕。由此引發軒然大波。

鴻茅藥酒聲稱,受此文影響,有兩家醫藥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貨,涉及貨款近400萬元,造成利潤損失約142萬元。

4月15日上午,涼城縣公安局官方微博發文稱,“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商業信譽、商品聲譽被損害案已移送審查起訴”。該公安局《起訴意見書》稱此文給內蒙古鴻毛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損失接近142萬元。

4月16日,中國醫師協會官網發佈了法律事務部關於鴻茅藥酒事件的聲明,稱“中國醫師協會認真閱讀了《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以及內蒙古自治區涼城縣公安局2018年4月15日的官方微博,我們認爲刑法應當謙抑,據此,我們正在設法聯繫譚秦東的妻子,以進一步了解案情,我們願意爲譚秦東提供法律援助。”

同一天,國家藥監局迴應此事稱,根據有關規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要求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落實屬地監管責任,嚴格藥品廣告審批,加大監督檢查,督促企業落實主體責任等。

4月17日,新華社網站發佈題爲《鴻茅藥酒裏藏着監管醉態》、《鴻茅藥酒,該出來解釋解釋了》、《國家藥監局:鴻茅藥酒近5年不良反應情況需公開》等多篇相關文章。

鴻茅藥酒正衝刺A股上市

鴻茅藥酒爲內蒙古烏蘭察布市涼城縣的龍頭企業之一,總資產近2億元,正計劃登陸A股。

來自證監會的信息顯示,鴻茅藥酒的主體公司“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曾在2017年8月進行IPO輔導備案,有意在主板上市。

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鮑洪昇控股的內蒙古鴻茅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爲鴻茅國藥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48%。

鮑洪昇現爲內蒙古政協委員,此人曾與“婷美”公司共同開發“婷美”保健內衣,還曾代理“澳曲輕”減肥膠囊,產品上市5個月便完成了廠家全年的銷售預期,連續三年銷售過億。

根據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不完全統計,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寧、山西等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自2004年至2017年底,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到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137例,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爲頭暈、瘙癢、皮疹、嘔吐、腹痛等。

《烏蘭察布日報》曾報道,2017年鴻茅藥酒零售規模突破50億元,繳納稅金2.7億元。但涼城縣人民政府網站上公佈的2017年全縣財政預算執行情況卻顯示,2017年涼城縣完成稅收收入1.72億元。

持續更新中……

評論

免責聲明